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三百四十二章 一腔热血(二)

第三百四十二章 一腔热血(二)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火焰耀眼的在夜空肆虐。

    整个金国的军事营地炸开锅了,越来越多穿戴甲胄的士兵大多已经走出帐篷,左右侧翼的兵营开始集结部队朝这边冲过来。

    被惊起的海东青展翅飞上天空,远远的发出惊恐的低鸣。

    中军营地,消息传过来。

    “兀颜朝力被杀了?”接到消息的完颜宗望停下调度,微微愣了片刻,“这个蠢货….竟然和对方拼武艺….真是一路顺风顺水打下来,真当武朝没人了。”他脑中闪过白日攻城时,一杆长枪是如何从城墙上飞下来的恐怖画面,若是稍微准一点,后果是什么样,不由让他后脊发凉。

    “传令下去,不可与武朝的将领、江湖人单打独斗!”

    思索一番后,下达命令,不久完颜宗望勒过马头亲自带领部下出了中军大营赶往前阵,但那里已经陷入巨大的混乱中,彤红的火光下鲜血不断的在流淌,铁蹄在这处营地里犁出一道又一道的血痕,仓惶间从睡梦中醒过来,还未来得及组织队形的女真人就被直冲而来的武朝骑兵打散凿破,再组织再被打破。

    战马上的骑兵早已弃了长枪,挥着钢刀冲杀扑过来的一拨拨女真人,上千的刀光混杂着,不断的有人掉下马来,关胜抹下脸上的碎肉,停住马蹄转头四望,先前散乱的女真士兵已经开始逐渐组成了队形,不少武朝骑兵来不及收住冲击力,直接冲进密集的步兵队列里,撞在几百上千的刀光上,顷刻间,血肉爆裂飞溅,战马扑腾着倒在地上,人影再也没有爬起来。

    “汇合宣赞,他那边如何了!”

    仅剩不多的七八百名武朝骑兵回拢过来,关胜叫上韩世忠冲向前面不远的投石机阵营那边,散落的器械残骸一路铺延,火光零零碎碎的在燃烧,视线朝前延伸,最先到达这边的宣赞此刻被敌人缠住,左突右冲也不能杀退对方,而能放火的毕竟只是少数。

    “为什么不放火”

    “这种时候还纠缠做什么啊!!”关胜冲到他面前,双眸充血的吼道。

    宣赞兜转马头,指着那边纠缠马队的女真士兵,同样奋然叫出声:“我不想的吗?可火油不够….投石机太多了….哥哥….我们失败了…...带兄弟们冲出去,我来殿后!”

    马头交错的一瞬,一记耳光扇过去。

    清脆的响在俩人中间,关胜咬牙切齿道:“一腔热血而已,洒了就洒了,何苦做小女儿姿态,咱们兄弟多年,要死一起死。”

    “哥哥...你....好!今日我就和哥哥一起死就是了。”

    宣赞抹了一下眼角,狠狠点头,策马高呼,扬起长柄大刀,凶狠的挥起来,:“弟兄们,今日…..”

    刀锋砍下一颗敌颅,“…..一起死在这里啊!”

    前列,被缠住的武朝骑兵听到声音,沉默了稍许,全都弃了挥舞不便的长枪,从马背上跳了下来,拔出腰间的钢刀挥向了身边的敌人,发出歇斯底里的吼叫,呲牙欲裂。

    “杀”

    一千多武朝士兵整齐的大吼着,奋力的与对方挤在一起,杀成了一片血海,关胜、韩世忠、宣赞带着少量的骑兵在周围冲刺,硬生生的将几倍敌人推的倒退…...

    同样的营地,另一边的李文书、郝思文带领的士兵、江湖人营寨门口遭遇了另一支女真敌人,秦勉头皮发麻的不断拉着苏婉玲在后退,口中骂出声来:“我….草!师妹快退回来,后面挡不住了…..”

