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三百三十五章 血海孤礁(四)

第三百三十五章 血海孤礁(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丑时,金鸣响起,蔓延的兵锋正在往后方退去......

    浓烟在天空席卷,城头上还燃烧着火焰,尸体被士兵推下城墙落了下去,远远近近的视野铺开,下方暗红色的鲜血与尸体交织着连成一片,有武朝士兵的,也有女真人的,被遗弃在那里,暴露阳光里。、

    在城墙上瞭望女真人营地,那边,大帐中孤傲的狼王久久凝视着满目疮痍的城墙,他从未想到懦弱的羔羊竟然守得住,让他感到一些意料之外,在这样惨烈攻城下,对方有士兵意志被瓦解是肯定的,但并没有当初如同攻打辽国上京那般情景。

    他坐在帅帐里听着完颜阇母关于伤亡的一些报告,另一边,宗望在诉说之前战斗仅仅只差临门一脚的状态,语气带着些许抱怨在里面。

    “陛下...大概差不多一千余士兵阵亡,不过当中大多是契丹....”

    完颜阿骨打点点头,挥手打断他,面色严肃却又平静的看向帐门坐着的儿子,“朕知道你心里多少会埋怨我为什么在这种关头撤回士兵。”

    “嗯...”完颜宗望终究是崇拜父亲的,像是闹情绪的点点头。

    “看那边的人吧,他们已经陷入绝望了......”完颜阿骨打拒绝了阇母的搀扶,站起身走到帐口侧立在那里,遥望城墙。

    “全天下的猎物都有一个不变的定理,往往在最紧要关头才会使出最重要的保命东西,火器算是武朝的一个吧.....他们在慌了。”他呼吸着空气,稍后闭上眼睛,又睁开,“我们女真士兵也从未见过火器,攻打辽国时,那个国家对这样的东西是不屑于顾得,此次遇上了,士兵难免会感到惊慌,所以.....翰离不,不要心急,总要女真健儿适应一下的。”

    “是!”知道父亲的打算,完颜宗望到底是安下心来。

    那边的话语停顿了片刻,又道:“将掠来的武朝平民放到前排去,朕想看看武朝人会怎么做。两个时辰后,集结队伍,再打。”

    “是!”

    帐内众将齐声喝道。

    “女真人退了......我们打退女真人了。”

    城墙下面的伤兵营,脸上带着喜气的士兵匆匆忙忙冲了进来,硕大的营寨里,抬出去的尸体、凝结地上的鲜血、被丢进废坑中的断肢,在这样令人心神沮丧的氛围里,女真人被打退这条消息无一是难得的。

    一个刚刚几只断肢丢弃废坑里的头陀,听到女真人退下城墙后,一直皱着的眉头同时也松了松,此时伤兵营中的伤者确实太多,一般中箭矢受伤的最多,其次便是被石弹砸中侥幸未死的,但这一类伤者大多都是需要截肢的,至于和女真人对砍的伤者几乎没有,可以想象对方杀人的手段往往都不很致命。

    长时间的协助军中医匠让这名头陀感到一丝疲惫,在又处理了几个伤口后,一个大和尚走了过来,见他沉默模样,还以为没捞到战事有些不愉快。

    “……上城墙,是需要令牌的,咱们就是没庙的野和尚,能进来为武朝士兵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洒家倒是觉得还算很好了,二郎莫要灰心,就当咱们就在还那提督的恩情就是。”

    看了一眼,浑身血腥气的鲁智深,武松摇摇头,在将一名伤兵肩膀上的箭矢拔出来,对方凄厉的啊一声惨叫后,才开口:“不是,我总感觉女真人的攻城还不算激烈…..哥哥在老种相公手下干过,打过西夏,该是知道的。”

    鲁智深从怀里掏出一块馍馍分一半递过去,那边摇头没接,他便在身上擦了擦吃了一口,边说:“确实不算,若是按以往女真人的战绩拿来做比较,他们更像是在一种试探咱们的极限在那里,就和比武较劲一样,要么一击致命,要么互相试探对方武功再做计较,洒家觉得第二种很有可能…….唉….洒家说着手就痒了,不说了,我去看看有没有断胳膊断腿的,去掰掰。”

    伤兵营里,各种惨叫声、血腥气、药味在弥漫,武松沉思着便看到另一个忙碌的身影,是一名女子,好像叫梁红玉,在不同的营帐里繁忙,见过几次,和他们一样是志愿过来帮忙协助医治伤兵的。

    不久,女真人再次攻城,名叫梁红玉的女子将满是鲜血的木盆打翻,她听到了一些士兵间恐怖的言语“…..在驱赶百姓…”“丧尽天良啊。”“帮我包扎好,老子要上城墙再去杀。”

    她便与许多人急匆匆的朝城墙冲上去,当中武松、鲁智深在里面,然后他们便看到一副呲牙欲裂的画面……

    ……

    在这样混乱、死亡的气氛下,街道上奔跑的声音、哭泣的声音在互相传递,倒霉被砸中的百姓房屋,维持治安的府衙差役正紧张的帮忙清理废墟救治被埋下的人,有可能是亲戚的人坐在旁边拍着地面伤心的嚎哭。

    各种各样不安的声音在传来,一辆马车放下帘子不久,已经进了宫门,在延福宫外等候的童贯连忙上前迎住,带着老人走进殿里。

    龙庭上,咳嗽声传来,赵吉脸色有些白靠在龙椅上,听着老人带过来的消息,“陛下,女真被打退了,不过城墙破损严重,若是下次再进攻,恐怕冲上城墙的女真人会变的更多,光是今日上午,就有多大一万人死伤,士气上不足以支撑几次糜耗。”

