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三百四十六章 挺起胸膛

第三百四十六章 挺起胸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朕真的很羡慕白宁.....”

    寂静的大殿中,陡然出的一句声音,让惜福精神紧张的两手哆哆嗦嗦颤抖起来,瘦弱的身躯向后缩了缩,抬起的视线带着恐惧,便见到身影走到了面前。

    “你叫惜福,朕知道的,朕还到过你们家做客呢.....所以,惜福啊,你不要害怕,朕不会伤害你。”赵吉忽然笑了一下,绕着女子又走了几步,仰头看着穹顶,忽然叹出声:“一晃时间过的好快......那时候,朕感觉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

    “啊?”听到他语气比较平和,傻姑娘虽然还是比较紧张,但也不至于像刚刚那么害怕,目光胆怯的望过去,“惜福....记得你....记得你...”

    脸上泛起一些喜悦的表情,也没有了之前的警惕。

    “那时候的朕真的幸福....”看着穹顶的身影似乎并没有听到那边女子的声音,回过身脸上带着笑容,“有爱妻爱妾,还有小宁子这样得力的臂膀,朕从未有过那种满足的感觉,只是时间过的好快....快到,朕还没回过神来,一切都生了许多变化。”

    “跟不上了啊.....”

    皇帝的笑容在慢慢垮下,他面对着傻姑娘,比对方高出一颗头,手臂抬了下,往前跨出一步,惜福顿时像受惊的小兔,立即向后退时,还是被对方捏住细细的手臂。

    “.....为什么他运气那么好,能遇到你,朕富有天下,可身边的人....一个个都不想要朕好过。”赵吉牙关咬的鼓了起来,嗓音低沉就像受伤的孤狼,目光变得有些可怕,“先是赫连如心.....她冲击皇宫,她想要杀朕....再是淑妃....她....哈哈哈!”

    手指死死往下捏,惜福疼的眼泪都快掉出来,身躯扭动挣扎起来,“疼....你放开!放开惜福....手臂好疼啊...”

    她说话的同时,皇帝的声音还在继续:“她也背叛朕....伤朕最深呐,你看看...这偌大的皇城,这金碧辉煌的宫殿,可....他吗的是冷冰冰的啊——”

    女子的惨呼叫出来的一瞬,他松开手,眼前的身影栽倒再地上,明媚的阳光从殿门外面洒进来,映在赵吉扭曲狰狞的脸上。

    “所以....朕很羡慕白宁,他一个阉人....他是朕的家奴,却比朕过的好!”说着,赵吉跨步殿外走,太阳升上云端,白云如絮,“这些朕都不是很在意的....真的,朕不是很在意....他是朕的好臂膀啊.....只要今天他服个软,让朕心里舒坦了......”

    脚步停了一下,金色的龙袍在阳光里煌煌生辉,身影在光里摆摆手,“.....一切都既往不咎。”

    随后,对守在殿门口的酆美、毕胜二人道:“把提督夫人带上,我们去迎接凯旋归来的白提督!!!”

    殿口,二将一丝不忍的看了一眼里面摔倒的女子,叹了一口气。

    “惜福....要坚强...不能哭的...不能哭的....”女子吸了吸鼻涕,抹去眼角的湿痕,从冰凉的地砖上坐起来,看到从那边过来的两道人影,身子忍不住的再次颤抖起来,咬着嘴唇,慢慢站起来,拳头捏在两侧。

    “.....坚强啊....相公说的.....要坚强的....不能哭....不要害怕.....”她看着明媚的阳光,心里温暖了一些。

    过了许久,一队队禁军开出皇城,皇室的马车驶出街道朝北面的城墙过去。

    铁蹄踏碎大地,两三千女真骑兵带着排山倒海的气势冲了过来。

    为的女真大将完颜银可术在奔腾的队伍中,抬起铁弓,凶狠的吼叫:“杀光他们——”话音出口的一瞬,箭矢嗖的一声,穿过马群的间隙,朝对面的人群射了过去。

    噹——

    黑色金边的袍袖一拂,箭矢撞在柔软的锦帛上响起金属的碰撞的响声,袖口垂下的同时,蹄音翻滚,震动地面,剧烈的抖动让另一支同样只有两三千的队伍中每一个人被震的微颤起来。

    看着铁骑越来越近,几乎只有七八丈距离时,关胜身后残存的数百人冲到了最前面,折断的长枪、卷曲的刀口举了起来,疯狂推进过来的骑兵还未到,大风先吹了过来,拂起了他的长髯,声音也在此时撕裂喉咙般响了起来。

    “是男人的....挺起胸膛!”

