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三百三十四章 血海孤礁(三)

第三百三十四章 血海孤礁(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汴梁城外,东面,距离女真攻击城墙的地方还要远一些。数百名服饰各样的江湖人与女真人生了战斗。

    一支只有百人左右的女真巡逻骑队与李文书等人相遇,原本他们是过来寻东厂白宁晦气的,却不料碰到女真人攻城,还来不及撤走就被卷入里面,此时想走已经不大那么容易。

    数百人的武朝江湖人在林间与这群经验丰富的斥候纠缠游斗,没有阵型、没有配合短时间却是没将对方拿下不说,几个照面反而损失了十多名好手。穿行的战马背上,上百名女真斥候一边跑一边向后射箭,极为精准的角度,几乎每两三支箭就会有人被射中倒下,带起一道道血线洒在半空。

    朝前追击的江湖人中,有会暗器一类手夫的武者也在人群中跃起,将飞刀、飞镖之类的暗器丢出去,舒婉玲扒在一颗树上,丢过飞燕镖后,她人群中叫道:“师兄,不能让他们跑出树林.....别让他们跑出树林....打他们的马,把他们打下来....”

    声音响起后不久,那边的武林人顿时明白过来,其中一名使一口大刀的汉子陡然爆出度在厚厚落叶的地面狂奔,从侧门绕到了女真斥候的前方,便是横刀下斩。

    宽大的刀身轰的一下砸在战马前蹄上,庞大的马身在那一瞬间失去了平衡,扑倒在地,震的厚厚落叶跳了起来,马背上的斥候也被甩飞撞在树躯上。

    使大刀的汉子不管不顾的继续朝女真斥候冲过去,但随后被战马撞飞在地,隆隆而来的马蹄从他身上踩踏过去....

    李文书在树枝上跳跃前进,时而身子低伏洒下金燕镖,也有箭矢射过来,钉在他站过的树枝上,距离拉近后,他朝女真斥候跳下去,数柄长枪斜刺来,他一把抓住其中一支枪头,撞了进去,拔剑——

    一只手臂,断枪在半空飞旋,剩下的数支铁枪紧跟而至的汇集间。那张褪去年轻的青涩,多了沧桑颓废的脸上闪过坚毅的一瞬,想起曾经掌门教导过的招式.....他曾经练习无数次都无法成功的招式....

    ——金燕回梦,一连九响。

    在枪尖刺过来的刹那,手中的剑身微颤,有节奏的响起,度极快。剑锋磕向数道枪影,乒乓乒乓的无数火花在半空溅起,李文书手臂不断的变换、用力,每一次的碰撞都让他在半空悬挂滞留,整整八息的时间,最后一响下来,剑身直刺女真士兵的天灵盖,一直贯到剑柄的为止。

    李文书收剑落地的时候,还有七八十名女真斥候离开了树林,远远的吊着他们,既不离开,也不进攻,偶尔会射来几箭。

    “师兄,怎么办?”李文书的师弟,秦勉追上来喘着粗气警惕的看着那边女真斥候。

    应对这样的局面,李文书倒也没有任何可行的法子,甩不掉对方,也杀不完对方,所以缄默下来,想着对策。

    .....

    离此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悄悄行军的队伍在朝女真人的营地偷偷摸过去,也在远远观察攻城的状况,关胜坐在一块大石上,正与韩世忠、郝思文等人商议着事情,随后接到一些情报。

    “哪里的部队?”

    斥候摇摇头:“不是很清楚,卑职就看到大概有几十名女真人在与人战斗,像是武朝百姓,但也有些不同的是,那些人看起来会些武艺。”

    “我朝的百姓?会些武艺。”关胜与韩世忠等人对视一眼,抚下胡须,颔道:“多半是江湖人,此次危难之间,他们还能为国出力,倒也是可用。”

    眼下关胜虽然知道东厂提督对待江湖人的态度上,向来都是很微妙,可目前情况对他来说,能用的力量,都要用的,若是救下这支武林人,让他们跟着做一些事,或许能减轻自己不少压力。

    “命宣赞带一千骑兵出击,将他们接过来。”话顿了顿,关胜随后又想了一下,“顺便把马给抢下来,咱们还是很缺马的。”

    接到命令的人马出动后,这边继续商量起事情来,对于近日早上女真陡然起的攻城战,他们也是看见了的,那惊人的攻城场景,就算此时想起来,也让人毛孔收紧。韩世忠见场面沉默下来,不由开口:“关将军,如此待下去不是办法,那场面大家近日早晨的时候也是见到了,如此恐怕不久,汴梁就算再多兵员撑不下去的,女真一旦攻破城墙,就什么都完了。”

    这句话,没人回答。关胜
阴阳鬼术无弹窗
站起身沉默了许久,看着那一片片投石机方阵,他将刀柄杵在地上,“只有毁了那些器械才行,这样女真人就算重新再造,也算是给城那边争取修整的时间。”

    但他的语气,却是毫无信心的。

    郝思文点点头,“可白天是不行的啊,我们就几千人,冲进去就是死路一条。”

    “那就再等等....再等等...”关胜按下心里焦急的情绪,咬着牙关。

    ........