    “下次女真人攻城会是什么时候,可清楚?”上面,赵吉皱着眉头看了眼龙案上的城墙段地图,以及对面女
女系家族帖吧
真军营的排列,不过对于军事一道只是所知不多的。

    目光望向了那边熟知军事的太监。

    童贯沉默片刻,拱了拱手:“主动权一直都在女真人手里,下次什么时候攻城奴婢也说不清楚,此时东厂提督就在北门驻守,他或许最为清楚。”

    他说到这里,龙椅上的人也陷入了沉默,半响后,“一个重要之地怎能让他守着,城墙上士兵不够,就让大臣们家里的家将仆人都上去……至于之前蔡相说的,现下不是清算的时候,当以大局为重,不过事先该准备的,一样也不能少。”

    蔡京拂了长髯,点头:“陛下,老臣已找了那金毒异,他是最为熟悉白府的人,应该是没问题,不过老臣认为,还是陛下直接下一道圣旨最好,对方接不接都会陷入被动,就如女真人攻城般,生杀大权就都在陛下手里捏着了。”

    龙椅上,赵吉先前在女真人来时想要跑出城去,被白宁给逼回宫里,心里多少都是被气着了,总希望看到对方吃瘪的模样,心里或多或少会痛快许多,此时听到蔡京的计策,心里有些得意。

    如此这般心态过后,他在挥退俩人不久,便是再次听到女真人号角的声音隐约在北面传来,仓惶之下,连忙跑回后宫。

    …..

    苍凉的牛角号在响起。

    日光西斜中,隐隐带着哭声的过来,在城墙的对面,巨大宽阔的地带,女真人的身影又开始一批批的聚集起来形成数万人的规模,漫山遍野的列阵排开,在军队的正前方、左右两侧黑压压的武朝平民被驱赶着,就如畜生般逼迫朝城墙而来。

    大片的哀嚎和哭泣传到汴梁的城头上。

    墙垛后面的所有人在这一刻停下手里动静,思绪在这一刻都停住了,在那边的上万人的难民队伍里,琼妖纳延骑着高大的战马挥舞着鞭子在叫喊,他身边几百上千的女真骑士在做着同样的动作。

    “让他们朝前走…..走到城墙下面去,谁不走,就杀谁。”

    他的声音在暴喝,就有女真士兵拖出一些人当着那些平民的面一刀宰下去,瞬间的惨叫在队伍里盘旋,瑟瑟抖的难民不得不加快了脚步。

    城墙上密密麻麻的士兵在聚集,就连修补墙垛的民夫也停下了手中活计,望向过去,神色肃然的看过去。

    主将王焕接到消息赶过来,站立的刹那,骂了出口:“他娘的…..麻烦了。”

    随后,他的目光投向城楼那里,上面白色大氅在风里飘着,脸色冷漠,只是藏在袍袖下的手死死的捏紧,颤。

    “…..必须要杀…..”

    “….不能心软…..”

    “…..不能心软…..”

    ….

    在东面,千余的骑兵队伍回到大部队里,带回来的还有两三百人的江湖人,为的李文书正正了衣冠就要上前见礼。

    而那边的关胜等人注视着很远的战场,注视着被如同牛羊被驱赶的百姓朝城池过去,浑身颤抖……

    “草民李文书见过各位…..将….”

    “别说话——”

    关胜低吼了一声,魁梧的身躯侧过来面向对方,虎目隐隐带着泪迹在闪动,“那边,你们应该能看到的……江湖人…..你们好好的别说话,仔细的看,不然关某就杀了你们。”

    青龙刀在风里轻吟,周围武朝士卒捏紧了兵器充满肃杀,一时间无人在敢说话。

    ……

    战场那边。

    过来的难民队伍里,女真人不断的混在其中,将队伍扩展的更加大了,然后弓箭在人群里举了起来。

    然后有人突然在队伍里倒下死去,又有人在大喊:“跑啊,跑去城墙那边,那里是我们的人,他们一定会开城门救我们进去的,再不跑就死了…….”或许长久来对死亡的压抑,也或许刚刚有人在喊声中被女真人杀死传来惨叫,陡然间所有人像是疯似得朝城墙那边跑过去,有人摔倒被踩死,有人疯狂的哭叫大声的朝城墙上的士兵打开城门让他们进去之类的话语。

    “放箭,不分敌我,杀光他们!”白宁在城楼上出声音,冷漠的如同一块寒冷的冰。

    王焕吓到了,指着外面疯跑而来的武朝百姓叫道:“他们是谁……他们是谁,你睁大眼睛看着,怎么能杀啊….怎么能杀!!!”

    “本督说杀就杀,你救他们,一旦你救他们,这座城就救不了了。”

    白宁冲下城楼声音渐高:“必须杀了,听到没有….战场上……”他拧住老将军的领甲,一字一顿的说出:“……只有敌人!”

    “罪过….本督来背!”

    王焕吞咽了一口口水,后退两步,咬着牙关,狠下心肠的一瞬,转身挥臂:“弓箭手,准备,不分敌我,全部射杀。”

    城墙上,手拿弓弩的士兵红着眼抿着嘴唇将手臂抬了起来……..

    “放!”

    密集的箭雨从城头倾斜了下去,白宁亲眼看到一名衣不遮体的妇人被箭矢穿透了脖子钉倒在地上,在她周围还有无数双脚步踏过去,然后出惨叫前仆后继的倒在地上,藏在难民队伍中的女真人此刻抬起了云梯,架了上去。

    血海涌过来,冲刷孤礁。

    ps:终于把最后的分完了,明天差不多就能先到一拨爽点。三千六百字,明天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