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三百零六章 新年第一刀

第三百零六章 新年第一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日光和煦,相州。

    相州知府陈泰安在衙门偏房与主簿商议,今年开春后的一些计划,现下年景大体上来说也没什么好忙的,俩人商议了一阵,喝起了茶,聊起家常,不时笑上两声。

    “…..今年的收成比之去年稍有成效,知府大人任期满后,说不定就要高升了,下官到时还要多多仰仗大人提携呐。”

    说到功绩,陈泰安到底还是为官多年,并没有得意忘形,摇摇头:“话不可这么说啊,如今朝堂上变换不断,北方女真有压的紧,蔡相那边也是不好过的,真要升迁,大概也要等到北方之事,尘埃落地后才行,而且最近武人有了抬头的迹象,没见就连相州城里都多了许佩戴兵器的江湖人,如此下去对治安上是个考验,明日见到县尉,倒要说上两句。”

    “…知府大人考虑的周到。”旁边的主簿皱皱眉,“不过最近西边几个村镇报上来一些事情,有强人进村劫粮,还伤了几条人命,下面的聚集起来有闹事的趋势,保正可能快压不住了。”

    “….压不住就让县尉过去看看吧,走走过场,告诉那些死了人家的村民,先把年过了再说。”

    陈泰安的语气较为斩钉截铁,那边自然是恭维着。但想来陈泰安之所以这样说,大概今年过后,等新任知府上来后,他便是卸任离开了,至于山里的匪类还是让别人头疼去吧。

    过的不久,有差役过来敲门,“回禀府尊,外面有人马过来,小的们惹不起。”

    呯——

    陈泰安一掌拍在桌上,“大过年的,哪家大户不想让本府好好清闲一阵?”

    “这个,小的也不清楚,都很面生。”

    随即,房门打开,还未步入前堂,迎面就撞上一个彪形大汉,仅第一眼,陈泰安就吓得往后一退,“你可是一州之府,你等江湖人且能随意进来。”

    一对阴阳鱼皱了起来,郑彪阴沉着脸伸出手臂,直接将那知府提了起来,“放开府尊!”旁边几个差役底气不足的喝了一声,手持水火棍就要上来。

    噌的几声,数把钢刀出鞘,飞快的架在他们脖子上。郑彪将知府举到自己面前,铜铃般的眼眶瞪着他,“告诉我附近山寨的位置,有多少人,当家的是谁,你肯定清楚,老子帮你把他们都做了,送你一份新年大礼。”

    起初心还悬吊吊的陈泰安,听到对方的话,怔了一会儿。

    “真…真的?”

    “废话——”郑彪松开臂膀,将一块令牌丢在对方脚下。

    “东…东…东厂!”

    陈泰安拿起令牌仔细看了一下,吓得双手差点没捧住,立马连连点头,“一定的,下官一定将附近有哪些山寨告诉上官。”

    随后,他回到房里让人准备了笔墨,房间里安静了一阵子,只剩下沙沙沙书写的声音,一盏茶过后,写满具体地址的纸张送到了对方手中……

    ……

    一个时辰后,陈泰安擦着冷汗才将这伙人送出衙门。随后,他不知道的情况下,苍白的雪天下,郑彪等人带着城外等候的千余着了破烂皮袄的锦衣卫、番子,挨着一座座山头的清理过去,直到把要找的人找出来。

    “火器的事,你弄的怎么样了?之前本督一直在繁忙,如今空闲下来,便是想看看你的成果。”

    “….督主说的那几样东西,目前就只有掌中雷还算可以一用,只是还有些不是那么稳定,年前的时候,下官在郊外秘密实验了一次,十枚,基本有一半会因为其他原因提前爆炸,也有点燃引线后,变成了哑弹。”

    “没关系….尽量就好,把目前能用的先给关胜和秦明他们送一些过去,或许开春以后,他们会用的上。”

    “督主….你的意思明年开春过后,女真会南下?”

    “不确定,但不能不防….”

    自老人的去世后,白宁重新调整了自己的态度,在新年的第一天,手下的千户,还有指挥使们过来窜门的时候,便是单独召见了轰天雷凌振,在这个时代,太过精密的火器显然是指望不上的,而且他也不是搞这方面的专家,不可能面面俱到,把未来的东西在这个时代构造出来。

    “那下官尽量挑选一些,能用上的吧,但数量上或许会少许多,毕竟这东西,下官也是第一次接触。”

    凌振小心翼翼的放下茶盏,此时心里也是有些为难的,在制造这种东西的时候,不光是耗费了许多时间和物件,连人命都搭上了十多条。他说话的时,曹少卿的身影在隔间过来,手里捏着一卷纸条。

    “督主,消息过来了,相州一带要找的人,差不多都归拢在一起,一百七十二人。”

    上方的白宁看了凌振一眼,挥挥手让他退下去,带对方躬身退出里屋,他接过那卷纸条,展开,轻描淡写的扫一眼。

    “…..红堂鬼?诨号倒是响亮…..青鳞山二当家。”

    曹少卿躬了躬身,“大概是的,郑彪接到督主的信后,直接按到了相州,把周遭两三百里内的大小山上的匪寨,全部拿了下来,让他们交出脸上有红色胎记的人,无论年龄大小,胎记大小,一百七十二人,这红堂鬼就是其中有名号的人,真名叫段常,其他的,都是些小喽喽。”

    “….断肠?”白宁将纸条扔到一边,负手站了起来,将
万界出租车系统吧
纸条踩在了脚下,走上两步,下一秒,摆摆手:“一百七十二人……全都杀了,而那个叫段常的,就让他断肠吧。”

