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三百一十六章 祭魂(下)

第三百一十六章 祭魂(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督主....这么细的东西管用么?”

    曹少卿看着站在山岭一处岩石上的身影,他身后数十人正忙碌着将原本用来营地周围的粗燥铁丝网重新剪断编织成一根根很长的铁丝,然后被捆绑在太.原通往忻州的一条山岭管道的一处山口。

    高沐恩骑在马背上比划着高度,大概铁丝大概在脖子的位置时,他做了一个好的手势,紧接着一根根铁丝就在这样情况下被固定在山口。

    岩石上,白宁坐在那里,手里握着一把匕在一块木头上动作着,木屑滑落脚下,“一个高移动的物体冲击力是很大的,人的脖子也是最脆弱的。”

    曾几何时,白宁还是白慕秋的时候在这上面吃过亏,那时他记得一个夜晚,他回家被一根铁丝绊倒,如果当时他没戴着头盔,恐怕早已身异处了。

    深夜朝清晨延伸,山林间有了动物活动的迹象,不过很快空气中隐隐传来声响,地面有些微微颤抖,金九趴在地上倾听了一会儿,直起身,“督主,有骑兵过来,数量很多。”

    “应该是他们了,毕竟忻州已经没有别的军队。”白宁在把握着手里的情报,来布置的时候,他没去太原,但在路上碰到了重伤的黄信,忻州城破后,他被人抬了出来,见到白宁时,激动的想要起身跟随过去战斗。

    想到那样的画面,白宁杀人的心比随时都重。

    牛头口的拐角,骑兵过来,追逐着数十名仓皇奔跑的锦衣卫,杨志背负着一人,那人背后插着一支箭矢,也不知死没死,视线左右摇晃观察着周围,对麾下的人不停的喊:“不要停下,停下就是死,快!”

    这群人中,大多是禁军中武功高强一些,脚步轻快的,入了东厂后也学了一些江湖上的功夫,到底还是在骑兵的追逐中坚持了这么长时间。不过也或许对方也有戏耍他们的意思,并不急着杀过来,而是戏虐的哟呵着,追一截停一截。

    突鬼兕大概估算了一下距离,决定不玩了,他喝了一声:“杀光他们,回忻州搂武朝娘们儿去。”

    冲刺的战马瞬间拉快度,长枪压低朝着杨志等人的后背推过去,轰隆的马蹄声中,前面视野开阔起来,对面奔跑的数十道身影忽然朝山壁两边跳过去,躲在岩石上,一柄柄枪头呯呯呯的几声,撞在岩层上,刮下无数的岩沙碎块。

    山口里不好调转马头,突鬼兕指挥着示意冲出山口再回来。但之一幕,他瞳孔缩了起来,一根细小的东西在他眼里放大,刹那间他凭着本能下意识的缩头伏在脖子上,奔跑中,他头上的那些东西间隔着不断出现。

    身后,一连串的噗噗噗响动,片刻的恍惚当中,突鬼兕埋着头回看一眼,嘈杂的声音还在耳边嗡嗡作响,黑暗的画面里,马背上的数百名骑士在高冲锋下,一具具的变成无头尸体,血色的浪花在彼此起伏的喷涌。

    喷起的血柱和不断从骑兵脖子上掉下来的人头成为他唯一的画面,他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或者被什么东西打了下来摔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

  
重生之小小烘焙师笔趣阁
  不知过了多久,空气中弥漫着鲜血的气味,彪壮的女真汉子在地上蠕动了一下,微微抬起头时,一只大脚踏过来,一个更加彪壮的大汉提着大锤看着他,随后被拖了起来,言语不通下,突鬼兕也不准备说什么,他习惯性的打量周围环境。

    视野里,那道山口还在,一地的尸说明他没有被转移离开,只是他没想通的是,他的部下是如何被杀的。

    但他没有机会问了,过来的大汉把他推到了一处平整的大岩石前,那里有一块刚刚雕琢好的灵位摆在那里,上面的字体,他看不懂,想来是要拿他祭祀某个人了。

    “女真的勇士,从不惧怕死亡!”他说着话,挣扎几下,就被打倒在地上。

    白宁站在官道崖边背对着他们,举起手动了动,“开始吧。”

    那边,金九狞笑着将那名金人拖到灵牌前,有番子过来将对方两只手,两只脚拉直崩紧,随后金瓜大锤砸了下去。

    啪叽!

    手掌乃至手腕等部位直接砸的血肉模糊,扁成了一滩碎肉。突鬼兕啊的一声惨叫,脸色瞬间惨白,金九待他消停了一会儿后,又是一锤下去砸烂了另一只手掌,血肉混合着粘稠的在岩石上流淌下来。

    突鬼兕浑身颤抖中昏厥了过去,但随后又被弄醒,迎接他又是两锤砸在双脚上,咔嚓断裂开的小腿下面,扭曲的厉害,血流如注中露出白森森的断骨翘在空气中。突鬼兕在地上翻滚,蠕动,半身鲜血,疯狂的哭叫。

    这些武朝人.......为什么那么毒。他的脑海里还残存一丝意识的想着时,一把锋利的匕插进他的口中一搅,舌头被割了下来,被人取走,这样的剧痛已经麻木了,只是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似乎快要死去,甚至他巴不得快点死去。

    东边泛起天光,照射下来。然后有人开口:“最后一刀让我来。”

    杨志想着忻州城外的画面,想着那村子里女子的遭遇,想到忻州各个地方生的惨剧,他拔出宝刀压在了突鬼兕的脖子上。

    “论杀人,我们比你们这帮金狗会的更多。”他这样说着。

    刀一点点的滑动切割,陷入皮肉,血浆涌出来,随后听到刀口磨碎颈骨的声音,此时的突鬼兕还未死,视线的余光能看到刀锋在自己的脖子切割着。

    咔....

    咔....咔....

    刀锋终于从对方的脖子横了过去,杨志一把提起对方级走到灵位前放了上去,那里摆放着双手双脚、舌头等祭品,现在头颅也放了上去。

    “老秦,这家伙是金人的将领,咱也算祭拜过你了,下次若是弄到完颜宗翰的脑袋,我第一个给你端来,你安心的等着。”

    杨志提着滴血的刀说着,看向白宁。

    那边,点点头,简单的说一句:“把秦明的灵位收起来,咱们该去下一个地方设伏了。”

    天光下,他们能做的也就只能这些。

    ps:三更送到。本想今天爆一下,但事情拖着了,而且剧情有些地方需要斟酌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