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三百七十九章 火烧少林(四)

第三百七十九章 火烧少林(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小心!!”

    …..

    双手呈爪,撕破雨夜。

    提醒的声音过来,屠百岁陡然转身回望,视线中两道爪风袭来,照着他的头颅抓下,犹如一对龙爪在抢夺珠子。

    江湖人群中陡然爆出喝彩:“智归大师这招抢珠式使得令人大开眼界….”

    喝彩的话音中,血花溅开,湿滑的地砖上,巨大的身形在快步后退,手中的锯齿刀接连挥出,将对方迫开,五道血痕中,正淌着血液流下脸颊。

    “少林龙爪手果然凌厉,够狠!!”

    狰狞的脸上,屠百岁擦了擦脸上的血迹,染红了手指,若不是事先同伴一声提醒,让他心里有了警觉,突然之间对方抓来时,本能的向后仰了仰头,那俩爪指定戳破太阳穴,那就无挽救的余地。

    “再来啊!”

    身影猛的再次冲出,脚步狂奔中,刀尖拖在地上,破出长长一道水痕,一瞬,刀柄在手中转动,刀锋朝上一撩。

    刀身浸过空气,微微蜂鸣。

    ——覆海刀.劈刀斩浪!

    蜂鸣在锋刃划出去的瞬间大作,雨幕之中,仿佛被劈出一道竖起流光。戒律院座猛的错开肩膀,对方的上撩的刀光几乎是贴着他胸口过去,微微有凸起的僧袍布料,直接削出缺口,布料细屑洒落的一瞬,粗壮有力的臂膀陡然伸出,劲风过去。

    少林龙爪手.拿云式——

    出刀的巨汉见他动作,也来不及做出规避,仓促之下运劲注入肩膀的一瞬,对方手爪扣来,直接拿住屠百岁的肩膀。

    倘若换做常人,屠百岁自然是不惧的,以他的体形和力道,就算让人拿住肩膀,也会被他轻易用劲震开,但此时对方扣下手爪的瞬间,拇指陡然力按在他肩上的缺盆穴上,肩膀便是一麻,手差点握不住刀柄。

    “屠捕头,贫僧得罪了。”

    戒律院座单手立掌在胸前,另一只手扣住对方肩膀,粗鲁凶恶中保持稍许礼节,开口说了说。

    然而此时,拳风袭来!

    身影微躬,如影随形般绕过了李文书,地上水花溅起的刹那,铁拳刺破空气,出一声暴鸣。智归和尚皱眉,心中多少还是惊讶的,听到对方拳头爆的声势,也是不敢硬接,立即松开另一人的肩膀,纵身闪避。

    铁拳击在空处,落下的雨帘也被荡起来。

    与此同时,刚刚被击飞的独行刀客郝来满拾刀起身,口角含血悄然冲去,照着背对他的顾觅一刀砍出。

    “不可杀人!!”李文书见状,心里暗道糟了,毕竟那二人身份乃是六扇门捕头,若是在这里伤了性命,整座寺庙都脱不了干系,下意识的便喊出声。

    侧方,刚刚脱离控制的巨汉正好面对那人,当即暴喝一声,反手就是挥刀撩向半空,猩红的血,郝来满的冲势已是控制不了,就像整个人朝对方的刀锋上撞去。

    噗——

    魁梧的身躯顿时分成了两.瓣,去势不减的朝两边又跑了一截才扑倒在积水中,内脏哗哗抛落一地,血腥气陡然之间弥漫起来。

    周围,那些江湖豪客们,顿时不干了,闹了起来。

    “郝大侠被….杀了!”

    “兄弟们宰了他们——”

    “….带种的跟我来!”

    ….

    这边群雄激愤下,口中喊了的凶戾,但也却都未动。那边石阶上,达摩院座望着郝来满的残尸,眼中闪过哀戚之色,他目光流转,暗地望了望混在人群中的那人,些许无奈,便是走下石阶。

    “佛门净地,岂能造杀孽。”

    脚步再走。

    “拿下他二人以及魔教妖女,但不可伤其性命。”

    话音一落,身影照着场中浑身湿漉的女子过去。

    智通和尚叹口气,身为般若院座,以多欺少,本就不愿,但想尽快拿下对方,少不得要这样做了。

    他朝小瓶儿,举步前行,越走越快,袈裟在雨中拂动着,加快。

    “教主!”

    也在此时,另一边并未过多注意的宝光如来,陡然冲过来,雨幕中罡风从镔铁禅杖中挥出,呼啸着打翻几名想要拦截的武僧,带着一众日月神教教众想要救人。

    但随后就被罗汉院座法号智能的老僧用一根铜棍拦下,后方教众持兵器欺上去,棍影憧憧下,几把刀刃几乎是同时被
感染体吧
砸断、打飞。

    “这位大师,怕是练过一些伏魔铲法,刚好贫僧也修了一些,就以棍代铲,还请赐教。”老僧目光平静,却又咄咄逼人,手中亮出了铜棍,便是扬了扬。

    视野拉起,重重雨幕下,另一边的六扇门十余名捕快也一俱拔出腰间的钢刀冲上前,那边绿林人蜂涌过来,对持着,形成一堵墙壁。

    捕快急红眼,大吼:“让开!”