    天边亮起了鱼肚白,有信鸽在天上飞着。

    白茫茫的山麓,风吹下树枝上的积雪,越过一道山坡,视野下方的山坳里,翅膀扑腾着落在一人的手掌上的一瞬,不远处有鲜血溅起来,有人身异处扑倒在雪地里一动不动。

    “……看你们嘴硬还是刀硬…..十三年前,你们当中谁去过相州东南的陈家村?”声音与血腥气在这冰凉的空气中回荡。

    魁梧的身躯负着手站在一块大岩石上,他身后,一百七十二名从各个匪寨里抓出来的匪人全都在此跪了下来,捆着双手。这些人有年龄偏大的,也有年龄小一点的,唯一相同的地方,便是脸上或多或少都有红色的胎记。

    “没回答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郑彪用舌头恁了一下牙齿,目光凶戾的眨了眨。

    有锦衣卫上前一刀将刚死不久的尸体旁边身影挥刀砍下,那身影挣扎了一下,没来得及说出半个音,刀砍在脖子上,尸体倒下,抽搐几次。

    刀尖移动,指向下一个。

    然后,人堆里有人扑到出来,一张有些稚嫩的脸在雪地里挣扎抬起来,恐惧的带着哭音:“….我今年才十五…各位好汉…各位爷爷…..十三年我才两岁,根本与小的无关啊,放过我吧…..求求各位大爷啊…..小的也是因为人丑,外人、家人都嫌弃才走投无路落了草的,十三年前生的什么事,小的真不知情呐….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放过我啊。”

    那人扑跪在地上,头不停的在雪里磕着,带有不明的液体从裤裆滴落到雪地,泛起淡黄和臊臭。

    “…….”郑彪沉默了。

    过了稍许,有番子拿着信鸽传来的纸条给他看了看,郑彪点点头,神情冷漠对着还在不断的磕头的十五岁小山匪说道:“那就只怪你命不好了!”

    旋即,他挥挥手,“把那个叫段常的拖出来,其余人杀了。”

    跪缚在地上的一百多号人顿时激烈起来,声音汹涌沸腾,如同炸开了锅,这样屠杀的命令引起反抗是肯定的,不是每个人都是那么愿意被人向牛羊一般宰杀。

    “…..放屁,老子就不知道什么陈家村…..”

    “求求你们,我都六十了,只是给寨子里做饭的伙夫啊….”

    “大兄弟,别杀我…自己人呐!”

    各种各样的声音在响起,但钢刀入肉的声音也在毫不犹豫的一排排传了出来,噗噗噗噗——

    一颗人头顺着顺序掉落在地上滚动,执行的番子踩着粘稠的血雪,,一道道鲜血有序的从不同的断颈挨个喷洒在雪上,染红了整整一片。

    不断哀求、叫骂的声音也在逐渐渐少,直到只剩下一个面目狰狞,眼角到下颔有道红色胎记的壮汉被人死死按住,仰起脸,凶神恶煞的盯着郑彪,“…..有种也杀了老子….老子这辈子杀入越货的事没少干,什么陈家村,老子就算去过都不记得了。”

    “当谁老子——”

    啪!

    怒喝暴起,郑彪直接一巴掌扇了过去,直呼对方右脸,那叫嚣的壮汉整个人侧倒,半张脸都埋进了雪里,嘴呼了几口凉气,口边不远,几颗牙齿带着血丝躺在那里。

    “记不记得,已经没关系,反正你是死定了。”

    郑彪走过去伸手抓住对方髻提了起来,一拳打在那人腹部,猛烈却又不要命的一记重击,直将段常打的背都弓了起来,剧烈的绞痛,让他额头密布冷汗,仿佛肠子都打结了。

    身形如同大熊的郑彪,提着对方头举到了一个高度,另一只手嘶啦一声将对方皮袄撕下来,露出长满黑毛的腹部,手指在对方肚子上弹了弹,露出狞笑。

    “当年我练了邪功,没少吃人肝,现在很久没吃了,多少有点怀念那味道了。”郑彪手指没有阻碍的陷入对方皮肉里。

    “啊啊啊啊——杀了我啊!我艹!痛煞人啊!”

    哗哗哗的血顺着指缝淌了出来,随后伤口扩大,整只手掌都伸了进去,往外拖拽,哗啦一下,花花绿绿的肠子流出,吊在外面一截,浓密的腥味在这瞬间泛起。

    “督主说了,你叫段常,就让你人如其名。”

    他说着,手指夹住一截大肠,猛的一崩。啪唧——吊在外面一截的肠子噗的掉在了地上,而被提在半空的段常还未死去,就看着自己的脏器在眼前晃啊晃。

    “……呃…..”

    段常已经不能正常的言语了,一张口大量暗红色的血液流淌出来,就那么直愣愣的盯着,然后咽气。

    嘭!

    尸体被扔在了雪地里,郑彪接过旁人递过来的布绢,擦了擦手,云淡风轻的说道:“回去复命。”

    夜幕降临,山峦间,斑斑绿绿的眼睛寻着血腥过来,一道道爬行的影子扑到下面,咀嚼、撕裂血肉,不久后,山麓中响起狼嚎。

    一月之后,上京。

    北面的狼王病了,他将宗室大将都召集了起来…….

    “我…..想看看南方。”简陋的床榻上,狼王披着常服,靠在那里,看向武朝。

    ps:今天元旦,在陪家人,所以今天更新只有一章。明天万字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