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三百一十一章 背后是家

第三百一十一章 背后是家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夜风瑟瑟,残破的旗帜在火光中燃烧,能闻到烧焦的尸体,城墙上城楼半坍塌下来,无法清点的残缺尸体横陈重叠在一起,脸上带着恐惧、麻木等情绪的士兵疲惫靠着墙垛,身下鲜血四溢,视野在城墙上一路展开,眼前的,是一片触目惊心。

    空气中传来恐惧的气味,有武朝士兵在偷偷哭泣,嘤嘤呜呜的在夜里传来。

    第一拨金国士兵退下后,秦明使劲的咬下一口硬的饼子,插在手臂上的箭矢已经让医匠取了下来,缠上了绷带。

    “守不住了。”他咽下东西,目光垂下,“之前说的,还记得吗?该做出决定了。”

    黄信咬着牙,双手揉了一下脸,“再试试看。”

    秦明摇摇头,露出微笑,拿着饼子的手拍拍他肩膀,“没用的,今晚都拖不住了,你立刻召集兄弟集合,然后向南撤退去忻州,那里总算还是算一座大城,有四五兵马,应该能挡住的,把重伤的兄弟都留下,其余的跟你一起走,度要快。”

    “那样做,有意义吗?”

    “给你们争取时间….”

    对面,黄信紧咬牙关,浑身的颤抖起来,周围士兵们看过来,片刻后,在众人的眼中见他跪了下来,流着眼泪朝秦明磕了一记响动。

    “这次叩关的金狗,是完颜宗翰,听说是金国的名将,文武双全呐,老早我就想与他会一会了。”他这样简单的说着,周围已经明白过来的士兵一个接着一个的朝他跪了下来磕头。秦明浓密的胡须下,裂嘴笑起来,双手按着老兄弟的双肩将他扶起,低声道:“往后…..多帮我杀金狗……”

    城墙外,女真的号角吹了起来。

    火光下,黑压压一片方阵开始出列,随后奔跑朝这边过来。秦明一把将黄信提起来站好,转头周围还擦着眼泪的士兵吼道:“下内城墙,离开——”

    轻伤、满脸污黑、面无人色的武朝士兵随后在黄信的带领下朝关内过去,不久之后,整段城墙都空了下来。

    秦明看着留下来的九百名因为各种各样的伤势而不能离开的士兵,一脚将大木箱踢翻在地,哗啦一声大量的竹管滚落在地上,他拾起一枚在手里掂量着,望向城关对面,在黑夜火光中飘荡的帅旗,呢喃着:“那么远,不可能投过去的呀…..”

    “九百——”下一秒,秦明吼道。

    “在!”城墙四处,士兵们齐齐回应。

    他深吸一口气,挺起了胸膛,“…….帮我把掌中雷捆在身上。”

    旌旗下,宗翰目光有些疑惑,马背上,看着疯狂冲去城关墙下搭靠云梯的女真士兵,没有一点伤亡。

    而关隘上,也没有丝毫的动静。

    “难道有诈?”不过很快,他压制住想要下令撤兵的冲动。

    下方女真人的箭矢覆盖上了城墙,密密麻麻的矢锋钉上去,没有任何的反应,这让下面的弓手或多或少的疑惑,攀爬的步兵相隔着云梯也在互相遥望,但片刻后,十多道点燃引线的竹筒集中一个地方抛了下来。

    轰轰轰——

    接连的巨大爆炸声在固定的一处,或者靠前一点的地方炸开,翻起泥泞,不幸被炸中的人被掀上天,周围密集的锋流也被陡然集中的爆炸吓得躲开,清出了一个低谷。

    “还来这一套?”宗翰皱皱眉,旁边完颜希伊摇头,“…..或许有点不一样…..”

