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三百二十二章 血海孤礁(一)

第三百二十二章 血海孤礁(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绞起来....校角度!”

    带着木轮的器械沉重的推行一截后停下来,视野左右延伸逐步抬高,更多的器械停下,密密麻麻在推动,然后停下对准巨大的城池。

    随后女真骑士策着马跑在阵前,有人的声音响起,怒吼:“——把石弹推上去。”

    在后方,大量堆积的岩石在被人搬离滚动,此刻绞盘的声音响起来,向下极力反压凹陷的巨大木勺,被粗制过带有类似球形的石弹被数十军汉抬上木勺沉了沉,压得投石机杠杆镶嵌部位出吱吱的声音。

    66续续的,越来越多石弹搬了上去.....天色明亮的时候,绞盘嗡嗡的震动笼罩了一切..足有数千的之多。在前方、周围响起大量本行的马蹄、人的脚步的声音,数个巨大的方阵已经成型朝远方蔓延。

    前方的更远处,是一座城池,横跨数十里的城墙,上面隐隐约约看到无数的人在晃动、奔跑、惊慌,手持弓弩的士兵躲在大盾、墙垛的后面露出紧张惶恐的神色,再往后延伸,那是巨大的城池里,俯瞰整齐又交错的街巷,无数的百姓在奔行,在慌。

    风吹过天空,天云漫卷,第一缕金色的阳光从间隙投下人间,照拂大地。金国第一位皇帝,骑着黑色高大的战马,披着貂毛大氅,内置金色盔甲,一身盛装出现在高坡上,他望着那一缕金色光芒,久久出神。

    随后,手伸向镶嵌宝石的战刀,缓缓拔出......

    ........

    慌乱的城池,皇宫。

    带着使命回城的秦桧第一次感觉在悬崖边行走,颤抖着将金人的条件带进了朝堂,掀起了波澜。

    “五六万人.....为什么朕不知道?”有人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大吼。

    秦桧跪在地上握了握拳,冷汗在手心密布,最终他还是开口:“陛下,东厂提督虽然做的事过于残忍,但下臣认为把金国西路军副元帅完颜希伊留下,倒也是功过相抵的.....再则....”

    文臣列,蔡京抱笏倒是冷哼一声,漫步出列,“陛下,自古杀俘已算不详,何况太原中五六万人乃是我武朝质朴百姓,东厂白宁此举虽然杀敌有功,但反而有失陛下仁德贤名.........”

    老人的话尚未说完,那边秦桧的言语还在继续,甚至激动起来,“.....再则,现如今乃是破釜沉舟之事,那太原本就无人再守,到时女真一来,城里五六万人就如同羔羊待宰啊,臣入女真军营所见所闻,那里面还关押着我武朝儿女,男的为奴任人打杀、女子不如妓任人欺凌。此等野蛮之种族,岂能会放过他们.....”

    “秦御史倒是看的透彻啊,难道收了别人好处?”

    “怎能....怎能污蔑于我,陛下,会之愿上城墙杀敌以示清白。”

    “老夫指的是另一个人。”

    “胡扯!”

    刚刚捱过去一个辽国,转眼又被金人兵临城下,朝堂中在互相争吵拿捏不定,整个情况已经不容乐观。

    “够了!都给朕闭嘴….”龙庭上的身影将笔砚扫了下来,阶下争吵的二人当即跪倒自称有罪。

    “…..不论太原之事,就说杀害使臣团之事,他白宁想要干什么。”赵吉的声音回荡在大殿里,“秦桧,这件事该不会又有什么理由吧?他不让武朝与金国修好,不想让朕拿回燕云,他——”

    “他这是不想让朕好过!!”

