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三百九十三章 即将相见

第三百九十三章 即将相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自女真南下,几乎是以平推事态将北方打糜烂不堪,赤地千里的场景,如今女真退去后的半个月里,躲藏山中、或者逃离故土的百姓也多多少少开始返回,新任上任的官吏在东厂的监督下,倒也兢兢业业做了许多的事下来。

    这次灯会,大抵上也是起到了安抚民心的作用,多了热闹、少了悲痛。入城的队伍一路穿行,行进街道,随着人流的增多,不得不减缓了度。

    “…..看看这城中…虽说破败了许多,可总是有些生气了,当初若不是督主破釜沉舟与女真打了一次,说不定整个汴梁都下来了。”

    随着马蹄向前,红色的视线中,灯火在街道上往城中更深那边延绵过去,名为冯宝的宦官看着前面,用着钦佩的语气对已解开绳索的书生感叹了一句。

    “是…是…”书生有些歪斜的坐在马背上,口中大概也说不出什么话来,总觉得身旁并行的不是人,而是一条毒蛇般,让他感到不自在。

    马蹄声,哒哒踩踏砖石,前面几名番子在开道,一串串灯笼迅的被抛在了身后,冯宝转头看了看马背上有些惊慌操作缰绳的书生,“….看你这模样,等会儿见了督主,可别吓得不轻,记着跪的时候…..”

    他笑眯眯大概是想要给身旁的人讲些规矩的,就在说话的一瞬,护着侧翼的番子突然厉声喊道:“干什么的…..退开!!”

    冯宝闻声,转头,笑容僵了一下。

    一道身影陡然间从临街的商铺中冲出,长棍挥起,那边番子在拔刀,随后接触的瞬间,棍影斜斜向上一挥,刀光出鞘一半,前方的人影飞了起来。

    衣甲被震的散开,飘在空中,一口鲜血喷洒在空中,身形便是直直砸向骑在马背上的太监,刹那,冯宝探手一把将砸来的身躯扫开,移出视线同时,持棍的身影已经扑了过来,犹如巨大的阴影迎面而来。

    马声长嘶,扬蹄而立——

    冯宝看见棍影破空袭来,瞳孔便是一缩,整个人哗的一下从马背上跃起、侧身,棍影贴着他胸襟砸下去,交错而过,随后轰的一声巨响。

    马匹凄厉的嘶鸣,庞大的身躯直接翻到在地,四蹄随着尘埃扬起在半空。独目白眼的宦官在落地一瞬,手套扔开,一掌照着对方盖过去。

    而前方,砸出一棍的苍老身影,脚尖在地上一点,身躯再度跃起,双臂猛的一挥,嘭的一下,棍身便是打在袭来的掌力上,俩人瞬间又拉开了距离。

    周围,眼见有刺客,一名番子直接拔刀冲了上去,几乎是全力的砍出一刀,然而身子几乎快要贴近,铜棍横扫,轰然打在锋刃上,火星一闪的瞬间,冲来的身影如同炮弹般向后倒飞。

    轰——

    直接撞穿了一家商铺的门板,碎裂的木屑几乎是爆出来的样子,四射飞溅。随后又几名东厂番子冲上,而那名刺客却并未过多的纠缠,一棍一脚将贴近过来的身影,一道道的打飞砸倒在地。

    “是你….”

    “啊….周师傅….”

    从突然的刺杀中缓过神来的冯宝看清对方后,刚说了一句,同行的书生便是呼出了对方的来历。

    冯宝舔舔嘴唇,“原来是你….漏网之鱼,还有一个呢?”

    风从长街吹过,突然生的刺杀,让街上逛灯会的百姓、行人惊慌失措的开始往回跑,原本稀少的人流,渐渐的已是没人了。

    马尸后方,周侗持棍立在那里,脸上看不出喜怒,只是从他手中使劲捏着的铜棍便是看出这位老人现在过来的决心。

    “东厂阉宦….你家提督也不敢老夫面前造次,今日我便杀了你,看看他有什么话说,你们尽造孽,死了也没人痛惜。”

    红色的灯光下,长街上,周侗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脚步跨出,石砖啪的一声爆开,长棍便是直接砸了过去。

    “咱家知道你武功高….”那边,宦官身影飞退,宫袍扬起在夜色里,“所以不和你打…..”

    旋即,沉声暴喝:“所有人听令,杀了那老头——”

    “杀——”

    街上,戒备的百人东厂人手,顿时拔出刀刃,爆出喊杀的怒吼,犹如浪潮般涌向移动的老人,刀锋一柄柄的呼啸,周侗跨出的脚步,不得不止住,反手将兵器砸入袭来的柄柄刀锋中。

    金铁交击的声音犹如雨打蕉叶,响起长街,单薄的身影在围攻的人群中游走,每每一次交击,都会爆出惊人的火花,随后便有人被巨大的力道打飞出去,两边的商铺顿时被砸的稀烂,开战几息就有十余人直接躺倒在了地上,死的死,伤的伤,血从口中流了出来。

    然而整个队伍中的东厂番子依旧前仆后继的堆上去,用密集的刀影竟是将对方逼得不断后退,那边,名为冯宝的太监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对颤颤兢兢的书生说道:“这就是权利,一言令下,就有许多人前仆后继的为你效力,送死,哪怕对方武功盖世又如何,还不是被逼的狼狈不堪,咱家不信这老人的身子骨是铁打的,耗也耗死他。”