    郝思文的部队在营里放火之时,大多江湖人在营门口一带徘徊捡起一些漏单的女真士兵来杀,起初还好,随着从另外营地过来的女真部队压上后,他们仗着武艺了得便是盲目的冲上去,但随后,他们抵挡了片刻。

    就全线崩溃,四散乱逃起来…...
青叶灵异事务所无弹窗


    多拔力的数千骑兵一字排开碾压过来,展开了屠杀,甚至将郝思文的三千步兵也拖进了杀戮漩涡之中。

    “你们不要乱,李文书”

    郝思文骑马飞奔,将满身血污的青年拦下来,“不要乱跑,组织队形…组织队形!”之后,他连忙指挥剩下的步兵飞快的填补上去,仅剩的亲兵也叫了上去,抵挡涌过来的女真士兵,将那帮江湖人稳定下来。

    营墙外面,多拔力同样是女真悍将,脸上一道恐怖的伤疤如同蜈蚣在爬动,他偏了偏头,“宗望说不和武朝将领、江湖人单打独斗,现下看来这些人确实与以往的武朝人不同,那就吹号传令,用拐子马战术!”

    他身旁亲兵拿起号角吹了起来。

    …….

    号令发出不久,大营左侧,赶来增援的另一拨千余人的女真骑兵却是遇到了硬点子。

    绿色小旗在摇晃。

    泛着绿色暗芒的箭头一排排架在弓弦上,百人左右的日月神教教兵抬起了手臂,指向前面冲过来的女真骑兵。

    “放”下一秒,有人挥下旗子。

    弓弦颤动,发出嗡嗡嗡的声响,百支羽箭嗖嗖嗖的擦过夜空冲进对方阵列的前排,箭矢入肉,血光飞溅,几名骑兵中箭掀翻在地,火光明暗中,还有更多的骑兵在后面冲过来。

    这边弓手射完箭的瞬间,立即朝后退去,另一面火红色的令旗出现,手持铁枪的教兵上前一列,斜刺而立,柄尾抵住了地面,插进泥土里。

    随后,带着金色的令旗也在同时挥扬,一名名手持刀盾的教兵出现在长枪侧面,举盾扬刀。看着这一幕,石宝皱起眉头,“五行旗?”

    邓元觉点点头,猛的一挥手:“杀!”

    伴随着地面震动,飞快碾压过来的骑兵也在同时探出了兵器,站在最前端的刀盾兵、枪兵全都在这一刻,扎起了马步,随着越来越近的骑兵冲锋,五百人齐齐吼出了教言。

    “熊熊圣焰,焚我凡躯,唯光明者....唯光明故去....”

    “诸恶不尽,凡躯烈焰”

    那边奔腾的马蹄踏过来,长枪轰然间抵了上去,枪头抵住马脖的一瞬,刀盾兵举着盾牌冲上去,对方长枪刺过来,呯的砸响,戳在盾面上弹开。

    收盾、跨步、挥刀。

    一个个教兵照着马腿砍过去,噗噗噗噗刀声入肉的在响起,马的前肢抛洒着鲜血,庞大的身躯开始倾斜,上面的身影飞起来被抛出去。

    马声悲痛的长嘶

    轰轰!!一只只战马轰然倒地、巨大的冲击力让它们倒在地上的瞬间还在翻滚,挥着刀的金字旗教兵还在骑兵的间隙中冲击、蔓延,后面蓝色小旗摇动,一名名手握短刃的人飞速的冲出枪兵的位置,将地上尚未死去,想要爬起的女真骑兵一一割喉杀死,手速极快的如同收割庄稼般。

    邓元觉提起禅杖看向一旁默然的石宝,“回来吧.....明教其实依旧还在,只不过现在叫日月神教,教主虽然是一介女子,但是武功高强,手段也不比男儿弱,不会辱没我等的。”

    那边,沉默的男子摇摇头,放下肩上的泼风刀,“我现在过的很好,打打杀杀的日子,我已经过够了......”

    大和尚望着被火光点燃的天空,吸了一口气,随后拍拍他肩膀:“那你现在回去吧,既然退出了,就不要进来,你的手就不要再沾鲜血了,好好当一个普通人。”

    “你的那份,我帮你做了.....”禅杖抬起,他忽然悲戚的大吼一声,僧袍一角卷了起来,“教主有令,女真欺我山河、百姓,视我等如猪狗,今日直冲中军大阵,让他们看看神教威严!”

    沉默的人群,眼里翻动着狂热,看向了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