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三百六十八章 春天、溃烂

第三百六十八章 春天、溃烂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五更天,皇城。

    预备上朝的官员们已经云集在一起,童贯小心翼翼站在那里,纵然是与众人在一块,但也并不与旁人多言,小心翼翼的站在那里,表情肃穆。

    以往的那位老人若是站在这里,大抵是会成为中心的,但现在已是看不到了,前日他收到消息,老人挨了两日便是死在春寒的夜里,死时身上无一缕布片,颇为凄惨,后来尸体被东厂的人草草葬在了郊外,至于葬在什么地方,也没人清楚。

    过的不久童贯站了一会儿,西华门打开,众人开始挪动脚步涌入宫门,过了承天门后,四处挂着的白色犹如进入了另外的世界,冥冥的视线中,白幡在空中飘着,烧尽的纸灰随着火焰腾空升起,空气中一股呛人的味道。

    群臣入宫先步行去延福宫拜祭了赵吉,随后时辰便是过去了大半,有宦官过来通知了众人该去垂拱殿议事了。晨风带着火盆里燃起纸屑,星星点点的亮光在半空升起时,童贯沉默的看着正殿中停放的棺椁。

    便是重重的磕起响头,起身,随着人群慢慢退出这里。

    卯时。

    御书房里两道人影正伏在桌前,曹少卿带着几名武宦过来,进门拱手躬身,见到书桌后正坐的身影:“督主,时辰到了。”

    笔又写了几个字,停下摆在了架上,旁边的老宦官一脸谄媚的笑起来,伸手将刚刚写好的圣旨拿起来吹了吹,“这下好了.....以后咱们做什么事都可以名正言顺了。”

    白宁起身招了招手,另一旁端着玉盘的小宦官小步上前,将黄绸揭开,一枚枚四四方方御印整齐呈列在上面。

    镇国宝、受命宝、皇帝之宝、皇帝行宝、皇帝信宝、天子之宝、天子行宝、天子信宝,此镇国、受命二宝,合天子、皇帝六玺,是为八宝。

    白宁从中拿过名为天子行宝的玉玺扔给那边手拿皇旨的老太监,背负双手,跨步出了御书房,“盖好后,还是给太后看一看吧,人家懂进退,哪咱们怎么也要给点面子。”

    “奴婢谨遵督主之命.....”

    曹震转过头,冲走出去的背影连说了几句好,手颤抖着往圣旨按了下去。

    皇宫后苑。

    晨风里,嘈杂的哭声交织着传来,一道道嚎哭的人影被武宦粗暴的驱赶出来,足有一百多人,几乎每一个姿色美好,白衣素缟之下更显得楚楚可怜。

    “嘿嘿...你们呐,真是不知好歹,能为先帝殉葬,那是你们三生有幸啊,这么哭哭啼啼的过去了,陛下那边可是要怪罪的!”有宦官将一名吓得的跌倒后宫妃子拽了起来。

    “求公公开恩啊....”

    那名妃子顺势摆在那名宦官的脚下,眼泪哗哗的流下,白皙稚嫩的额头一下一下的磕在地上,后又有数十名不足双十的女子跪了下来,一个个痛哭流涕伏在地上,不断向曾经看不起的宦官磕头。

    那武宦笑吟吟的站在原地,也不去扶,眸子里闪着兴奋、满足的神色,言语轻轻的说了出来:“这可不行,你们是先帝
异常生物见闻录sodu
的妃子,咱家可做不了主的,不然督主他老人家可是要咱家的命呐,而且历朝历代不都这样吗?没关系的,不要怕,眼睛一闭就过去了。”

    “公公,你去求一下督主吧,放过我....不要陪葬....”脚下的那名妃子在地上爬了几步去拉宦官的裤脚,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天上,冥冥的视野破开,一缕温和的阳光从云层的缝隙中倾泻下来,雨化恬安静的坐在那里,金辉在他脸上绽开的同时,那名被抓住裤脚的宦官朝他望了一眼,像是在探询。

    辰时。

    后宫外面,垂拱殿前,百官的脚步一步步踏上石阶。

    金銮殿内,金色蟒椅上,白宁坐在那里,听着外面群臣过来的脚步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一个宦官.....

    如今堂堂正正的坐在了这里......这世间有几人做的到啊,一步步过来,卑躬屈膝.....终于站到了这里,惜福....你的相公做到了!

    “上朝”

    曹少卿持剑站在他身侧朝外高呼一声传了出去,殿门外,小晨子一甩拂尘上前一步对等候的百官便是同样高呼:“上朝!!!”

    .....

    阳光里,雨化恬睁开眼睛,看着一排排跪着的女子,声音永远是那么平静,动了动手指,“送娘娘们上路。”

    他捏了捏手心,里面那是一朵残破的花蕾。

    一名名武宦上前清点了人数后,全部将嚎哭的女子们驱赶着集中在一间宽敞的大房子里,事先在房中安放了同等数量的太师椅,每张椅子上方都悬挂着七尺白绫。

    每一位妃子都被推搡着过去站到了椅子上,有胆大心横的直接将头伸进白绫结成套扣内,然后用脚将椅子推倒,便是吊在半空挣扎起来。

    胆小的女子则直接被吓瘫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敢动,不停的哭、求饶着。旁边的宦官则冷笑上前:“按惯例,无所出的妃子都要殉葬的,这怪不得奴婢了。”

    于是招来同伴搭把手将胆小不敢上去的妃子抬了上去,硬着力气将对方头套进去,随后直接一脚蹬倒椅子.......

    整间宽敞的屋子,一具具素白衣裙的女子被吊在白绫上,还未死的在挣扎着,已死的,便是静悄悄悬挂着,偶尔会随着余力在摇摆。

    不久之后,她们被抬了下来,收敛入棺运往皇陵。

    ....

    垂拱殿中,太后郑婉原本抱着小皇帝赵奕过来。

    中途却是被白宁拦了下来,“让陛下自己走过去吧。”

    跪伏的大臣们抬起头,眼里闪着愤怒的同时,白宁已经从女子怀里抱过小皇帝放在龙庭下,指着上面的龙椅,轻轻在他耳边说了什么。

    小小人儿嘀咕吐不知什么意思的话音,蹒跚的迈动小脚,磕磕绊绊的爬向御阶。白宁慢慢走回蟒椅,坐下,“本督知道你们心里想什么,那就好好想,最好憋在心里别说出来.....咱家近日心情不好。”

    ps: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