    “那你们冲过来啊!没种就赶紧滚蛋….小爷们就不杀你。”江湖人笑嘻嘻的嘲弄回笑。

    人墙的背后,顾觅一双铁拳和屠百岁以二敌一与那少林戒律院座智归和尚打了起来,三人都是身怀巨力,那智归大和尚在江湖上颇有名头,三十六式龙爪擒拿手更是用的登堂入室般,每每随意一手一爪,都是拿捏分毫不差,直取对方穴位。

    顾觅先与对方交手,双拳对双爪,打的如同狂风骤雨一般,拳锋击在对方手心,就像鼓槌击打牛皮大鼓,咚咚咚作响,显然对方不仅仅会龙爪手一技,更有少林特有的炼体武功傍身。

    侧旁,持刀的巨汉见二人贴的太近,只得保持围攻的姿态,偶尔见对方露出空隙时,才会挥刀掠过去,砍杀一通。但之后的一刀挥出去的半途,智归和尚突然沉闷一声,身子陡然转开撇下一直对招的身影,纵身朝屠百岁过去,双手如暴雨击打般,沿着刀背欺身过去,龙爪手绵延不绝,迅捷无比,每出一招,便是将对方逼的后退一步。

    只听嘭的一声。

    高大的身体陡然被撕了一抓,胸膛鲜血淋漓,紧跟而至的又是一记头槌撞过来。

    屠百岁胸口一甜,随后被那记头槌撞的飞出几丈远,摔落在地,奋力挣扎想要从泥水里起身时,便是喷了一口鲜血,洒在脖子上。

    顾觅淋在雨中愣了愣,对面,手爪再次抓来,阴霾的眼神爆出杀意,迎了过去。

    与此同时,那一边同样激烈的打了起来,小瓶儿多少调理了点内伤,胸腔内不是那么疼痛了,便是一掌与迎面而来的智心老僧对抵了一记,湿透了的绣花鞋平地向后滑出几步的同时,宽大的袈裟笼罩一方盖过来,挥砸而下。

    袈裟挥舞中,小瓶儿的身影拔起向外一纵,动作间挥手就是一针直取智心和尚的眉心。

    这位达摩院座偏了偏头,轻描淡写躲开,举步再追。女子身影落地刹那,有些狼狈,兰指拈花一弹,又是一针过去。

    呯的一声,般若院智通老僧挥舞袈裟一拂将其挡开,动作下,脚步依旧不停迈进,二人左右夹击过去。

    “曾听闻你心狠手辣,在南方灭人门派,可想过今日,妖女,束手就擒吧!或能保全性命。”智通老僧见对方被逼至角落,便是说了一声。

    纤柔的身子靠着院墙,湿漉漉的头贴着泛起笑容的脸颊,女子轻声说道:“老秃驴,你还不懂什么是江湖啊…..”

    “….别人找你比试,你怂了,不比,别人就骑在你头上作威作福,可杀了那么几个人,又有人站出来,说你心狠手辣,是个魔头。”她笑了笑,背靠着墙壁直起腰身,“你说,本座是让人骑在头上呢,还是当一个魔头好过?”

    “……”雨中,智心老僧沉默片刻,正要动手。也在此时,听到轰然一身巨响,黑夜中的火光中,天王殿的轮廓轰然坍塌。

    随后,听到那边江湖人陡然出的声音:“什么人——”

    话音中夹杂着骨头碎裂的声音,几具人体如同丢弃的布娃娃在半空飞旋,砸在地上,透过隐约的火光映射,两个身材高大威猛的大汉各自握着大锤朝站上大雄宝殿前的广场,有试图拦截的江湖人,直接大锤砸的稀烂。

    小瓶儿捂着胸口看清那二人后,松了一口气,旋即露出明媚的笑容:“你们少林寺完了……”像是奸计得逞的神色。

    雨随着风摇曳的下来,火光晃动。

    “谁要比心狠手辣…..”

    少林主持以及场中的其余各院座停下手来,望向那边冰凉声音过来的方向,一顶轿子缓缓出现在所有人的视野中。

    随后稳稳放下,旁边一身黑色宫袍提剑的宦官撩起轿帘。

    一道修长,透着危险气息的身影站在那里。

    负着手,语气沉静如水:“本督来要人,谁不给?不然这把火烧的还不够。”

    ps:二更,其实每个月春风的字数不少的啊,别养了,再养就养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