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三百六十九章 系统最后的恶趣味

第三百六十九章 系统最后的恶趣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三百六十九章 系统最后的恶趣味

    “啊哇哦....”

    小小的身影爬上第一道台阶,傻呵呵的笑着,然后抬起圆嘟嘟的脸,上方还有四五道御阶,小嘴两边便是鼓了起来,再次征程。

    孩童察觉不出这殿中凝重的氛围,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垂拱殿中,群臣跪伏,整个大殿中,只有一道身影站在那里,只有一道声音在持续的在众人头顶响起。

    “......女真人厉害,大家或多或少心里都是清楚的,本督就不再阐述,汴梁一战,我武朝上下奋力守城,终于赢得了片刻喘息之机,这一战,他们打碎了武朝上上下下中原大国的美梦,这个,你们肯定也是清楚的,朝廷上下一心共抗女真,前仆后继的用人命去填、去堵,总有那些拖后腿的家伙在背后捣乱......”

    黑色步履踩着光洁的地板在走动,身影停在了童贯的面前。龙庭上,穿着非常小号的龙袍的小人儿,顺利的登上御阶,正在和那高大的龙椅较劲,小嘴嚅动,奶声奶气的叫出咦咦咦,上身趴在上面,短短的腿不停的去勾,然后滑下,再勾......圆圆的小脸震的红彤彤。

    小人儿便是喘着粗气,歇了一下,发出啊啊啊的声音,求助的看向不远的女子,此时下面说话的声音还在继续。

    白宁垂下视线扫了一眼,童贯的头顶,转身往后走,继续道:“......你们为蔡京求情,可他杀了天子....那咱家就杀了他,你们就一个个心怀怨恨,是个什么道理?所以本督心情很不好,你们只需要听着,先帝今日就要出殡,抬入皇陵,后宫嫔妃无所出的,全部陪葬,你们没有意见吧。”

    全部陪葬?下方跪着的人中还是有人反应过来,想要起身,却是被旁边的同僚拉了拉官袍,那人顿时一惊,冷汗冒了出来,又赶紧低下头,垂下来的视线中,一双步履就站在他面前。

    白宁的身影已经穿过人群,他目光平静的看着跪着的一名官员:“你有意见?”

    那人脸几乎贴在了冰凉的地板上,喉结滚动,艰难的吐出两个字:“没有。”

    “很好。”

    身影回转,手指举在半空,“那陛下出殡的事就定了,咱们接下来该谈谈城外的事,流民归所、破屋重建,瘫痪的衙门重新运作,这一系列的事,不在咱家管辖范围,但是却是在东厂的视线里,今日过后,咱家要看到你们动起来,而不是各种推脱。”

    “吏部、户部、工部三位尚书,你们搞的下来吗?”白宁望向人群,只有冰冷的字句发出。

    “臣等一定完成。”身影在人群中动了动。

    白宁重新坐回金蟒椅上,双肘放在扶手上,“识相。”吐了两个字后,他目光转向童贯,“如今女真已退,枢密那边也该有动作了。”

    武臣首列,童贯听到被点名,便是反应过来,“还请督主示下。”他虽然戎马半身,但到底还是在宫中待的时间长,尤其是做为非常熟悉白宁的人,加之之前北伐,女真南下做出一系列混账事,他心里自然清楚,若不赶紧站队,他就是第二个蔡京了。

    “城外的尸体该收一收了,不过不要就地焚毁,本督专门在各地标注了几个点,你们派麾下将士把这些死难者的遗体集中起来运过去吧,动作要快,时间一长,瘟疫滋生,到时你我难纠此责。”

    “奴婢明白。”童贯直起上身拱手。

    “嗯,稍后海千户会与你接洽,私
海贼王之极恶世代txt下载
下里你们再安排。”白宁话语顿了顿,招手让曹震淳端着圣旨过来,“今日议事除了告诉你们接来下来,要做什么外,本督还要进行一些任命。”

    “震淳,给他们念念。”

    老宦官捧着圣旨躬了躬身:“是。”

    曹震淳在百官的目光中朝前方走出几步,展开圣旨,他的声音缓缓,嘶哑而又尖细,

    “天子诏,敕门下:女真蛮夷侵朕山河,毁国之土地,戮朕的百姓子民,然亦有忠臣义士,为国奋战,血洒泥尘,扶武朝江山倾倒之际,故此,大名府关胜擢升京东路军节度使,扼制河间府府至山.东一带、河间府梁元垂、黄信擢升京西路军节度使、副指挥使,扼制太原至雁门一带要道,索超擢升京中路节度使,扼制真定府至相州一带。另:宫中废除门下省中符宝郎一职,设司礼监,置掌印太监、秉笔太监、随堂等职。由东厂提督白宁兼任掌印太监、曹震淳任秉笔太监。设御马监,由枢密使童贯兼任掌印太监、雨化恬任监督太监与兵部及督抚共执兵柄。故兹诏示,想宜知悉。”

    跪着的童贯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盯着那边坐着的身影,觉得自己耳朵出现了错觉,自己做出了什么事,没人比那边那人清楚的,然而——怎么可能啊。

    “诸事毕,尔等还有何异议?”白宁没有看那边吃惊的人一眼,挥了挥袍袖,“没有就退朝吧。”

    随即转身从侧殿离开,龙庭上,珠帘后面的女子抱起刚刚爬上龙椅的小皇帝,紧咬着牙愤愤的从另一侧走下去,赵奕满脸不甘的看了看龙椅,仿佛在说自己好不容易爬上来,就被强行抱着离开了,在女子怀里委屈的大哭起来。

    曹震淳笑吟吟的看着童贯:“恭喜枢密了,咱退朝了吧。”

    ......

    垂拱殿链接紫宸殿的廊桥下,曹少卿有些不解的看向前面的身影,“督主,为何要让童贯来坐那个位置.....”

    “童贯经营军队多年,还是有些威望的,让他坐一会儿,有些事也好交接的,不然会有反弹,咱家也懒得一个个的收拾,等适应的差不多了,他那些个罪名,够死一百次了。”白宁站在廊桥上,看着下面水塘里游过的鱼儿,“就让他坐一会儿吧......”

    曹少卿的目光中,说着话的身影脸上笑容忽然凝固起来。

    不适时宜的声音在白宁的脑海中响起:“升级完毕,系统将与宿主脱离,宿主所学,所抽取的人物将不会更改......另,系统将抽取最后一轮人物。”

    “你来的真是时候啊。”白宁脑门上青筋跳了跳。

    虚幻的转盘飞快的旋转,随后慢慢停了下来,白宁根本不想去看那是谁,就听声音在脑海提示:“抽取人物:千子老人,前朝太监,目前隐匿于江湖中,武功极高,年龄一百多岁。”

    “前朝太监.....你还真敢乱放人出来。”

    系统最后的声音过来:“温馨提示一下,你要小心。”

    不久,没有任何的风浪,声音过后再没有出现,一切自然如常。艳阳初升,廊桥两道身影静静的站立在那里,曹少卿小声谨慎的发出声音:“督主....督主....”

    “本督没事,就是想到一些事情。”

    白宁挥了挥手,他视线中所有的颜色似乎都变得有些苍白了。

    汴梁东门,一匹快马冲过盘查的士卒,大声叫嚷:“我是厉天润,有急事找东厂提督大人——”

    ps:二更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