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二百九十二章 毒药、谗言

第二百九十二章 毒药、谗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滴滴鲜血粘稠的粘在渐黄的草地上,战场,飞驰的马蹄翻起松软的泥土,一拨拨箭矢从短弓上离弦而出,呈一道道直线横飞进了辽军的阵型当中,喝啊啊啊的呐喊,从正前方如潮汐般涌过来。

    这边,辽军阵型的中心,耶律大石瞭望着蔓延过来的野人,他原本就在辽国有着很高的威望,拥立耶律淳为帝的那一段时间里,声望已到达了顶端,他身边除了三万人是嫡系外,另外的一两万辽兵原是萧干的部将,此时被他携裹着往西走,这中间有惟命是从的、有不愿意远离故乡的,此时遇到对面敌人冲过来时,倒也能抱成团,但要说如臂般指挥,怕也是有些难度。

    “虎落平阳被犬欺,一群野人连衣服裤子都没穿全也想来撩拨虎口。”原本心中就有些因为被武朝和金人打败而生闷气的耶律大石,皱了下眉,“….就算我大辽落败了,又且能让你们这群乞丐能欺负,摆开阵势,杀过去。”

    然而在命令下达的那一瞬间,前军尚未有行动,无数的喧闹声中,箭雨迎面钉了上来,砰砰砰——箭头打在盾牌上,噼里啪啦的响动着,随后落在地上,不少箭矢当中,箭头用的是兽骨。

    转眼间,正面过来的野人骑兵并没有如耶律大石想的那般迎面冲阵撞进来,陡然间距离四五丈时,战线朝两边分开,轰隆隆的马蹄带起尘土,随后又是搭弓,箭矢密集的从侧面急射过来。

    辽军当中来不及转向防御的阵型里立刻血液喷涌,中箭者如一排排的士兵带着箭矢和粘稠的血液倒下去。

    “这是…什么战术?”旁边,耶律红玉喃喃的开口。

    一直在指挥战阵移动防御的耶律大石并未出声音来为女儿解惑,毕竟他也是不知。北地辽人、女真能在马背上开弓的也不在少数,可真要像对方这般运用的如此熟练,且还是如此多的士兵在奔行中同一时间在开弓,他的部下是做不到的。

    他视线朝对面阵型后方看去,那里的草坡上,有数骑并列在那里,耶律大石伸出手臂将令旗摇了摇,右翼,辽骑踏出阵列,形成矢锋阵形,浩浩荡荡的扬起马蹄,长枪挺起,最前面一名宗族将领在统帅着,朝那处草坡冲击过去。

    那边,草坡上一匹黑骑,穿着皮袄,毛领在寒风中抚动,顶着卷檐的黝黑男人,便是扬了扬手势,说着语极快又难以听懂的语言出了命令。

    在边缘包抄的草原骑兵,随后急的抽出千余人,依附在那支辽骑的侧面,不断的搭弓射箭骚扰对方的前进度,辽将注意到身后的队伍不少人被箭矢射中,坠马身亡,于是打了一下手势,分出同样数量的辽骑去牵制对方。

    然而分出去的辽骑正面冲锋下,对方的骑兵并不接招,而是分成一支支、一道道的马队在周围盘旋、穿行,交织成细小的溪流,分割那横冲过来的辽骑,成建制的队伍,还没来得及与对方堂堂正正的厮杀,他们便是一段段的被切割开,悉数消灭。

    对于经历过金人攻伐的耶律大石来讲,还算沉得住气,但遭遇到这种
丧尸反抗军无弹窗
新奇的打,先觉得还是比较匪夷所思的,同时在他也受到不少启。

    “失败…未必可悲,同样也是很好的老师。”

    前军的溃败局面已经有了趋势,耶律大石通知身边拱卫的亲兵,再次将撤退的命令下达给中后两军,“不要与这些野人纠缠…陷进去的前阵,就当是付的买路钱吧。”他这样给自己女儿解释。

    下达撤退命令的调动之后,整支军队再次西移。

    ……

    夜幕即将降临,昏暗的天际下,无主的孤马原地啃着青黄交间的草皮,数千人的马队在战场上清扫着属于自己那份战利品,黝黑憨厚的面孔下,他们出比狼还要恐怖的笑声。

    一副辽将的盔甲被清理出来,壮硕但并不高大的身躯掂量着手里的一顶盔甲,手指敲了敲,对旁边一个瘦小的男人说着话,话里带着肆意的笑声,目光随后看向了东边。

    “辽..国…我们过去看看。”

    那名瘦小的将领同意的点头,视线扫过战场,吹了一声口哨,有数百人纷纷上马,马背上,他们挥起右臂在胸口捶了一下,微微躬身。

    随后,草坡上黑骑冲下来,苍鹰在夜幕下飞向东边。

    京城,北方的战事一日一报的往回传递……

    皇宫。

    彻夜不灭的灯火下,赵吉坐在御书房的案桌前,翻看着近日传递回来的情报,然后又与之前的信息进行对比,眼神中,微微有些…….怒气。

    在他放下手中的事物那一刻,额上青筋暴起,扶着书桌,浑身有些颤,对房中另外俩人开口:“燕京就在眼前….那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多撑一时半会儿?这帮饭桶….没用的东西。咳咳.......”激动一阵,让赵吉陡然控制不住的咳出声来。

    秋天的冷风在外面刮起,传来树叶哗哗的人声音。蔡京微微躬身,“陛下还望多保重身体,北边的事如何,虽然有消息传回,到底有些东西是看不见的,前段时间,有辽将来投,今日消息上,却说在攻燕京时,全都死于战场上…..”

    “所以,朕才连夜唤你过来。”赵吉想要泄一通,但想到面前的老臣,便是骂不出口,“他们拿不回燕云,干什么要残害降将?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陛下,白提督生性残忍好杀,想必也是觉得那些降将没要留着而已。”蔡京看到皇帝头上的青筋一鼓一鼓的,适时的说,“眼看寒冬将至,女真人应该不会选这个时间南下的,毕竟打了那么久,他们也是需要休息休息,如此留给我们的回转的余地便是多了许多,陛下何不仿下旨催促白提督回京呢?”

    片刻之后,思虑一会儿的赵吉,抬了抬手,“震淳,咳咳。”

    “奴婢在。”

    “传旨给小宁子,让他火回京,不得在北方逗留。咳咳....蔡卿莫要见笑,估计是这季节交替所致,让朕身体有些不适。”

    那边曹震淳眼帘一垂,躬身应了一声退下,留着二人继续在说着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