    他话还未来得及说完,同样皱起了眉头,视线看向前方,数根旗杆从关隘上伸出来抵在云梯上撞翻梯子上的女真士兵,人影幢幢从云梯上滑落,或落地、或摔死。落地的人将死了的同僚身上,将竹筒拿在了手里,用火折子点燃朝身边围过来的女真士兵掷出去。

    “完颜宗翰——”

    有人陡然暴喝一声,握着狼牙棒狂奔。

    四周的女真兵锋被投掷而来的爆炸吓的往后分开,秦明身后,九百重伤的人从城墙下来,大多已经到了极限,真正能跟在后面的,已经不多了。

    “我杀了你——”


超级鉴宝师笔趣阁
    浓密的胡须中,爆炸般的怒吼来的突然,然后与前面的女真士兵撞在了一起,狼牙棒和无数的铁枪、钢刀碰撞,犹如一条狂蟒,沉重的狼牙棒头呼啸的挥舞着,在兵器折断的声响,无数骨头碎裂指之中,撞进了对方防御阵形。

    他身后,残存的武朝士兵扬起手臂投掷出竹筒,在为自家主将开路后,也燃尽了最后的生命。

    女真人防御阵型里,秦明在地上翻滚,十多枚竹筒落了进来,火焰随着剧烈的爆炸声升起来,他趁着女真阵型混乱的那一刻,身体陡然爆开,脚下泥土踩飞的同时,身影已经冲出了人堆。

    “杀了他!”陡然间,完颜宗翰下了命令。

    唏律律——

    一声马鸣,马蹄猛的如奔雷般冲出来,过来的将领是宗翰手下一名猛将,名为突鬼兕,手中重枪压得极低,口中“啊”的一声暴喝,枪头推了过去。那边,秦明的身影还在不断狂奔,他是饱经沙场的猛将,对于对方杀过来,根本没有躲避的意思,迎着刺过来的重枪,秦明直接翻身一滚,错开重枪,正身的瞬间,镔铁狼牙棒头挥了起来。

    “下马!”下一刻,暴喝响起,冲过来的马匹肚子上突然破开,还在冲锋的战马凄厉的嘶鸣扑倒在地,那突鬼兕直扑地面。

    然而,这一切只是转眼间生,那金将落马的同时,完颜宗翰抽出战刀骑着战马缓缓上前几步,“勇士叫什么名字…..”

    地上,秦明慢慢起身,他的双臂颤抖,虎口剧痛,之前一两天的鏖战已经让他到达了极限,听到宗翰说的话时,秦明沉默着,颤抖一只手摸向腰后……

    “…..你是我第一个想要招募的汉人勇士,在武朝可惜了,过来做个女真籍汉人。”那边的话还在继续着,随即一道青烟冒了起来。

    嗤…..

    有东西在燃烧。

    秦明的肩膀脱力般的抖动着,他笑了起来,跨步,声音也在这时候说了第一句话:“我叫秦明……背后是我的家..…”

    完颜宗翰收住了话语,也看到了青烟,霎时间皱起眉头,拉着马缰向后退。谷神完颜希伊警惕的握向了剑柄,身子前倾……

    “吾辈….”

    说话的身影猛的跨步落地,一蹬地面,跃起直冲帅旗下的身影而去。完颜宗翰视野中见到身影放大,怒吼着抖开大氅,挥刀过去。另一边,完颜希伊拉过缰绳,寒光从剑鞘出来,策马冲杀。

    噹——

    狼牙棒砸在钢刀上,血与铁的交汇,空气中火花在俩人的眼前闪了闪,粗犷的汉子整个人充斥着愤怒,双眸在这一刻闪过许多画面,许多声音。

    时间仿佛定格了。

    城楼上,妻儿跪在那里,嚎啕哭泣,隔着很远,依旧能听到她们的声音…..

    “宋江诓我.....这算哪门子恩义?我恩义他娘啊!”

    “你看你这模样像当英雄的样子?”

    “那时候,你已经死了!”

    “——炸死他们!”

    “往后....多帮我杀金狗。”

    凝固的时间,又开始流逝,无数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消失,随后一声高亢的怒吼响彻在这片天地间。

    “…..吾辈汉族,且能为金奴。”

    某一刻,引线燃尽。

    整个军阵当中沸腾起来,火光、爆炸、鲜血如若雷霆的升起,帅旗下,战马掀上了天空,血海滔天。

    与此同时,在这个夜晚,无数的人在为北方的事焦急的做着事情,皇宫里,有人在大声的争执,有人歇斯底里的着脾气,摔碎了许多东西。片刻,白宁冷漠的推开殿门走了出去,不顾身后人的骂声。

    御阶上有金国使者过来,擦肩之时,他陡然伸手将对方脑袋从肩上扯了下来,提在手中,血迹蔓延滴落的走到延福宫下方,望着那些在夜风跪着的文武。

    “….想和谈的,看人头在这儿!”

    “你们谈不成了!”

    “准备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