    北段城楼上,白宁坐在椅子上看着高断年被杨志拖上来送去了下面的伤兵营,此时天尚亮,才堪堪过去中午,要到晚上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这样的剧烈的攻城已经持续了大半个早晨,城墙上一批又一批的更换了数支部队,打残的拉下去重编,新上来的已经见血,开始出现伤亡。

    郑彪在城墙上奔走,在中午过后女真人的攻势加大了,如海潮般冲刷过来,对着整面北城墙开始疯狂进攻,就算是他也感到一阵心惊胆寒,那如蚁群般疯狂涌过来,好几次差点崩断武朝禁军的战斗意志,若不是及时补上缺口,恐怕那些女真士兵已经突破城墙冲到下面去了。

    “原本想用神风火炮留在下午的.....看来不得不现在就要用了。”白宁伸出手招了招,那边吓得瑟瑟抖的高沐恩苦着脸移步上前,“督主,我看您也有点累了,干脆咱们回家好好休息,洗洗,睡一觉吧。”

    白宁像是没听到一样,继续吩咐:“通知林冲、栾廷玉把火炮调整一下,推上去。”

    “是。”

    高沐恩弱弱的回道,一步一步极慢的向下走,就像屁股下面夹着一坨屎似得。

    “快去——”

    “啊.....好的。”那边,小宦官连忙小跑般的冲下城楼。

    .....

    城楼下,推板上安装了小木轮,锦衣卫和番子们开始将一门门火炮推动起来,林冲全身着甲擦了擦枪头,那边栾廷玉直接撕开了衣裳露出精壮的上身,冲对方点点头。

    两人带着一部分锦衣卫扑了出去,栾廷玉手中的铜棍如蛟龙横行,直接敲碎一名女真人的头骨,迈着步伐,铜棍飞舞下,一个个登上墙垛的女真士兵、无数的骨头砸烂的声音硬生生的与林冲凿出一道血路来。

    高低的墙垛,炮口推了出去,对着如蚁群蔓延过来的兵锋,火把举起移过来。

    栾廷玉一只脚踏在墙垛上,俯身看了一眼,手臂挥下。

    引线在火焰下呲呲的燃烧,极快的延伸进炮身的孔洞,墙垛上的男人退了一步,双手死死抓紧冰冷的东西,然后偏头,就听有人在喊:“走远一点!”随即,巨大的响声传来,髻在一瞬间被吹散,耳朵里嗡嗡直响。

    轰轰轰轰——

    五十门火炮几乎同一时间齐齐喷出火舌,黑色的、圆滚滚的东西从高耸的城墙上落入下面密密麻麻的人群中,数十声炸响也在几乎同一时刻响起,涌动的人群在刹那间泛起爆炸的气浪,火焰盛开,然后便是无数的血肉带着皮甲碎片、泥土、兵器的铁屑翻上天空。

    冲锋的人浪在第一声爆炸中懵了,无数人缓了缓脚步,有人便是见到有东西落过来砸在不远,一名同伴在那一瞬间在火光和气浪变的四分五裂,带着甲胄的手臂猛的摔在他脸上,顿时停了下来。

    随后第二声在他不远处落下,爆炸,同样有人被掀了起来,还有不知道是谁的脑袋、大腿落在地上,那士兵吞咽一口口水,恐惧第一次泛上心头,再之后,又是第三声.....第四声.....接连的爆炸,让他心里的恐惧无限放大。

    而后,他看到有东西从上方落下,脑子里还没反应过来时,他感觉自己好像飞了起来,惊鸿一瞥中,看到一只断手在飞。

    那好像是自己的......

    “武朝人的火器......”

    完颜宗望其实在一个上午里过了几次脾气,曾几何时,女真攻上京,只有用了一个时辰,攻居庸关也只有两个时辰,然而眼前这座武朝京师,整整用了一个上午还多的时间。

    然后,军阵中传来金鸣,是收兵的信号。

    “父亲....”

    他心里憋着火,策马朝阵后过去。

    ps:今天先暂时写到这里,后面还要好好想想,免得写快了遗漏了情节,那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