    他轻轻拍拍手掌,感叹般的说
极品护花巫医帖吧
道:“待抓住这老头儿,拷问还有一个女子的下落,就一刀结果,这件事就完美的画上句号了。”

    此时说着这话就像是在欣赏一副美丽的画卷。那边,又有人倒下,同时,老人的身影撞倒了一处灯笼,火焰烧燃了纸糊的外罩,同样也点燃了近前的一颗树,黑烟卷起来的一瞬,从围攻中不知哪儿递出一只刀,割在了他大腿上,一触即走,顿时血流如注。

    危机间,街道尽头,马蹄翻飞轰然的冲过来,一杆长枪如蛇般极插进两边的间隙,枪身一荡,将落下的几柄刀锋挡下,有人看见来人,便是叫了一声:“林教头——”

    “林冲?”冯宝望了望不远,骑在马上的身影。“他来干什么!”

    便是要走过去。

    冷却的战斗,来人已经下马,望着老人:“师父….”

    “孽徒!!”

    老人暴喝了一声,“谁让你救!”

    棍尖触地,顿时挑起地上一具受伤的躯体砸了过去,那边,有些性子有些软弱的身影没有挥枪,伸手将砸过来的人影接下,再一看,周侗已经跃上房檐,踩着瓦片隐没在黑色里。

    “师父….你离不开的。”林冲放下手中手上的番子,望着在夜色中远去的身影。

    “林教头….你这是何意?”

    冷冷的声音过来,冯宝站在对方身后,袍摆晃了晃,“你知不知道,那人干了什么….”

    呯的一声脆响。枪尾陡然插进石砖,裂纹蛛网般蔓延开,林冲侧过脸,看向他:“督主要见你们,现在!”

    “啊….”

    冯宝怔了怔,随即露出笑容。

    府衙。

    四处都是戒严的番子巡逻,站岗。

    府邸中,两道身影在穿行,走在长廊上像是通往后院的,途中冯宝一再叮嘱的对身旁的书生。

    “记着,不要乱瞧。”

    “跪下的时候,脑门一定要触地,不然就是心不诚的…..”

    “你呀,有点聪明劲儿,但千万别在督主面前卖弄….”

    “…..会弄巧成拙的,能不能一飞冲天就看你自己了,这可是难得机会…..”

    一旁,慢了半步的穆阳小心谨慎的应对,背上已全是汗渍,迈动的脚步都有些微微麻,整个人看上去像是连夜劳累变得有些虚了。

    后院主厅,两名守门的番子见到冯宝拱了拱手,随即推开门扇,俩人便是小心翼翼的低着头走了进去,低垂的视线里,仿佛看见有道身影正坐在位上。

    茶盏放下的一瞬。

    二人也紧跟着跪了下来,死死将头磕在地上,“奴婢小人见过督主。”

    “嗯,你们的事,本督听说了,包括之前在街上生的。”位上,白宁语气淡淡。

    冯宝微微一颤,抬起头跪着向前走了两步,“奴婢该死,让罪人逃脱,还请督主责罚。”

    “责罚你做什么。”白宁望着抬起的头来的冯宝,注意到他的白色的眼睛,“你的那只眼睛怎么回事….”

    冯宝脸色一黯,手指触摸了下,“回督主的话,这是奴婢跟随督主夜袭女真大营时,不小心伤到了,后来经过救治,已是不能恢复。”

    那边,沉默下来,原本有些打算,忽然有些放弃了,随后白宁点点头,“你做的很好,站在东厂的角度,你做的事无可厚非,本督不会因为这点事,让你们寒心,先下去休息。”

    “是!”跪着的宦官惊喜过望,连连磕了几个响头,便是退了下去,带上门扇。

    大厅里,便只剩下书生和白宁俩人。

    “督主….那小人….小人….”穆阳对陡然安静下来的环境有些害怕。

    桌上,茶盏端起来,茶盖在修长的手中揭开,在水面划了划,白宁轻轻敲了下茶盖,出几声轻响,小宦官从后面的帘子里捧着一卷画轴出来。

    在书生面前打开,是一副一大一小在花园中扑蝴蝶的画像。

    “看清楚画中那女子,可认得?”

    跪伏地上的身影在惊恐中抬起头,看了看画中女子,随后泛起庆幸的笑容,对位上的大人物肯定的说道:“….是她….是她….就是周师傅认的女儿,也不知从哪儿捡回来的。冯百户少杀的两人中的一个,就是有她。”

    拿着画轴的高沐恩,顿时一脚将带着笑容的身影踹倒在地。那边,茶盏边的唇出轻轻的叹息:“你可知…..”

    茶碗陡然飞了过去,啪的一声,砸在书生的头上,茶水四溅,淋了对方一脸,滚烫的水渍烫的他叫出声来。

    “你可知,她是本督夫人…….说说,咱家该怎么奖赏你啊…..”白手绢正擦着手,白宁露出平静的微笑。

    “啊啊….啊….督主….小人不敢要….什么赏赐….”地上,身影爬起来的一瞬,厅外的门打开,挎刀的番子走进来。

    白宁挥挥手,眼中闪烁凶芒。

    “….把他刮了。”

    ps:其实这章是两章内容合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