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三百五十六章 芙蕖

第三百五十六章 芙蕖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汴梁往北,一路延绵进入山势,这里逐渐崎岖陡峭起来,开春后山间逐渐披上绿色,不密的山林下方是蜿蜒曲折的山路时隐时现,隐约的有见几人背着砍来的柴火,提着几只野味从山路往里走,不过几里路程,再往上两座山峰之间,越过高耸的松柏枝叶,一处村落便出现在他们视线中。

    简陋的村子看起来是刚刚修建出来,村口的几根门梁还尚未干透,远远近近的,有人过来警惕看了看来人,然后呼出一口气,又各做各的事去了,进来的几个像是村里的猎户或者樵夫,在将手中的野味交给人拿下去处理后,又与其他人说了些话,这些人当中脸上大多都带着菜色,显然经常会挨饿的。

    “.....外面情况怎样,女真人退了没有?”

    “不知啊,反正躲在这里,倒是把命给活下来了。”

    “只是上次救回来的那姑娘,也不知是不是傻的,到现在还一个人待着,又不做事,其他妇人对她有点意见.....”

    “那周师父怎么说....这里大家的命都是他救回来的,此事大伙都听他的。”

    “他在那边,想知道,自个儿去问就是。”

    出去两三天的数人回来后交谈了下村里情况,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他们心里多少是担忧的,自然一回来就会对村子里生过什么,大抵会问一问。

    随后有人朝那边屋檐下过去。

    新搭不久的草棚下,老人正在翻转晒着的草药,身后的年轻人过来:“周师父,那姑娘听说还是不愿做事.....村里大伙儿似乎都有意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大家都饿着肚子在找吃的....她这样下去总不是个办法....”

    “女真人虽然退,外面除了死人就是草根,你让她哪里去?”老人转过身,将手里的草药放下。

    卷起来的袖口也放下来,他边走边点点头,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这地方啊,都是一些活不下去的人待的,谁做多了,谁做少了,有人有意见,有人没意见,这都是会生的,人的心本就不平,现在外面女真退走,朝廷要收拾残局,这里到时候会走不少人,甚至一个都不会留下,穆阳啊,毕竟.....这里太苦了,想要挣到手什么,那时又有什么作用?”

    老人将目光扫向对方,名为穆阳的青年脸色涨红,难堪的退了下去。

    檐下,彤红的光线从山巅过来,照在他身上,迎着夕阳过来的方向,村子那边是悬崖,一颗粗壮的老树撑着伞状,下方娇柔的身影坐在那里一动未动。

    老人负着手边走了过去。

    风从那边吹过来,原本就花白的头有些凌乱了,偶尔脚边的草丛会有虫鸣传来,树下,一身绿色衣裙的女子坐在地上,背靠树身,微微听到有人过来,急忙缩了缩小腿,将整副娇弱的身子缩起来。

    甚至有些抖。

    “老夫叫周侗。”老人过来,视线并未看身边的女子,而是望着山那边快要落下的那一缕彤红。

    “姑娘可想起自己是谁没有?”

    那边,地上的女子沉默了片刻,然后摇摇头。

    周侗回过头,叹了一口气,“姑娘.....你知道这村里的人都是怎么过来的吗?女真人杀来,这里大部分人的亲人都死在了
秦楼春小说5200
外面,可他们终究还要活着,使劲的活着,刚过来的时候,大家身上什么都没有,现在....慢慢的,虽然还会有人会饿的半夜爬起来嚼草根树皮,但总归有口吃的了。”

    “想不起来自己是谁,来自哪里,家里还没有亲人,这些都没关系,但人总要活着啊,活着就能想起以前的事情来,你说是不是?”

    “我....我...”

    女子不知怎么开口,或许很久没有说过话般,未受伤的另一只胳膊抬起放在膝盖上,俯下身子将脸埋在臂弯,语气微微带着些哽咽,泪珠从她眼中滚落,陡然间哭了起来。

    “我心里好像在想一个人.....可我没有印象,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我是谁啊!”

    周侗深吸着气,沉默的盯着哭泣的身影,最后一点光退去山的背后,黑色侵来。

    女子声音哽咽,抹了抹眼泪,“好几次明明看见他了,可是一睁眼,身影就不见了,我好想知道他到底在哪里啊。”

    山间传来风的声音,天光彻底暗了下来,黑色将俩人包裹在夜里。然后过的不久,老人的声音说道:“姑娘....没了名字、没了记忆这些都好,很好!至少你不会那些痛苦的回忆,你知道荷花吗?在淤泥中脱颖而出,一尘不染,既然老天爷让你从头来过,就如这荷花一样,未必不是希望你在这世道重新活一回。”

    “既然你没了过去,没了名字,老夫给你取。”

    “没有了父母,老夫就认你做女儿。”

    他蹲下来怜惜的看着哭泣的身影,喃喃道:“老夫一生未娶,膝下更无子女,你若是同意,老夫就叫你芙蕖如何?”

    夜色下,哭泣的女子停下了抽泣.......风起时,天上阴云渐开,露出斑斑点点的光芒在闪烁。

    星星点点的苍穹,夜色里,风拂过黑色的衣袂,在猎猎作响,身影越过皇城的城段,这里守卫稀少,倒是未注意到有人过去。

    延福宫,皇帝灵柩不远的地方。

    蒙面的黑影将其打开,蹑手蹑脚在里面翻找东西,偶尔警惕的抬起头仔细的倾听外面的声响。

    距离此处的另一侧,雨化恬按住想要上前的几名侍卫,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随后,寻找东西的身影似乎找到了什么,转身沿着来时的路径返回。

    殿门关上的那一刻,雨化恬勾起唇角,似笑非笑的表情透着森冷,“这东西本就是给那人准备的,就是让他偷去,你们呐,真是没有耐心。”

    “雨千户....可那是陛下的东西....若是让太后知道,卑职们是要掉脑袋的。”侍卫中有人叫屈。

    碎花白色的长袍冷哼一声,举步转身一瞬,声音冷漠的过来:“咱家也可以让你们掉脑袋的——”

    “此事你们最好睁只眼闭只眼,看着就好,这件事由督主兜着,当然,也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众人互相看看,无奈的拱手:“是,谢千户大人赏赐。”

    ps:这将是惜福的一个转折,毕竟你们也不希望傻姑娘像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在白宁的羽翼下过完一生吧?春风觉得应该给她一个完整的人生。至于怎么写,将来的惜福会是什么样的,你们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