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三百六十章 人心各异

第三百六十章 人心各异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皱皱的脚背,光着,缓缓在晨光里行走。

    开春尚有些冷,冰凉的地砖让光脚走来的老人毫无知觉,身上只有一件白色的单衣长裤,上面沾着血迹,右手缠着绷带,面无表情下,眉宇间透着哀伤。老人低着头,空中含糊不清的说着让人听不懂的音节。

    街道上人来人往,这样的乞丐倒也没人理会,只是掩盖口鼻受不了他身上带着的血腥味,如是往日,早有街道司的人上来驱赶,但今日却没人过来。

    “那人有些眼熟啊....”

    “....怎么乞丐开始出现在这里....街道司的人干什么吃的。”

    有人想要上去,走了几步皱起眉,又退了回去,看了一眼走在街道中间漫无目的的老人,立即转身离开。背后指指点点的说话,隐约的让行走的身影颤抖,头低的更低,行走间,他找了一个少人的胡同,靠墙坐下,嘤嘤的出哭声。

    窜街走巷的小贩从旁路过,奇怪的看向他,有人嗤之以鼻,吐了一口口水,有人停住脚步或许见到一个老人独自在那里哭泣,也有些伤感,便是丢了什么东西在对方面前。

    啪——

    一块快要吃完的饼子,落在老人的脚边不远。蔡京哽咽着,看到脚边那一小块饼子,停止了哭音,仅剩的一只完整的手掌颤颤巍巍的伸了过去。

    老人已有一日滴水未进了。

    ....

    街巷外,人群错落中,有番子正要过去将那张残缺的饼子拿开,刘瑾把住旁边人的肩膀,摇摇手指,“.....不需要你去。”

    他颔望过去,视线的对面,街巷阴暗的角落,一道身影窜了出来,将地上那小块饼子抢在手里,老人眼急扑过去,那边一身衣衫褴褛,头糟乱,满身污垢散恶臭的乞丐恶狠狠的将扑来的身影踢开,张口就将饼子吃进嘴里,吞下肚子。

    随后凶狠的瞪了瘫软在地的老人一眼,转身又躲进了阴暗的角落躺下,抓挠虱子,像是在等待黑夜的到来。

    “呜呜...啊..啊啊....呜...”

    地上,蔡京呜咽着嘶哑的哭叫,无指的手掌包裹着在地上拍着,鲜血渗出绷带流在了地上,身子缩卷滚动,撕心裂肺的的痛哭起来。

    巷外,注视这一幕的刘瑾眯起眼睛:“右相啊....当今右相沦落到,连乞丐都可以欺负的地步,啧啧....”

    副手点头,不屑的冷笑:“得罪谁不好,偏要得罪督主,咱督主夫人多好的人呐,我等在外杀生杀死,这帮文人却在背后搞鬼,弄的夫人都不见了,要是换做是我,非扒皮抽筋不可。”

    “你?哼....管好自己。算了,不说这老家伙,你们好好盯着,咱家也要去用饭了,可别让这家伙吃一点东西,督主说了要饿死,就不能死在其他上面。”

    “百户大人放心就是,兄弟几个还是晓事的。”

    刘瑾点点头,带着几名番子转身去了附近的一家酒楼。那副手招招手,“都散开,等会儿有人来顶班,你们先盯着,咱家去茶肆喝杯水,方便方便。”

    “是!”手下人拱手。

    .......

    金梁桥,街巷的另一侧。

    阴暗角落里生的事情,在充满晨光的街道上无人注意过去,对面的茶肆二楼,老人的儿子之一的蔡脩死死抓着茶杯,他的对面是坐落一名女子,头戴红色鲜花,一身红色罩衣衫,裙摆拖在脚背,精致的面容上,皱着眉头,多了些许愁容。

    不过,她对面的男
重生之杀手至尊无弹窗
子却是无心欣赏了。

    “我爹...他....东厂那帮阉人岂能如此做事....欺人太甚。”

    愤慨中,蔡脩的声音有些大了,让邻座的几人目光望过来,对坐的女子踢了踢他脚,压低了声音:“七爷慎言....那日东厂进府抓人,我与夫君听到动静时,已经晚了,所以立即从后院逃出府邸来寻你,免得你被东厂的阉人抓获。如今蔡相周围全是东厂的番子,上去必是落入对方圈套里,在你之前,已数名蔡相门生被抓走了。”

    “那如之奈何?”蔡脩呲牙欲裂之中将茶杯放下,低声垂泪埋下头,不敢去看巷子里落魄的身影,“我蔡家满门....完了!”

    风光无限的蔡京陡然间倒下,这是谁也无法预料的,甚至很多人尚未反应过来,事情已经变得不可动摇。

    让人错愕中,感到惊恐。

    在对方说话的时候,红花鬼母的目光一直望着眼前的痛哭的身影,露出厌烦的神色,不过脸上却是露出笑容:“七爷不该如此丧意,只要蔡相还有后人在,总有平反的一日,而且我夫君知道东厂一个秘密,只要你能出去振臂一呼,江湖上的正义之士自然会为蔡府几百口人命讨回一个公道。”

    “什么秘密?”蔡脩猛的抬起头。

    “出城再说,今日新帝登基,女真已退,城门会打开三个时辰,正是逃出汴梁的时机。”

    “好!蔡脩身家性命就拜托二位了,他日能为蔡府平冤昭雪,脩当以相府供奉之位报答二位。”

    公孙大娘笑面如花点点头。便是与蔡脩一起下了茶楼悄然消失在后门,步入通望西门的街道口。

    过的不久,新郑门附近,大量要出城的商贩、百姓拥堵着等待城门开启,公孙大娘换了一身普通妇人的装束,洗去铅华,带着同样换了身衣裳的蔡脩躲在人群中。

    “金先生在何处?怎地没见他。”

    “我夫君就在附近,因为面容有些毁去,带着绸布容易被认出,现下应该在这当中某个马车下面躲着。”

    “原来如此...倒是脩多虑了。”

    晨光升起,金色在城池上方洒开。

    皇城方向,传来钟声。

    “开城门——”城楼上,传令兵得了将领朝下方的士卒高喊。

    手持长戈的兵卒将蠢蠢欲动的人群拦下维持着次序,沉重的城门在打开了粗大的门栓,出咔咔咔的声响,在军士奋力的推动下,缓缓打开。

    “进出城的....听好了,近日有匪人混入城中,便是要盘查各位!”守在门口的军士这样呼出声音,强调了片刻。

    陡然间,出城的队伍中,有女声大喊:“这里有反贼,蔡家的蔡脩在这里——”

    人群中,蔡脩瞪大了眼睛看着身旁出声音的妇人,手颤抖着指了过去,“你你...你....恶毒.....”几字出口的刹那,城门那边数十名军士循着声音冲了过来,拥堵的人群突然混乱起来。

    妇人立即叫上一辆马车趁着混乱冲出城门,身后更多的商人、百姓跟着冲出,将想要进城的另一支队伍冲击的混乱分开。

    混乱的场面里,一名女子被快步出来的人影撞了一下。

    身旁的男子立即冲上去将她扶住,“师师...你没事吧,有没有伤着哪儿?”

    女子摇摇头,目光看着高耸的城门楼,突然露出一丝莫名的胆怯,“不知道....奕儿还认不认得娘亲了....师师有点不敢进去了。”

    李师师露出愁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