    怒吼声中,他抓住旁边一名小宦官,猛的一脚踹出去,小宦官的身躯仰倒在地上,又滚下石阶。

    秦桧跪着走出两步,拱手:“陛下息怒….如今城里不能再生事端,当上下一心,共抵外族。”

    “朕知道….咳咳咳…”

    突奔、暴怒的身影停下来,像是被人抽空了所有力气,无力的坐回龙椅上,接连咳嗽几声,“….朕只是心里很痛,很不甘心
悠闲龙生全文阅读
。”

    “陛下,那白宁其实还是有软肋的。”蔡京神色淡淡的说道。

    那边,皇位上的人,抬起脸看过来,陷入深思。

    随后,点点头。

    北城门,横跨五十里的城墙段上,人来人往,上城墙的石阶的途中,拖动的木板斜斜向上滑行,固定的一尊火炮隐隐有些松动,咔嚓一声,木质的插哨断开,沉重的火炮基座滑下来,一名禁军士卒被撞倒在地,腿压在了下面,惨叫出。

    鲜血从缝隙中流出,但片刻之后,两个魁梧的大汉冲过来,重新将它抬了起来,其他人连忙将那名受伤的士兵送下去。

    最后,火炮基座被运到了墙垛下开始架设,金九拍拍手上的油迹,和郑彪看向了城楼下端坐的身影,随即上前见礼。

    “督主,五十门火炮已经全数运上来了,只是那女真人当真会进攻北门?”

    此时,天光下来,白宁拿着混元玄天剑走到墙垛后,看向一片阴云似得巨大方阵逐步成形,皱起了眉头,“不会作假的,完颜阿骨打一向喜欢挑战,也一辈子都在挑战,他要堂堂正正拿下武朝京师,必定会攻打防守最严实的城墙来向天下间所有的人、所有的国家炫耀女真人的实力。”

    “但不管怎么样,这一仗没有阴谋诡计,更不可能拖。”白宁长出一口气,望向郑彪、金九一眼:“将东厂所有人集合在北门吧,此次白天能守下城墙,我们晚上就准备准备,你们决定了吗?”

    郑彪点点头:“自从误杀师父后,我看清了以前看不懂的事,如今在东厂听了几次大会后,觉得督主干的事情,才是真正男人该做的,郑彪第一个加入。”

    “算俺一个。”金九咬咬牙关,“就算死,俺也想和秦明那厮一样…..”

    金色的光芒下来照在城头上,他们说着话的时候,隐约听到了城墙外,女真那边有了动静。

    呜呜——呜呜呜呜——

    苍凉的号角响起在汴梁的上空。一身肃杀威严的女真皇帝缓缓驱使马蹄在迈动,金刀扬起在了空中——

    “女真的健儿,进攻!”

    十多列步兵方阵黑压压的朝这边开始了移动,缓慢的步伐抬动间,一架架云梯被扛着朝城墙这边过来,几万人的声响在震动大地,一小段时间后,绞盘吱呀响动,然后轰然弹射,水缸大小的石弹被弹射出去。

    轰轰轰——

    ——轰轰轰轰轰。

    接连不断弹射而跳起的石弹冲上天空,划过一道道并行的轨迹朝无尽的远方延绵,穿过金色的光芒,越过下方无数黑压压的阵列,冲向城墙时,移动的步兵方阵陡然间爆出高昂、血腥的嚎叫,兵器在他们手中狂舞着,足狂奔。

    白宁一脸冷漠的看着天空落下的巨石,在城墙上空、在他视野中迅地放大,朝自己砸了过来。

    “督主小心——”金九大叫,朝这边跑来。

    轰的一声巨响,石弹撞在墙垛上,石屑纷飞,溅起的碎片就像飞刀般四散射出去,砸倒一片片的身影。

    带起的大风,吹起了银丝,白宁就站在石弹半步的距离一动不动,之后不久,更多的石弹砸了过来,密密麻麻如同末日,遮天盖地的倾泻在城墙上。

    墙垛被砸开许许多多的缺口,一架架云梯在下面竖起的同时,城墙上,尸体已经出现,奇奇怪怪残缺的尸,流淌在暗红色的鲜血在地上拖拉一抹,源头是在落下的石弹下面流出。

    也有不少落进了城池中、街道上,惊起一片尖叫。

    白宁踩在石弹上,迎着蔓延而来的兵锋,面无表情,一直持续到女真士兵爬上来城墙后,白热化的战斗终于开始了。

    ps:抱歉来晚了,主要是将盛大的攻城做一个全面场景的处理,然后后面会有两三章来细化,最后才是爽点,毕竟这次出场的人物实在太多,要分层次的将每个人合理的安排,很伤脑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