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三百九十章 屠村

第三百九十章 屠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夕阳西斜,彤红的余晖洒在林间。两双脚步踏过坎坷的山间,翻起落叶,一老一少两道身影前后跑着,或许没有听到身后有追袭的脚步声,便稍停休息。

    “….芙蕖…累不累?”

    后面,女子惊魂未定,喘着粗气,髻撒乱垂了下来,她摇摇头,随后望向跑来的方向,担忧的问道:“爹,穆家哥哥他们……会不会被对方给抓住,哪些人又到底是谁…”

    “东厂…”老人沉下气来,便是想到之前那群人穿戴的服饰。

    芙蕖回过来头看他:“什么?”

    呜

    残阳在山头落下最后的余晖,林间黑了下来,有狼在山麓长嚎惊响了夜色,周侗的声音也说了一句:“一群心黑手辣的东西….弄瘟疫…这要害死多少人!早知道当初老夫就该当场打死那家伙。”

    “他们在杀人,我看见了!其他人怎么办?爹——”焦急的女子显然是明白心黑手辣是什么意思,这几个字平时她常听村里的妇人对着北边咒骂那些女真人,不过女真人她不知道长什么样,可刚刚那些人她却是见着了。

    周侗摇摇头:“他们人多,爹就算武功了得,也没办法在数百人中救下他们的,而且以那帮人的秉性,其他人怕是已经遭遇不测了。”

    正在说完话间,摆动的头停下来,望向一侧,像是有动静,皱起眉头:“有狼过来了,先离开这里,回到村里再说。”

    二人转身继续朝村子方向跑去,身后不远的草丛,肉掌踩过落叶,出沙沙的声响,陡然间一道黑影扑出来,老人侧了侧身,一拳砸在那黑影的头颅上。

    那边呜咽一声,一头掉毛老狼重重扑倒在地,口鼻流出一滩血来。

    父女俩人身影很快消失在前面,大概一两个时辰过后,翻过半座荒山,走在只容得下一人的山脊小道上,远远的,山下一串火光蜿蜒向前。

    芙蕖扶着一块石头,青丝在夜风中凌乱的飞舞,她看向那支打着火把的队伍,以及对方前进的方向,有些失声:“他们朝村里过去了,爹,那里好多乡亲…..”

    “爹知道。”老人心里想到了别的事,陡然沉了下去。

    但因为自己女儿并不会什么武功,所以走的也是慢了许多,初想对方就算杀了自己这批人,他们也不会知道附近还有村子的,但现下东厂那帮阉宦能找来,自己这边必然有人为求活命,吐露了实情。

    东厂要灭口,周侗脑海中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过后不久,他最终还是一手扶着女子的胳膊加快了脚程,抄着近道赶到了村口的泥岗,站在高处,扒开草丛朝村里望过去。

    那里已是一片火海。

    土壤映着火光,地上的血红的耀人,几具残尸碎裂的倒在血泊里,分不清楚是谁的了,小孩的哭喊在,悲号、惨叫中响起,一名老妪哭叫着从燃烧的草房里冲出来,扑倒在地上打滚,想要将烫人的火焰熄灭…..一名妇人抱着自己的孩子吓得瑟瑟抖缩在角落中,片刻后被人抓住头拖行出来,从她手中夺过哇哇大哭的孩子,丢进了火海中,传来撕心裂肺的尖叫。

    草丛后面,芙蕖捂上嘴,死死的咬着牙齿,不让自己哭出来,眼睛大睁着,看着一幕幕可怕在视线中上演。

    眼泪溢了出来,糊住了视线,耳中依旧不断的传来乡亲们的哀嚎、死亡的惨叫。

    ….

    嘭——


万界淘宝商无弹窗


    一道人影从草屋中走出,随后燃起的大火压塌了建筑,火光中映红了一张白目太监的脸,原本湿透的宫袍在热浪中蒸腾,丝丝白气正从他散乱的头顶徐徐冒出。

    前面不远,跪着的青年,看到一双步履踏进低垂的视线,便是吓得浑身一抖,脑袋紧紧的贴在地上。

    “读书人….里面可没有你说的什么周师傅父女….看来这里的人是白杀了。”冯宝看一眼倒塌的草屋,又瞧了瞧哆嗦的头顶,语气颇有些阴阳高调。

    地上,变节的穆阳在抖中,语气加快,出一连串的颤音:“回禀公..公公,小的猜测…猜测他们父女二人可能…可能不敢回村里来,想必….是知道公公未雨绸缪会来这里,所以躲起来了。”

    “明明是你这个读书人出的主意….怎么又变成咱家出的了。”冯宝笑眯眯的蹲下来,带着皮套的手将对方下巴托起,“啧啧…真是一张俊郎的小生呐,读书人都是如你这般细皮嫩肉的吗?”

    听到对方的话,跪在地上的穆阳仰起的脸,压抑着不让自己露出恐惧来,结巴起来:“小的….也不是其他…其他人怎么样的,求公公开恩,不要杀小的….让小的干什么都行….一定保守秘密。”

    “灭口这件计谋,你出的很好,有狠心,咱家很喜欢,那你就跟我吧。”冯宝揉了揉对方头,起身冷漠的扫视周围:“手脚勤快点,杀完回去还有事要做。”

    “是!”周围,应声响起一片。

    随后,东厂宦官转身负着手大步离开了村子,地上,那名青年劫后余生的吐了一口气,也不管裤裆的湿意,连忙跟着收队的东厂番子们一起往回走。

    只留下一片焦土,和上百冤魂。

    月上天空,空气中弥漫着焦臭。

    黑夜中,大火已经殆尽,破烂的村口两道身影艰难的挪动脚步走了进来,此时村子的死寂显得无比狰狞,往日的身影已经不存在了。

    女子的身影从一具具尸体旁走过,踩在腻滑的血泊中。

    左边的是一个死去的妇人,她叫过她黄姨,家里原本有丈夫、几个孩子……

    再过去一点,已经烧焦的尸体,旁边落着拐杖,女子走过去拾了起来,她记得那是她给嬷嬷做的,嬷嬷年龄大了,行动不便,她就给她做了一个很简单的,就是一根树枝削出来的木棍……..

    现在怕是用不着了,而且....听说到了那边不用脚的。

    “大….大家都死了……”

    芙蕖想要坚强的不哭出来,可压抑的悲痛、酸楚,泪水还是早已滴落下来,看到焦黑的一栋屋子里,母子的尸体相拥抱在一起时,她吸了吸鼻子,“….大家都死了….都死了啊啊!”

    女子蹲在了地上,头埋在双臂里,陡然间嚎啕大哭出来。

    “穆阳….你个贪生怕死的家伙…”

    老人目光凶戾,嘴唇抖了几下,沉哑低吼:“枉老夫信错了人——还有那个东厂的阉宦,上梁不正,下梁歪,老夫非杀了你们不可!!”

    哭泣的身影,猛的抬起头,悲伤的眼神里闪出坚定的色彩:“爹…我们去报仇吧…..”

    风在山间走过,余烟缭绕像是魂魄,徘徊升腾。站立的老人,捏着拳头望着同样坚定的女子,便是点下了头。

    “好!”

    ps:第二更,还是不连了。等会儿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