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三百七十四章 暗袭

第三百七十四章 暗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绵延的火把尽头,厮杀还在继续,土黄色的令旗在招展,身负小旗的身影在只有几十人的阵前飞奔,茫茫雨势中,能见度已是很低了,昏暗的天色里,日月神教这边的五行旗守着山崖一处豁口,将那边的围剿之人拖在这里。

    这些人武艺算不得多高明,但在结阵的情况下,却是让游兵散勇的江湖人感到无比棘手,之前一名使两把刀的江湖高手大意的冲进去对方阵里,两把弯刀期初倒还使得开,杀了一人后,便陷入被围攻的局面,这边才挡了一刀,另一边就有五六把刀从不同方向砍来,随后被日月神教土行旗的教兵砍死,给扔了出来。

    黑暗中,视野不明,李文书带人冲了一次,就退了回来,过程中就折了好几人时心里顿时就知道“糟了。”

    身边人不多,只有十几个。

    暗射了几只镖后,看到李文书脸上的异状,苏婉玲焦急的问道:“师兄怎么回事?”

    “暗度陈仓.....”李文书望了一眼山崖那边的阵势,低喝道:“那个女人一直没出来,肯定已经不在这里了,留下的,都是一些断后的。”

    那边,秦勉交手几下抽身回来,恰好听到对方说的话,“那女人是个心狠手辣之辈,不可能逃之夭夭的.....”

    “出事了。”火光中,李文书咬下牙齿,低沉说道“那样的性格....肯定会去其他地方....”

    “会去哪儿,镇上吗?”

    “应该不会去那里,那里还有赵文炳等人坐镇,就是不是她对手,可人也不少,对方没那么傻。”

    “少林寺?”秦勉擦了擦手上的血迹,眼睛眯起来,“也只有少林寺....”

    李文书点点头,对方只要不笨,就很明显的知道一旦被自己这边拖住,待到天一亮,其他援路过来,就是一个必死的局面,纵然那位教主武功高绝能逃出去,可这样一来,教众折了不说,江湖上也颜面无光。

    “可是那又能怎样?”苏婉玲有些不明白。

    “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对方破釜沉舟的做一件事,不可能毫无头绪,除非单纯的报复.....”李文书带着人开始往后走时,惊疑的叫出声:“报复....报复.....单纯的报复.....明知道不可能打进少林,那就只能泄愤报复,她要放火!!”

    风吹过林间,树叶哗哗的响起。

    .....

    .....

    旁边的女子吓得一下捂住了嘴,“那....晚晴还在寺里。”

    ....

    ....

    “走——”

    李文书立即低吼了一声,再不管山崖上的日月教众,附近围攻的江湖人并不明白他们说了些什么,一部分继续留在这里围攻,一部分则跟着他们撤下山去。

    众人奔向山下后,李文书派出一名同伴前往乌木镇将可能出现的危机告诉那里坐镇的赵文炳等人。

    一个只为了泄愤的女人.....武功还很高强。

    千年古刹.....

    .....

    “疯子....和那东厂提督一样,就是个疯子!!”脚步狂奔,风抵在奔跑的身影上,散乱的头向后飞扬。

    这一刻,知道大概始末
无尽神器txt下载
的其他江湖人,没有犹豫,同样疯狂的朝少室山冲过去——

    晨风微凉,伴随雨水,水雾开始在山间弥漫。

    石阶上。

    积攒的雨水啪的一声,被一只大脚踏的溅起,来人腰间挎着的刀包裹着布条,悄然无声。左右两侧,乃至身后还有上百人从湿滑的石阶冲上来,视野前面,山门出现了。

    山门两侧有两座石坊,合起来坡有些天下大宗的气派,只不过此时山门顶端,站着一个人。

    青丝、红裳在山风、细雨中翻飞。

    山门下,几具尸体躺在血泊里,两盏灯笼掉在了地上,已经熄灭了一盏。身躯高大的恶和尚走了过来,粗犷雄浑的声音向上方问去,“教主,接下来怎么做?”

    小瓶儿负着手,明亮的眸子微微眯起,望着山门后面两旁遮苍松翠柏掩下的甬道,随后对刚从下面上来站定的手下吩咐,声音搅乱了宁静。

    “杀人、放火!”

    冷艳的妆容在这一刻,狰狞夺目。

    ......

    甬道、碑林。

    夜巡的少林弟子都有分工范围,此时过来几人正好来此巡视一圈,目光穿过雨帘,手中正提着灯笼往前探了探,便是看到黑幕里冲来黑压压的一群人,一身蓑衣,手持兵器,然后便是下意识的举起手中刀棒,喝出声。

    “你们什么人——”

    呯的一声,一柄禅杖冲破雨水,踏踏踏几步向前一冲,石碑轰的一下断成两截,石屑四溅,其中半块飞了起来,雨帘被迫开,轰然砸在那方僧众身上。

    手提灯笼的僧人来不及声,身影陡然一沉,被砸来的半截石碑压在下面,灯笼摔在了地上,光亮暗灭下来的一瞬间,冲过来的高大身影,手中禅杖再一轮,扫向另一人,紧挨的石碑一起出轰的声响,碎块和鲜血、以及人影倒飞砸在旁边的一处石碑上,震得漫天水光。

    黑色中,一拨拨披着蓑衣的身影过来、跃起,有人挥刀,将剩余的夜巡弟子杀死在碑林中。有人脚步不停,自组成几队朝前面的天王殿分散隐匿的摸过去。

    邓元觉抹去脸上的雨水,看着那大殿轮廓,呲了呲牙:“....这得多少香油钱才盖的起啊。”

    禅杖一撇,脚步哗哗的踩着雨水杀向天王殿。

    此时大殿早已关闭,悄然潜伏过来的日月神教教众并未急着厮杀,在躲过一队巡夜的少林弟子后,这才破开大殿殿门,门内隔屏前左右两侧是各一尊金刚塑像,内里才是四大天王像。

    “谁!”

    “当心....有外人!”

    两道声音陡然在殿里响起,似乎是听到破门的动静,身影才慌张的从侧室冲出,应该是天王殿守夜的僧人,出来的瞬间,这边已经教众过去,刷刷几刀,将手无寸铁的身影劈倒在血泊里。

    随后,后面入殿的恶和尚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便是指了指燃烧的灯油,冲手下点点头。

    旋即,几盏供奉的油灯被泼在了天王帷帐上、门扇上,火苗陡然在火折子上燃了出来,有人持着跳动的火苗挨近渗过灯油的帷帐和木门。

    瞬间,火焰开始爬动,蔓延而上。

    大火终于在第一处烧了起来。

    ps:二更,还有,要等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