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三百五十七章 问罪

第三百五十七章 问罪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夜色笼罩,相府后院,人影从墙上翻下。

    视线的对面,火烛的光在书房亮着,他推开门走进去。蔡京此时也并未睡下,见对方进来的刹那,身子倾了倾想要上前,但随后又不着痕迹的继续坐着,神色恢复淡定。

    “得手了?”

    金毒异点点头,不过老人细微的变化,他是看在眼里,绸布背后的脸孔,嘴角微微上翘,动作间,那只古朴的木盒被从胸口拿出,“蔡相要的是这个吧。”

    手伸出去,脚却没有迈动分毫的意思。

    老人脸色沉了下去,烛火燃烧的同时,脸上又浮起笑容,点头起身,“事情顺利做下来,老夫心里甚是欣喜,你要什么就说吧。”

    “蔡相应该知道的。”金毒异拱拱手,将木盒轻放在书桌上。

    “老夫会考虑的,毕竟禁军将领补缺,不在老夫管辖内,只能帮你活动活动。”老人拿过木盒仔细的检查一番,确实是自己拿出去的那个后,心里终究是松了一口气。

    “这事到此为止,你没拿过任何东西,老夫也没拿出过任何东西,你清楚了?”

    火星在烛台上摇晃,书房里平静的对话,俩人的身影剪影在窗户纸上,人心不同的,所思不同,充满了利益的味道。

    绸布后面,溃烂的脸露出笑容,随即点头,“这个自然。”

    不久之后,金毒异离开。

    蔡京端坐在木椅上,向后靠了靠,有老仆过来将加了炭火的小炉放在他脚边,“主人,该休息了,这开春天气潮湿,对主人腿脚不好。”

    “嗯...不是老夫不想休息....算了,说与你听,其中内情你也不会懂的。”

    木椅上,老人靠着椅背感受炭炉冒出的温热,心中却细细想着木盒,以及皇帝赵吉陡然中毒身亡的事情,犹如一张巨大的、黑暗的乱潮,在他心里浮起。

    “到底哪儿不对.....”

    ...........

    慈明宫,曹震淳抱着一摞奏折过来,如今皇帝大行后,新皇未决的情况下,上的折子中,大抵是一些关于新皇人选,登基之类的事,当中不乏慷慨陈词的将小皇子继位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做出预先的判断和认定......

    推门的一瞬,他便看到身着白色碎花宫袍的雨化恬伺候在桌子旁边,然后一堆之前拿过来的奏折被推翻。

    哗啦

    掉落红色毛毯上,铺延开去。

    “这帮文臣....真是够了!”太后尚虞气的浑身颤抖,“我儿在世,一个个装的忠心体国,一口一个圣人,如今我儿一走,就变着脸来欺负孤儿寡母,真是一群狼心狗肺的东西。”

    桌旁的白色身影走到阶下,躬身将地上的奏折一一捡起的同时,曹震淳抱着另一堆奏折过来,轻轻放在桌上。尚虞看也不看一眼,坐回到精雕细琢的木椅上,“把它们拿走本宫不想看!”

    曹震淳犹豫片刻,终究选择不开口,有些事情不是他能左右的,况且计已定下,此时多嘴反而可能坏事,放下的奏折又被他拿起,告了一声罪,转身便要离开。

    “把这些东西都留下吧。”

    门陡然被打开,郑婉的身影被簇拥着走进来,她挥挥手,身后的内宦退去了门外,又对要出门的曹震淳吩咐了一句。

    “是。”老宦官低下头,回去把奏折重新放到桌上,才离开。

    那边,身影迈动,垂地摇裙,莲步款款过去,发髻上的哀花一矮,身子朝金阶上的夫人福了一礼,“婉儿拜见母后。”

    “奕儿睡下了?”

    妇人从椅上起来,走过去将皇后扶起,双目微红望着对方,“今日朝堂上,真是难为你了,说出那番话,我知你是不得已的,现在想想那晚不正是应了那白宁的话吗,这朝堂上就没一个忠臣,都想着自个儿呢。”

    橘黄的视线中,皇后的身影低了低头,朝火光看去,眸子礼映着火焰的倒影,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沉默了一会儿,“母后,朝堂上那番话是婉儿心有所发的,那些人的嘴脸,是看够了,奕儿坐不坐上皇位,那是我赵家的事,一帮子外人凑什么热闹,婉儿今日算是想明白了,为什么他们不敢去招惹那东厂白宁?偏偏揪着我们孤儿寡母不放?”

