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三百一十四章 祭魂(上)

第三百一十四章 祭魂(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风拂过山麓。

    入夜后,山野间的空气骤然转冷,这是一条通往忻州的山间道路,越往前走,行人越来越少,偶尔草丛里会看到一两具僵硬的尸体,血已经凝固,看样子死去许久了。夜里,风行草偃,上百双脚步在崎岖山林穿行,杨志摘下鬼面,拨开草看了眼尸体,朝身后挥挥手,压低声音:“散开,搜索周围,看看有没有女真斥候在附近休息,小心一些,他们都是冰天雪地里的猎人,经验老道,你们别被人杀了。”

    身后,无人应答,静悄悄的脚步扩散开。

    金人破雁门关后长驱直入,两天前便是席卷了忻州周围地界,大量的村镇被毁,火焰猖獗吞噬一切,死去的人暴尸荒野,饶幸活下来的人逃进忻州城,但此时此刻估计也是难以幸免了。

    杨志重新将草丛拨回原位,掩盖了死去的人,他能做的只能是这些,随后黑夜里传来几声兵器碰撞,又消失,散出去的锦衣卫回来,提着一颗粗野豪放的脑袋,“禀指挥使,附近确实有斥候,这家伙还会自己打洞,做了不少陷阱,我们过去的时候差点死了一个人。”

    山麓之间,杨志沉默一阵,猛的夺过那颗人头轰的一下砸在岩石上,脑浆迸裂的洒出来。他咬了咬牙,重新戴上鬼面,嗓音低沉:“让兄弟们回来,继续赶路。”

    死在山上的百姓应该是故意脱离大部队专门走山麓,以为这样就不会遇到女真人的兵锋劫掠、屠杀,但谁也没想到大山里依旧还会有斥候这样的兵种在搜山排查,偶尔遇见他们这样的百姓,肯定会一刀剁下来的。

    再往前行,越过一个陡坡后,山下的岗子那里有座山村,风里传来焦臭的味道,杨志明白那座村子逃的逃,死的死,大概已经没有什么活人了。

    从山坡的小路蜿蜒下去,烧焦的枯木还残留着余烟,这把火应该是烧了六七个时辰,是女真人在白天来过这里,随着朝里走,进了村口,大量的尸体横七竖八在地上,部分倒在焦黑的木头上,半边身子都被烧焦了。

    搜索中,一处坍塌的房屋不远的草堆里,有人现了一个活口,有一名赤身的女子躺在那里,大张着腿无法合拢,脖子上有道令人触目惊心的刀口,血凝固在伤口边,她奇迹的尚未死去。

    女子半合着眼帘,痛苦的轻微呻.吟,看到过来的杨志等人,没有害怕,麻木的斜视旁边一具小孩尸分离的小小躯体。

    杨志站在她面前,咬紧牙低声道:“我是朝廷的....你别害怕。”

    女子并没有动作,惨白的嘴唇抖了抖,“杀了我.....杀了我....”

    那边,身影在风里立了稍许,拔出那把饱饮敌人鲜血的祖传宝刀,点下头,“好。”简单的一个字从鬼面下吐出,双手把握刀柄猛的扎进了女子的胸膛,那名受尽凌辱和折磨的武朝女子终于咽下了气。

    刀带着鲜艳的血花拔了出来,杨志站在那儿看着尸体
重生之悠然人生吧
许久,然后后退几步,插刀归鞘,披风在风里飘荡,声音沙哑的传出:“浪费一点时间,看看还没有没死的,咱们唯一救他们的,只有送他们一场痛快。”

    此次过来的队伍里,没有人说话,他们前身都是禁军,随后入了锦衣卫,也见过了各种血腥,可现下的感觉对于他们来说,又是另一种沉痛,一个很模糊,却又很清醒的感觉,来自自身血液,民族的沉痛。

    像这样的情景,在忻州这片土地上,不只是只有这么一处,还有很多很多地方。

    在耽搁了一个时辰左右,他们离开这座村子,朝忻州城过去,在深夜时分,山林间杨志在黑暗中猛突,钢刀下一具尸体扑倒,他踩着尸体蹲下身子望向那边屹立在黑夜中的城池。

    忻州到了。

    城墙下,一队队的兵马开过去,在城门进出,或者沿着城墙在巡逻,从城池那边被风吹来巨大的尸体味道。再往里面,隐约的看到火光不断燃烧,照亮了城池上方,映红了一切,哭喊和惨叫在城池里出。

    “他们屠城....两天了....这帮野兽......”有锦衣卫捏紧了拳头,死死把住刀柄。

    视线中的城门口,有拖拉尸体的马车出入浩浩荡荡的过来,在离城门不远的地方,巨大的土坑已经成型,一具具尸体被丢了进去,无头的、的、小孩的、老人......各种各样的人遭到残酷的屠杀,扔进土坑里浇上搜刮来的火油点燃。

    巨大的火柱冲天而起,皮下燃烧的油脂在火里噼里啪啦的响着......有些尚未死透的人被烈火灼醒,尖嚎的在火里乱奔想要爬上土坑,附近负责掩埋的女真士兵嘻嘻哈哈的指着火人,用着女真话在交谈,随后有士兵搭起弓箭射中那人,反而引起旁边不少人的埋怨和不满。

    树林身影在移动,杨志离开女真斥候的尸体带着手下朝城门那边靠过去,更近了一点,看的更清楚了一些,“要忍住.....要忍住....你们一定要忍住,我们人少救不了一城的人。”他不敢取下鬼面,不想让手下此刻看见他愤怒到极致的表情。

    视野从林间过去,铺开,城墙上的墙垛穿挂一颗颗人头,一垛垛的延伸过去,血污的脸上,双目大睁,死不瞑目。偶尔还会有几声女人的尖叫,然后有身影跑出城楼遮蔽的阴影,火光中,白花花的身体染着血在城墙一段跑动,又被守城的几个女真士兵狂笑着追上要拖回去。

    尖叫声最后消失在阴影里。

    “督主说了,要杀一批人.....咱们就挑这一批。”杨志躲在林间的黑暗中,招过几个头目,将一些计划传达过去。

    “但我们当中,可能要死一部分人。”

    “不怕——”

    “好!我们上!”

    深夜,微微的星辰中,东厂锦衣卫手握钢刀立在林间,向往了城门某个方向。

    手臂弩抬起,他们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