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刹那

第三百三十八章 刹那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女真人二度站上城墙,最终还是退去,这次没有人与之前那般高兴,天光在西边的山头暗灭后,城墙陷入了寂静的悲伤,火把在黑暗中燃烧,人的声音、伤者的声音,暂时的将这里点缀出生气。

    内城墙下,篝火燃起来,三三两两没有值夜的士兵围拢在火边睡觉,或者聚在一起谈论、聊天,话里大多避开今天的战事。鲁智深端着两碗粥饭过来,递给火堆旁的杨志、武松二人,然后自己也坐了下来。

    “二位哥哥没有再怪罪我,心里倒是舒坦了不少,不然今日就算被金狗杀死.....”杨志将一口喝了半碗稀粥,看着火焰,一边说着话。

    “洒家能原谅小乙,自然也会原谅你。”大和尚放下空碗,声音又来:“怎的不见关胜那厮,还有索他们?”

    在篝火的映照下,周围显得安宁许多,杨志摇摇头:“他们在北面战事爆后就被打散了,如果没死应该还是在外面徘徊,寻找战机,要是提督大人让驻守西面的呼延灼、徐宁他们过来,对付女真人的骑兵,应该会有奇效的......可是那边也不太平,四面皆是虎狼,哪里都离不得人。”

    武松撇断一根木枝丢进火里,“.....已经坏到根子里了.....不过你们那位督主呢?他的武功很厉害....”

    言语间谈着许多事情,字眼间提到的那人此时正在马车里返回白府。长长的街道,入夜后就已经空无一人,马车内安静的对坐着二人。

    “你真是胡闹....上次让你走,就是希望你能开始一个新的生活,还过来做什么。”

    “知道你在骗我,你明明是知道女真人肯定会南下的,所以那次你过来想救我出去,赶去江南,就是在为我好,瓶儿心里都想清楚的。”

    白宁压抑着声音,“本督是不希望你过来搅合,现在你就更不该过来。”

    “瓶儿不是不知轻重的女子....”她说着,温柔的笑了笑,从怀里的掏出一张娟秀,一对鸳鸯活灵活现,“......你要做你的事,瓶儿就在旁边帮你,论武功我不会拖你后腿。”

    对面的身影靠在车厢深吸了几口气,闭上眼帘,随后又睁开:“可我不想你死,你是一个完整的.....的人,长得也漂亮,年轻、武功又高、地位也高,不该是为了某个人而活着,那天在树林里,看见你走的背影,想了许多,这世道不该是这样的,我依稀记得有个地方,那里的女子就活的很好,她们跟你一样的年纪,还可以上学,有人疼.....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我觉得世道不该对你这样,你该有更好的生活。”

    车辕停下,到府门。

    小瓶儿却是哭了起来,风在外面吹过,帘子掀了掀,她擦下泪渍,“这是你的心里话吗?”

    白宁合上眼点点头。

    女子将手里的娟秀放下,起身出去,声音也在说:“瓶儿虽是日月神教的教主,可在心里依旧还是那个宫里的小宫女,若是没有你的照拂,瓶儿不知会死在哪个角落里,或许最好的结果与某个宦官结为对食过完余生。”

    “但是....白宁你记住,我小瓶儿同时也不是当初那个懵懂的小宫女。”她站在外面,府邸门口的灯笼下,地上拖着女子傲然而立的剪影,声音斩钉截铁的传过去:
我从凡间来全文阅读
“本座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包括人,谁敢妨碍,本座就杀谁。”

    白宁站在车撵上,对方目光凶戾的与他对视,像一只雌虎。

    “今日,本座就不进去了,来日我要风风光光的让你抬本座进去。”小瓶儿一拂袍袖,脚下一踩,整个人消失在夜幕里。

    “真是不服输的性格,系统啊,你把东方大姐的性格给她真是给本督添堵。”真要说起来,白宁对小瓶儿的态度算不上厌恶,甚至也很喜欢,可他终究不想误了别人终生。

    至于惜福那个傻姑娘...傻....白宁的脸色顿时一白,手指微曲,然后捏成了拳头,死死地捏紧,“若是此次守城,守下来,惜福又吃了那药,我....我...反而成了最大的输家啊.....”

    过了许久,他都立原地陷入懊悔中,随后又走进宅院,那边三姐白娣也在等他回来,见到身影过来时,连忙凑上去,“弟弟...你有没有受伤,没哪里伤着吧?”

    白宁沉默的摇摇头,过了一会儿,他才说:“女真人暂时退了,不过明天就不好说.....”他迟疑了一下,看着地面,忽然紧咬牙关下了一个决定,对身旁的高沐恩吩咐道:“通知东厂所有能通知的人,让他们到城北集合。”

    高沐恩啊啊两声,打着哈欠连忙朝外面跑去。

    “我去看看惜福。”

    待传令的小宦官离开,白宁便轻声说了一句,朝北苑过去。只留下白娣和孙不再面面相觑,之后贤淑的女子一脸担忧的看着背影消失的门口,她拿捏着白绢,“弟弟他心里有事,不再,我怕他出事,我真的怕他有个三长两短,听说今日女真人两次登城了,若是到了明天,恐怕更加危险。”

    她目光忽然希冀的看向那边尖嘴猴腮的男人,“其他人死不死我不在乎,我只要我弟弟不受任何伤害,不再,你武功高强,我拜托你明日护在他身边啊。”

    说着,身子软软的拜了下去。

    孙不再连忙丢开棍子,将她扶了起来,挠着脸颊,一副为难的表情,“你们家真够麻烦人的,一会儿让我守着这里,一会儿让我保护那个,要不是这么久俺都在府里白吃白坐,俺早就走了。”

    “算了算了,俺听你的就是,别再哭了,俺老孙见不得女人哭。”孙不再被弄的手足无措捡起铜棍逃似的离开。

    .........

    北苑,春梅冬菊俩丫鬟连忙打开房门,白宁跨步进去,却是没见到屋里有人,随即问她二人,“夫人呢?”

    “回禀家主,夫人她在佛堂那边祈福。”春梅小心翼翼的开口。

    “祈福?”

    白宁原本阴郁的心情稍稍好转不少,他转身朝佛堂过去,那里原本是三姐白娣平日焚香祷告的。

    吱嘎——

    木门推开的一瞬,昏黄的灯光下,瘦弱的孤影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默默的对着一尊菩萨,神态真诚......

    抬起的脚步轻轻的放下,白宁停下来没有过去叫她,沉默的立在身后看了许久,然后悄悄的退了出去,合上门扇。

    “准备马车,本督要去一趟宫里。”

    他吩咐着,举步往外走去。

    ps:还有一章,不过比较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