    话语略顿了顿,她眼睛一眯,“人呐...都是喜欢欺软怕硬,他们不去招惹白宁,是因为怕对方一刀杀了他们......”

    站在那边的尚虞虽然点了点头,但目光却是有些担忧的看着对方,似乎意识到曾经温婉的女子变得有些陌生。

    “婉儿不必在意他们....让他们说去好了,白宁他不会让蔡京那帮人得逞的,咱们坐山观虎斗就是了,毕竟他还是奕儿的舅舅。”

    “舅舅?”皇后噗呲的冷笑出声,“他是担心奕儿得不到皇位,别人会拿他的东厂开刀呢,这样的人母后怎么能认为他是好心?”

    “那婉儿心里有接下来的打算吗?”尚虞难堪的笑了笑,目光复杂又带着慈祥。

    “如今只能先依靠白宁了,不管他想怎样,他首先是宦官也是奕儿的舅舅,不可能夺皇位的,只要奕儿坐上九五之尊的宝座,一切再慢慢的来....从头计议也行的。”

    这书房里陡然安静了下去,就连雨化恬也被打发离开了。

    就俩人,一人背向一人的沉默下来。

    不久,俩人的目光望在一起,郑婉撇开话题又聊了家常,便告辞离去,夜风在宫宇间肆虐,各个檐下的灯笼彤红交织人的身影,成为了尾声。

    *****************************************************

    翌日,垂拱殿。

    昨日悬而未决的事情,又旧事重提,而且迫在眉睫。

    “本宫仍旧坚持皇子赵奕为新帝,无论你们是否同意,他都是陛下的骨血,也是皇位唯一继承人。”

    珠帘左侧,尚虞的声音带着不予质疑的威压。

    “太后三思啊!”群臣齐齐跪了下来。

    文臣首位的蔡京冲童贯点点头,那边,身影叹口气,也站了出来,连带着他身后的武臣一个个跟着鱼贯而出,跪在朝堂上。

    “太后,奴婢以为蔡相所言确有道理,国家危难,不易以幼皇登基,武朝家国或许能等上一年半载,但等不了十多年啊,还请太后三思。”

    右侧珠帘的身影动了动,想要起身据理力争,但随后她又坐了回去,涂抹胭脂的唇微翘浮出笑意
火影之妖笔趣阁


    外面,传来小黄门的高呼:“东厂白提督求见”

    “喧!”郑婉深吸一口气,声音随着气一起吐出。

    敞开的殿门,正是外面升起的晨光的时候,一缕光芒过来倒映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的影子走进大殿,一个慢慢腾腾的身影牵着一个蹒跚学步的小孩,朝门外进来。

    “陛下慢点。”白宁躬着身子牵着奶娃娃这样说着,然后看了一眼满堂跪着的文武。

    走到蔡京跪伏的身子前,他指着老人对懵懂无知的赵奕笑了笑:“陛下,你看这个老家伙快死了。”

    “啊....啊..八..八...”尚不会说话的小人儿抬起小脸好奇的看向说话的白宁,随后用小小的手臂将白宁的大腿抱住。

    “现在不能抱....你是一国之君。”白宁微笑着,将小家伙从地上举了起来,面向那边伏着的百人,声音陡然放大:“把这些家伙的脸看清楚了,他们将来会在你手下混饭吃的,记着一定要看清楚。”

    “奕儿”

    龙庭上,郑婉急忙冲下来,白宁斜眼看了看她,最终还是把赵奕放下交还给皇后的手上。片刻后,下方有人说出声,“白宁,休得放肆,奕皇子且是你一个阉人把玩在手里的?你这是想要干什么?”

    “本督想要干什么?”

    白宁招招手,一张木椅被搬过来放到蔡京的面前,袍摆一掀坐下来,双掌放在膝盖就那样端坐直视对方,声音冷如寒冰:“本督当然是来拿你”

    下方,众人惊骇的抬起头来,视线齐齐集中在二人身上。

    蔡京气的发红,自己原本是下跪的姿势,对方却坐在他前面,变成他在跪对方一般,又听对方这样一说,顿时起身指过去:“阉宦尔敢如此放肆!”

    “本督如何放肆也不没蔡相居心叵测呐。”白宁嘴角勾起冷笑着起身,转过去面向龙庭一揖,“还请太后、皇后娘娘容咱家一个阉人在朝堂放肆一回。”

    尚虞不动痕迹的看了看那边帘子后的女子,那边点点头,金色的袍袖向前一扫,“准了。”

    其实得不得恩准,白宁都会是要说的,这样做其实无非是做给人看的,他转再次转回去,看向蔡京:“据本督了解,陛下出事那晚,听说是服了蔡相送给官家的一盒丹药,不知是否属实?”

