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三百八十四章 风起微澜

第三百八十四章 风起微澜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滚热的蜡汁滑落烛台,凝结,烛蕊顶端火焰静谧的燃烧。

    “....师弟....你糊涂啊。”

    “三十年呐....少林对你如何....”

    “若是事出有因,倒也情有可原....”

    “如此...面壁十载,青灯古佛前,悔过吧....”

    ....

    雨水延着厢房的屋檐往下滴落,纸窗上投着人的剪影,昏黄的光芒中,人影坐在木桌后,传来细微的书写声,黄的纸页写满字迹,稍许,笔尖一顿,停下来。

    笔搁到砚上,老僧望向紧闭的窗户,耳旁隐约回荡方丈师兄给予的惩罚,三十年前,他风貌年华,闯荡江湖,年轻、相貌、武功,背后还有一名义父,而今三十年弹指尖过去,剩下的只是一身枯树老皮,胡须已是斑白。

    智心敞开木窗,风跑进来,火烛开始摇摆。

    雨哗哗的下。

    空气中弥漫着焦味,智心深吸一口气,想起那些死去的人,心里更加痛苦、愧疚,在潮湿的风里,老僧重新坐回椅上,看着写满字迹的纸张,枯瘦的脸颊微微笑了笑,像是一种解脱,毕竟三十年的秘密,如今不用再埋在心头了。

    “义父....”

    “....愿我佛慈悲.....渡我厄难....”

    “阿弥陀佛”

    双掌合十,智心道了最后一声佛号,周围一切陷入沉寂。

    不久之后,烛光暗灭。

    另一边。

    少林客房中,传来方丈智惠的声音持续的在说话。

    “相由心生,提督大人会变得如此,大抵是心中积怨太久,心里那股恶气无法泄出来,如是长此以往下去,必然遁入魔道,陷入万劫不复当中.....”

    说话的身影对面,有人挥手打断,白宁把玩少林秘制的创伤药,陡然开口:“相由心生,这句话就是说本督咎由自取了?”

    “是,也不全是。”智惠站立屋中,面对如今权倾天下的东厂提督倒也没有多少畏惧,语气平缓,“....几年前,少林便与摩云教有过几次冲突,该教的教主赫连如雪就是练得这么武功,当时她的境界与此时的提督大人相差无二,可却是没有如此这般暴虐恐怖。”

    那边,冷笑的面容渐渐收敛,药瓶放在了桌上,薄薄的唇张启,冰冷的声音出来:“你的意思,咱家练的这门极阴无相神功,其实是被改过的?”

    “极有可能,不过那位东方教主,与提督大人内力相仿,却是没有任何偏差,此点贫僧便是有些困惑,或许并非武功本身问题,而是因人而异....”智惠说到这里,只是暗喻了白宁是太监体质的事实。

    白宁皱起眉来,屋里顿时陷入寂静。

    片刻后,眉头舒展开,他轻轻呼出一口气,“或许真如你这秃驴所说,这件事暂时搁下,本督没空追究下去,不过达摩遗体的事,咱家还是要明说,对那具干尸,咱家不感兴趣,但它身体里的血肉舍利,却是势在必得,你少林要回遗体,我拿舍利,有意见吗?”

    “全凭提督大人做主。”老僧的声音不卑不亢。

    或许服用过少林治疗内伤的独门丹药,伤势得到一些缓解,白宁已经好上不少,步履在桌前走了几步,目光严肃起来,看向老僧:“前不久,女真南下,打到武朝京师,这个国家差点被打没了,江湖上,也有不少热血的侠客过来帮忙,谁来了,谁没来,本督心里数,可明年女真再来,咱们谁能扛得住?”

    “提督大人的意思,让江湖人都出一份力?这.....”智惠皱起眉,显然对这样事,心里微微有些犹豫。

    
混世矿工帖吧
雨声隔着窗户哗啦啦的响。

    那边,白宁背对着对方,摆了摆手,“都出?不窝里反,咱家就松一口气了。”随后,窗前的身影回转过来,目光凌厉的看向老僧:“.....少林往后每年的度牒就看你们这帮老人家怎么表现了,本督将在民间设立民团,以强百姓自保之力,佛家不是一心导善吗?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们了,抽一些武艺可取的武僧到时前往咱家安排的地方,教习民团,如何?”

    “提督大人又是索取舍利、又是索要武功,此时又要少林出人,这是吃定少林了吗?”

    白宁裂开嘴角勾起微笑,表情认真的道:“本督就是吃定少林了。”

    就在此时,房门敲了敲,高沐恩的声音在外面响起:“督主,有个小和尚有急事找主持。”

    “进来。”

    随后,白宁对智惠低声提醒一句:“好好考虑,不然千年古刹,就会在你手上画上不是很完美的结局。”

    下一秒,门推开,一个小沙弥急匆匆跑进来,“主持师父不好了,在刚刚...刚刚...智心座他....他圆寂了。”

    “阿弥陀佛!”

    闻言,智惠合上眼帘,朝着西厢房的方向喧了一声佛号,便是起身朝白宁揖了一礼:“贫僧先去处理师弟之事,稍后再回复提督大人的要求。”

    “望方丈考虑仔细一些,毕竟这是朝廷下达的任务,而不是咱家的要求。”

    智惠低头,躬了躬身,带着小沙弥退出厢房。

    “沐恩!”

    “奴婢在,督主什么事?”

    不久,白宁招进高衙内,目光微垂沉下嗓音:“你跟着过去看看,那智心死了留下什么没有。对了,曹千户回来,让他到本督这里来一趟。”

    “是!”高沐恩应了一声,转身出门,带着几名番子就离开。

    ....

    雨继续下了不知多久,当东边天空泛起鱼肚白时,绵绵春雨已经停了。

    在白宁起床洗漱时,曹少卿便是候在了门外,随后招进来。

    “辛苦了,坐下说吧。”毛巾放下,丢进木盆,让番子端了出去,便是坐下说了一句。

    曹少卿拱拱手道了一句:“不敢。”后,又继续禀报:“奴婢处理了一些江湖人,却没有杀那家伙,而是擅作主张,派人跟着那叫黄澜的家伙,顺藤摸瓜看看他把达摩遗体藏哪里了。”

    “有主张是好的。”白宁倒是没有在意这些,“不过,达摩遗体应该不会离开嵩山范围,毕竟时间上就不允许,而且那人也是混江湖的,应该会察觉到有人跟踪的,说不定此刻已经跟丢了。”

    “这.....是奴婢疏忽。”曹少卿怔了怔,但还是说:“奴婢麾下的番子,应该不比其他人,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被现,就算找不到达摩遗体,那家伙应该会去找他背后的靠山,如此一来,找到正主,一样能把达摩遗体找到。”

    “嗯”白宁眼帘半垂,喝了一口温水,余光瞟着对方。

    旋即,挥挥手,“下去吧。”

    “是!”那边,身影拱拱手,正要退出,走到房门时又折了回来,再次说道:“督主,还有一件事。”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张卷着的纸条,双手呈了过去。

    纸条在白宁手中展开,扫了一眼上面的短短的字句,另一只手中的杯盏,咣当一声失手掉落在地上,摔成碎片。

    “惜福.....”

    唇动了动,他口中低喃:“.....芙蕖....”

    ps:原本今天是两章的,结果出了一点事,这章都是重写的,所以没有时间再写第二章,明天三更补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