    “我与诸位同生共死——”

    他挥舞起手中的青龙刀,松开早已伤痕累累的枣红马,拍拍马脖
从仙侠世界归来sodu
子让它离开,随后跨步而出,朝着冲锋而来的女真骑兵挥砍过去。

    “杀啊!”刀锋落下,奔跑的战马扑倒,抛飞的骑士在空中断成了两段,后面、侧面还有更多的骑兵冲过来。

    “接阵!”郝思文在京东路残兵中奔走,浑身的伤痕让他不能做出更大的动作。另一边,已经只有数十人的江湖人中,李文书想要冲上去,苏婉玲却拉着他向后撤,口中带着哭腔的叫:“走啊....师兄!我们走啊——我们已经尽力了,尽力了,不要把命搭在这里.....”

    但之后,转眼间,洪流冲击过来,淹没了一切,两三千人在混乱中直接被冲散、分割开来。

    “小瓶儿....还活着就回应一声!!”

    白宁一掌拍在冲来的战马胸膛,击的马匹人立而起向后退了两步,上面的女真人掉了下来的同时,他声音在混乱的战场中响起。

    脚步匆忙的行走寻找那一抹红色的身影,刹那间,一杆长枪捅过来,白宁看也没看对方,脚步扭了一下,身子侧了侧,拔剑向上一斩,血肉横飞中,尸体掉下马背。

    汹涌的浪潮中,他就像一叶孤舟,在飘曳,行走杀戮间,死在他剑下,掌下的女真人一路蔓延开,视线一直在寻找、四顾。

    他看见了栾廷玉一棍砸碎战马的头颅,又是一棍扫飞落下的女真士兵.......

    他看见了林冲长枪大开大合,风雷扫穴般在与几名骑兵周旋,然后一枪刺落一道身影......

    他看见了海大福疲惫的垂下双臂,向后不断的退去.....

    他看见了曹少卿双手握剑,将宽长的白龙剑砍下了一名女真人的头颅,冷漠的脸上带着高傲和不屑......

    一切都在混乱,高沐恩和小晨子被一名女真骑兵追杀,颤颤兢兢的在四处乱跑,然后又被人救下,俩人想要感谢,雨化恬斜眼看了一眼,便是离开。

    “看没看见小瓶儿....”雨化恬过来时,白宁看向他。

    “她朝城门方向过去了!”

    他低声应了一声,有女真骑兵杀过来,醉雨剑一扬磕了过去的一瞬,银色小芒飞出,从那人的脖子划过一道血痕。

    银芒飞回,入槽。

    “她....会不会自己先逃回去了!”

    白宁冷漠的回头看他一眼,剑锋唰唰砍出,锋气从雨化恬身旁过去,传来噗噗噗几声,三道女真身影举着钢刀倒下的刹那,剑身归鞘,白宁转身就走。

    “且战且走,不能都死在这里!”

    战场上,完颜银可术收了收手势,又打出去,号角在变动的吹响,外围的骑兵开始散开形成一道弧圆环绕整片的厮杀中心地带一步步围拢过来。

    循着号角声望去,关胜看着对方骑兵队伍的变化,立即让身后的队伍开始朝后面的两千人靠拢,“韩泼五,你立即去告诉督主.....必须突围,一旦包围成型,谁也走不了了。”

    “你呢....那你呢!!!”韩世忠这段时间与这批人待一起久了,自然生出许多感情来,此时听到对方言语的态度,意识到了其中会生的事情。

    “别问那么多!这是军令,立即通知督主,赶紧撤出去,人不能都死在这里!”关胜从厮杀中退回来,手臂上又多了一道伤痕,鲜血从残破的臂甲里渗出来,血淋淋的一片。

    他捂了捂伤口,看着又冲上来的女真士兵。

    “今日...唯死而已!”他咬牙说了一句,松开伤口再次握起偃月刀顶了上去,刀尖在地上拖行,脚步陡然加,披风扬在风里,在这一刻格外耀眼。

    关圣刀法.五关六将——

    沉重的刀身猛的抬起,极快的挥出令人眼花缭乱的刀势,冲锋而来的洪流中,关胜逆流而上,步伐一步步的前进,拖出一道鲜血淋淋的血路,两侧冲来的骑兵不断的掉下来,人的尸体、马的尸体.....一路蔓延的铺在了身后。

    呯——

    稍息,刀柄插进了泥土,他眼前一片血红,手臂已经无法再抬起,还有更多的女真人迎上来。

    “啊啊啊啊!!!!”关胜仰天怒吼,声音里带来悲戚。

    这样残酷的战场,他依旧挺着胸膛。

    听到这道声音掺杂的情绪,白宁合上眼帘,紧闭的嘴里咬牙切齿低吼:“突围.....突围出去。”

    另一边,完颜银可术指着不远的武朝将领,“杀了他。”

    周围,骑兵过去,挺起了长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