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三百九十二章 灯会

第三百九十二章 灯会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时间回到正常点,离相州不过百里路程。

    近黄昏,人影、马车、马匹缓缓北驶,周围一片丘陵,破旧的泥路向北延伸,两旁视野褪尽树林,偶尔能看见破败鬼域般的村落。

    彤红的光芒里,曹少卿骑马过来,“督主,海千户那边来消息,各个地方的春狗已经准备妥当,最近的北芒山那边,是由一名百户负责,督主抽得出时间,可以过去看看。”

    “嗯…本督没心情,就按照原来的计划实施,东、中、西三路的防御一定做好,一旦春狗都过去,立即封锁南下的道路,不准北地一人踏入,就算女真人拼命打过来,也要本督挡在外面。”车帘内有声音出来。

    语气顿了顿,有些迟疑,“….既然已入相州地界,今夜就进城….”

    出指令后,曹少卿担忧的看了帘子一眼,冷漠含有戾气的脸转向随行的高沐恩,“督主是怎么回事?”

    马背上,悠哉的矮胖宦官,撇撇嘴,“你这肯定不懂的,不要乱操心,那是因为督主很久没见到惜福夫人了,毕竟这次夫人又变得正常,记不起以前的事,督主这是有些烦恼,见又想见,不见,又舍不得。就像近乡情怯的那种感觉。”

    “你感受过?”

    “嘁…在女人身上本衙内需要吗?不过就是在我爹身上感受过,没钱了,又惹祸事的时候,站他书房想进又不敢进,就是这种感觉。”

    他仰起头,叹口气,“说着说着,怎么有点想念那老头子了。”

    看见高沐恩这模样,曹少卿转过脸去,沉声提醒道:“高俅是督主杀的….有些话别乱讲,传到督主耳朵里,你就如愿以偿的下去见你爹了,甚至该庆幸,日月神教的那女人不在。”

    “嘿嘿,本衙内才庆幸她离开!”高沐恩脸上纨绔之气褪去,一副认真的表情,“…..她一走,本衙内的计划才可以施行啊,不然收刮来的那么多女子,且不是白忙活了?”

    曹少卿再次看过去,疑惑中皱起了眉头:“你想用美色诱惑督主?脑袋缺根弦吧!”

    红红的苍穹逐渐降下,有飞鸟在盘旋。

    高沐恩想了想,没有再接话,反正心里的计划,可不能全盘托出去,毕竟荣华富贵全靠那些个女人了,以他阅女无数,自然知道用美女显然是没有用的,反而会死的很惨,他可是感同身受的,所以掠来的女子,他都可是细心教导的。

    毕竟,在东厂,关于女人,他可是专业的。

    正沉默着,有飞鸟的影子划过残阳的空气落了下来,番子取过后,立刻传到了曹少卿的手中,他打开看了一眼,便交给了身旁还在沾沾自喜的近侍。

    策马与高沐恩一起缓缓靠近车辕。

    “怎么了?”高沐恩将纸条传进去后,低声问身旁的冷漠太监。

    “出了点事。”曹少卿低声说了句,就止住了话头。

    马车内,白宁掀起车帘,他的目光阴森下去:“屠村….真是本督开了先河,其他人就做起事来,没有顾虑了。不过,这件事上,没有对错,可惜的是那疑似惜福的女子却是那村里的,这就让咱家有些为难了,所有的破事都让本督给摊上。”

    “少卿,如果这事换做你来处理,该怎么办?”纸条被扔了出去,白宁将目光看向近旁骑马的身影。

    “杀
苏联1991笔趣阁
了!”

    “嗯?”

    曹少卿连忙拱手:“奴婢说的是那坏事的百户和苟且偷生的书生。”

    车辕滚滚,车内沉默了许久,白宁皱着眉头,片刻后,抬了抬手指,敲在矮几上:“那百户总是有一份香火情分的,杀了会让手下人寒心,但不杀,长此以往,大家做事越没有约束顾忌,到时弄的民不聊生,咱们还要这武朝有什么意思。”

    马车摇摇晃晃的前行,夕阳最后一缕残红就像是落在了他的指尖上,出夺目的余晖,随后,声音冷冷的再起:“快马通知海大福,告诉他,好好敲打下面的番子、档头、百户这些人,朝廷上还有敌人,指不定就有英雄豪杰站出来为民请命,举大旗,百姓有饭吃,有房子住,有女人可以睡,就会满足,所以把这些人滋生的土壤都抹除了,就不会再有参天大树长出来。”

    “原话送过去?”

    “原话!”

    天色暗下来,道路崎岖,一支支火把开始在队伍中点亮,帘子随之放下的一瞬,“快马去北芒山那边的据点,让那个冯百户去相州,本督突然想见见他。”

    “是!”这边应了一声。

    片刻不到,两匹快马分出对方一北一南分道驰骋而去,在不久之后,相州城到了,入了城门,城里却是张灯结彩,白宁掀开布帘,街道上,行人并不是很多,脸上多有青黄之色,劫后余生的人大抵还是高兴的。

    “这里有灯会?”白宁放下帘子问道。

    曹少卿点点头,“应该是了。”

    “这新上任的地方官倒是有些名堂,借用灯会的气氛,来安慰民心,算的上是一个能吏,回头把名字记上。”

    声音随着马车远去街道,稀少被分到两旁的人流很快随着车辆的远去又合在一起,恢复如初。

    灯会继续着。

    同一时间,相州城外。

    一道道身影在夜色中驰骋,朝充满灯火通明的城池赶过去。

    奔驰的身影中,有人勒了勒马头,停下,对身旁同样停下,被固牢在马背上的青袍人影,笑了笑:“咱家接到督主接见的消息,那可是心都快跳出来,你这书生,真是咱家的幸运符呐,不过现在只得委屈你了,随叫你不会骑马呢,不过快到城里,到时你随咱家去见督主吧。”

    “是是..是。”被捆在马背上的书生立马推起笑容,不停的点头,“….多谢百户大人提携,小人不敢忘记公公大恩大德,一定鞠躬尽瘁为公公效力。”

    冯宝此时已取下面罩,涂抹粉黛的脸上,有粉末掉下来,嘴角便是勾起一抹冷笑:“就你这书生嘴甜,咱家一定会让你有鞠躬尽瘁的时候。”

    大抵是说了一些我欣赏你之类的话后,队伍便再次起程,终于在半个时辰的时候,进了西城门,马蹄踏上了还残留有暗红血垢的石砖,一路穿行。

    此时的街上,一老一少却是在逛着灯会,俩人中的女子到底是没见过多少世面,看到挂着的各式各样灯笼,有些恍惚、有些新奇,但随后,他们便是看见从街道那头缓缓骑马过来的东厂番子。

    “是那个白眼的太监…..”老人抓起了铜棍,站在街铺的角落里,盯着迎面而来的身影,喉咙滚出仿佛地狱的声音:“正好….俩人都在….”

    ps:先一更,第二更正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