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危局

第三百八十九章 危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溪水无声的从石头间流淌而走,新嫩的树叶在阳光中随着微风起伏,清扫烽楼上的尘埃,叫冯宝的太监在放下一只空碗,带着几名心腹下楼,大步朝那边正在装车的东西过去。

    “.....那些疯狗,你们几个注意一点,千万可别被咬伤了,不然得了疯狗病或者染了瘟疫,咱家只好痛下杀手了。”

    过去时,有几名番子大概有些笨拙,便是出声提醒了一下。四下到处都是被套杆捆住脖子拽上有笼子的马车,犬声乱吠,他的声音便也算不上多引人注目。

    “这些狗可宝贵着呢,你们下手轻点,多活下来一只,就多几个女真人伤命,咱们这边数量太少了,比不得其他几个据点....手脚知点轻重....”

    不远的树林,鸟儿似乎被惊起,啼鸣一声,从树梢飞走。冯宝停下监督,扭过头看向飞鸟惊走的树林,树荫下,阳光斜射在一人脸上,身影快步过来。

    那名番子先是单跪拱拱手,随后靠前轻声说了几句,手指向了某一个方向。

    冯宝皱起眉头,几步之间来回走着,“.....几个山民.....他们想干什么.....找东西?”

    “百户,会不会上次土墙崩塌,有十多具腐尸被山中野兽拖走,被他们现了?”身后,有位心腹档头,低声细语的提醒了一句。

    “被现了....”

    那位东厂百户停下脚步看向自己的心腹人,皱起的眉头舒展开,眼睛一眯:“.....世上不可能有不透风的墙,此时节真是青黄交接的时候,到处都缺粮,一定是有人捕了几只逃出去的老鼠来吃....得了瘟疫,便是有人寻了过来。”

    “....可惜啊,虽然我等是为了杀金狗....可终究这里的秘密是不能泄露的.....外面的人才不会管咱们做的对还是错.....既然那帮山民闯进来,也就只能怪他们命不好。”

    语气缓缓,有些阴森、有些喜悦的声音,在静谧的阳光里传开。

    不久,他下了指令。

    “围过去....都杀了。”

    天空的光线在树叶的掩映下慢慢走着,逐步偏西。

    周侗坐在一颗树下歇息,顺便看了看天色和周围地形,旁边其余人围拢一团,躲在树荫下窃窃私语,大抵是讨论一些话题,纵然有些口渴、饥饿,在没有弄清楚事情前,没人敢去喝溪里的水。

    “爹....喝点水,这是从村里出来前装的,可以喝。”身旁,芙蕖拿出破旧的水袋递给了老人,声音很轻,听的出情绪多少受了牛婶的死影响到了。

    老人拿过水袋小啄了一口,并未多喝,随后又递了回去,那边,女子只是接过,却没有喝,或许之前已经喝过了。

    “你还在怪爹吗?那样的情况,村里根本没有可以祛除瘟疫的草药,就算有.....也不一定能救的过来。”周侗叹了一口气

    叶子在微风里挣脱了树枝,打着旋,落在芙蕖的脚边,女子怔怔的望着那片还未完全张开的树叶静静的躺在泥里,紧抿的唇好一会儿才慢慢张开,声音轻吐。

    “....没有怪爹,只是....”

    有泪光在眼角闪烁,很快的擦去,声音有些哽咽:“......只是觉得大家活的好艰难,明明大家什么都没有了...饿着肚子都能坚强的挺过来....”

    “....可为什么到头来,还是要死。”有眼泪淌过,却没有哭出。


帝后之庶女无敌吧
   周侗深吸一口气,沉默的看着水波粼粼的溪水,那边,一同出来的村人也都沉默下来,毕竟大家都是从女真人的屠刀下侥幸活回来的,饿着肚子在山里寻吃的,刮树皮、嚼草根,山上、村子周围能吃的,都吃的差不多了,能活下来,都是不易。

    “该走了,再走一截,天就要黑了,找不到咱们明天再找。”

    沉默中,周侗站起身。

    空气里,突然嗡的一下。有东西从侧门的林子里飞出来,老人下意识的出手,一抓。

    一支弩箭捏在他手心里。

    “不好!”心里暗叫的一瞬,草丛、树木,阴影中人影幢幢的过来,而后,又是几道破空声袭来。

    嗖嗖——

    噗!!

    血光溅起。

    这边有人咽喉中箭,直接被射穿了脖子,栽倒在地,鲜血顷刻间流淌了一地,那人便是已死了。

    “陈大叔——”

    看到之前还说过话的中年汉子,芙蕖悲呛的喊了一声,想要过去,却被周侗一把拉住,“别去送死,跟紧我,立刻离开!”

    跟来的几名村人在箭雨射来的片刻,便是混乱起来,直到有人中箭后,才如梦初醒的跟着那边那位老人快步后退。

    .....

    树林里,一只眸子全是白色的宦官打了一个手势,手掌在空中握成了拳头,周围,身影一个两个、三个.....放下手弩、弓箭,拔出刀刃扑了出去。

    “一个不留——”

    口罩下,这位东厂宦官开口吩咐,随后,他也冲了出去,盯上那位徒手抓住箭矢的老人。

    溪边,正在奔逃的四人,陡然看到两边钻出上百人的队伍,朝着他们杀了过来,提着钢刀无声的涌来。

    ....

    明媚的光中,老人眯了一下眼睛,有人的阴影挡住了光线,旋即,便是啪的一声,隐隐泛着青绿色的掌风盖过来。

    周侗只是一个跨步,将芙蕖护在了身后,平平无奇的拳头从袖袍中伸出,半空中,跃来的人影微微有些错愕,但随后掌心抵到对方拳锋时,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朝后倒飞出去,身形划过半空,哗啦一声,水花溅起,砸进了溪水里。

    “爹.....你有没有受伤。”

    “走!!!!”

    声音交错,老人不等女子说话,拉着对方,挥手就一拳砸倒一名持刀冲过来的身形,转身健步跨出,迅脱离战团。

    身影很快没在了茂密的树林里。

    溪水边,身影从水中起来,战事基本已结束,数名村人已倒在了血泊中,只有一个青年在刚刚厮杀中,陡然变节,向对方投降了。

    宫袍下摆滴着水渍,摇摇晃晃走到跪着的青年面前,“告诉咱家.....逃走的那两个人....”

    “公公饶命....小人本不是山民,只是迫不得已才落到此间。”不等冯宝说完,那人立即连声求饶:“只是时运不济碰到女真屠城......公公还请绕了小的性命,当牛做马,穆阳也会报答公公的大恩大德。”

    冯宝将宫帽摘下来拧干,水一滴滴的落在名为穆阳的青年头上,“这么说你们还有不少人了?”

    “回公公的话,是...是的...”青年跪在地上瑟瑟抖的回道。

    “如此便好。”

    宫帽被扔在一名番子手上,冯宝踩着湿透的步履负着手转身离开,“带路吧,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