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零二章 心难测

第四百零二章 心难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天光西斜。

    顾觅带着几名捕快绕开人多眼杂的道路,奔行在一片竹林里,不远就有一条小河,缓缓的流淌着,根据眼线指出的路线,前面应该是一片坟岗才对。

    “确定,他们在这里埋了东西?”

    那六扇门的捕快点点头,指着脚下有些新土翻出的痕迹,“卑职确定这里没错。”

    顾觅沿着新土的痕迹走了一圈,摩挲着下巴青色胡渣,便是道:“挖——”

    “是!”

    原本并不知道是来挖墓的,所以并未带着工具来,值得用手中的佩刀一点一点的挖,度有点慢,不过好在新埋的土比较松软,没过多久,就触碰到了一张破烂的草席,以及染满血迹的衣裳,最下面则是一具裸着上身的尸体。

    尸体没有臭味,皮肉还很松软,顾觅让人清理了外面一层泥土后,便下了判断:“刚死不久的.....看来这红裳楼还做黑店的勾当?”

    “捕头,有现,这伤口好奇怪。”一名捕快在检查尸体的时候,指着心脏位置惊呼出声。

    顾觅顿时蹲下来,视线停留在尸体的左胸上,表情微微一愣,那一处手指粗细的血洞,眉头随后皱了起来。

    “把尸体侧放....再摇一摇。”

    众捕快有些愕然,但还是照着他的话做了一遍,然而尸体并没有任何变化,正在他们疑惑的时候,那边原本疑惑的脸,逐渐苏展眉头,“.....这人是鸾红衣杀的。”

    见周围捕快疑惑的看自己,顾觅让他们把尸体重新放正,他道:“不仅是鸾红衣杀的,我大概已经推测出,她练得武功有很大的弊端,需要男子的血才能克制下来。”

    “捕头,这...这有些太过骇人听闻了吧。”有人想了想,迟疑的说道。

    “一点也不骇人听闻。”顾觅拍拍手上的泥土,看着地上的尸体,那张阴霾的脸,在这个时候浮出笑容:“.....东厂的郑彪,郑魔君早年也是练了包道乙的邪功,需要吃人肝来压制,这女人多半是练了什么阴寒内功,加上女子身体本就属寒,一来二去,每月就会寒痛上身,便是需要男人心头血来克制,这伤口应该是专门用来戳破心脏,吸食鲜血的铜管所造成的。”

    “那这女人可真够蠢的,难道自己练什么武功都不知道吗?”一名捕快看着地上的尸体,擦了擦刀上的泥土,有些不屑的说。

    顾觅见收拾的差不多了,便是准备离开,“可能....她没有选择的,极有可能背后受人控制的,否则谁会那么傻。好了,把尸体和血衣带上,有关这人身份的东西都带上,去当地官府,让他们增派人手过来,咱们去敲山震虎。”

    “是!”

    见到干劲十足的手下们,顾觅终于欣慰了一点,奔波数日,便是找到了一个突破口,眼下他的力量不足与三个帮派争锋相对,此时借着杀人这条,便是可以堂而皇之的切入这次达摩遗体引起的风波里。

    虽然,江湖上死个人,没什么,但对于官府来讲,却是人命官司。在这个下午,三百名捕快、差役、兵丁集合过来,交到了顾觅手中。

    .....

    与此同时,京师汴梁郊外。

    马嘶人喊的军营在躁动,人在跑,马在飞奔,各种军令在大营中走着,日暮的阳光里,浑身着甲的将领,从帅帐中走出,看着点将台那边,大旗上挂着的一颗人头,口中长长出了一口气。

    肃穆的脸上,隐隐有喜色自得在凝聚。韩世忠觉得这次自己走对了一步,太原时,摆脱童枢密的桎梏,现如今终于有种拨云见日的感觉。

    看着热火朝
火影之英雄魔龙sodu
天的军营,这里的数千人都是受他管制了,不再是当那种牧马人了,他想着,慢慢走向帅台,周围,隶属禁军编制的一众将领、士兵便是开始汇集过来列阵,韩世忠站在台上,单手举在了半空:“你们当中不少是新兵...汴梁一战时,你们死了亲人,如今女真退去,但本将还不能带你们去和那帮野兽较量,因为那是去送死,你们要做的,是见血,是敢拿兵器去杀人。”

    披风在日暮中卷了起来,单掌握成了拳头,“你们怕吗?!”

    “不怕——”

    马背上,一张张兴奋的脸孔,年轻的脸孔高声喊了起来,挥刀拍打鞍鞯,声音如浪潮席卷般的汹涌过来。

    “在南方,荆湖那里,一帮江湖人想要闹事。”

    “.....正好,拿他们练练你们的胆子,虽然他们有武功,但是....”高台上,身影停顿了一下,声音滚动如雷霆:“.....我们能踏死他们!”

    吼吼吼——

    下方,三千骑兵拍打鞍鞯,杀气冲天而起。韩世忠说完这句话,跳下高台,翻身上马,一拉缰绳,从亲兵手中取过长枪,遥指南方的一瞬。

    身后,地面轰鸣震动,滚滚铁蹄踏着大地,如一条长龙般冲出营门,惊起浮沉,朦朦胧胧,犹如庞然大物在爬行。

    不久,保持着匀朝南方奔驰而去。

    .......

    城楼上,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站在墙垛后面看着,那条远去的烟尘,下一刻,前者对后者说道:“你看....这韩世忠不错吧,当初你早用他,女真一战里,多半能有更多磨砺,如今可有过后悔?”

    残阳里,声音随着风飘到身后。童贯怔了怔,显然有些没料到眼前人会突然说起这个,一时间,倒也没找到话,便是连连两声:“那是...那是....还是督主英明。”

    白宁嘴角勾起一个笑容,回头看了下曾经一起宫里当差的小桂子,“....人啊,做了事,哪有后悔的,本都就是喜欢你这样,不会后悔的。”

    旋即,袍摆在风里卷了卷,他便转身离开,身后的人也紧跟在后,就听白宁继续说着:“做了御马监掌印就好好干,前些日子,本督一直都在外面,还未问过你,兵权都交接清楚了吗?”

    “大致上,都差不多了,不过西垂那边,大部分都是种家带出来的,就算名义归朝廷节制,说到底,一旦生什么事,都还是以种帅马是瞻的。”

    白宁走下一阶后,身影稍停了下,“这点,不用你操心了。”

    “嗯?”

    后面,走动的童贯抬起头看了背影一眼,瞬间,在迈下石阶时,忽然身子一下扑倒下去,脑袋重重的磕在台阶上,高大的身影顿时翻滚着朝长长的石阶下面而去。

    周围,石阶上守卫的士卒大惊失色的纷纷跑过去。

    “不好,枢密失足摔下来了。”

    “救人啊——”

    .....

    滚动的身影终于在某一个士卒的努力下,停了下来,脑袋上鲜血横流,喉咙出呼呼的声音,大抵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白宁从旁路过,冷冷的视线瞥了一眼,“立刻抬去救治.....”

    石阶下方,曹少卿迎了上来,看了一眼被抬走的童贯,便是躬下了身。白宁上了马车,掀开布帘,对他道:“这次南方,你先去吧,本督没来之前,一切你做主。”

    帘子,随后放下,马车远去。

    曹少卿提着白龙剑,看着不远那滩猩红的血迹,心有余悸。

    ps:二更,还有一更,可能要久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