    “荒唐....陛下身子健朗,老臣如何会做这种多此一举的事。”蔡京甩了下长袖,侧过身子,傲然的说了一声。

    “就知道,你会这样说。”

    白宁拍拍手,侧旁,老宦官躬身端着木盘过来,上面盖着红绸,透过掩盖的形状不难看出那是一只盒子的模样。蔡京浑身一抖,很快还是恢复过来,冷哼一声:“欲加之罪何患无词?随便找一个木盒就说是老夫下毒毒死陛下的?简直可笑。”

    “蔡相别慌啊....”

    黑金相间的身影坐回木椅,他目光朝后抬过去,像是在看什么,引的周围所有人不由跟着往后望过去,两道身影走在晨光中,远远的过来,随后在殿外跪下。

    蔡京看到其中捧着东西的一人时,瞳孔陡然缩紧,手剧烈的颤抖起来,指了过去,“你....你...竟敢....”

    曹少卿身边的人影,便是他常伴身边的老仆,那位老人全身都在颤抖,“主人,老奴对不起你....对不起你....”泪水顷刻间流出眼中,双手托着的木盒正是那晚蔡京交给他拿去销毁的。

    “看....认证物证都在,蔡相没话说了吧。”白宁走到与蔡京平肩的位置,斜眼瞄向对方。

    为官一辈子的老人闭目深吸着气,却也不会那么容易认输,“白提督说话也太早了,万一那老仆乃是别人买通了来陷害老夫的呢?老夫岂不是要受这弑君大罪?”

    一头银丝的白宁站在那儿笑了一下,勾勾手指,让曹震淳把先前拿出来的木盒托举到面前,他打开拿出一枚,“那蔡相不妨吃上一颗,证明清白如何?”

    同时出现装有丹药的红漆木盒,明显是对方有备而来。

    吃?

    蔡京看着对方手里摊在手心的丹药,冷汗从脸颊流了下来,犹豫了。白宁卷起手指将丹药握在手心,“就知道你不敢,因为你知道其中有毒的....本督说的对吧。”

    珠帘后面,太后和郑婉几乎是同时站了起来看向头发斑白的老人,“蔡相,白提督说的可是真的?难怪你如此心急另选新皇,原来真是你下的手?”落井下石的话从郑婉口中说出,虽然她明知道这一切颇有漏洞,但依旧还是这样说了。

    “这....这....”双重的打压过来,明的暗的,陡然发难,仓促之下让蔡京此时完全有些发懵。

    “老臣冤枉啊....请太后明察!”老人跪了下来,稽首伏地。

    白宁在他头前转了转,忽然走上龙庭朝帘子后,郑婉抱着的皇子问道:“陛下怎么看?”

    “啊...喔...喔。”婴孩懵懂发音不知说着什么。

    隔着帘子躬身的白宁直起身子看向阶下的老人,“陛下说,蔡京居心叵测,暗害先帝,罪大恶极,除去所有官职交于东厂发落。”

    阶上,宫袍一挥:“除帽,带下去”

    “什么?”童贯等人大惊失色,惊诧中已有侍卫过来将那边的身影除下官帽拖了起来。

    挣扎中,被拖行的蔡京大叫:“太后....太后.....阉宦指鹿为马啊......他在冤枉老臣呐!老夫不服!”

    声音远去,最后消失在殿外。

    “认证物证俱在,谁有不服?”白宁阴柔的脸看向那边众文武,手指摇了摇,“不服的,都可以来找咱家来理论.....不过今日可不行,那是要商议新皇册立的。”

    随后,白宁拱手朝龙庭上一躬,“微臣已缉拿暗害陛下真凶,便是要立刻回东厂审讯,看是否还有同党,就此告辞。”

    帘后,郑婉抬了抬下巴,“退下。”

    “是!”白宁望了对方一眼,转身离开。

    .....

    大殿上,静谧蔓延了片刻,皇后走出珠帘。

    “新皇册立迫在眉睫,众卿可还有异议?”

    “臣等附议。”

    “嗯,克日举行新皇登基,再举行先帝葬礼,就此决定!”郑婉一锤定音的说道,随后和太后尚虞一起离去。

    曹震淳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扫了一眼殿上跪伏的众身影,喧道:“退朝”

    ps:大章,今天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