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二百九十一章 兵锋(别养了)

第二百九十一章 兵锋(别养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白宁与卢俊义谈话的两天后,在北方,燕云十六州之一的武州,一场风暴般的兵锋席卷了这座城池。

    日渐西斜,黑色的浓烟升腾到天空,尸体铺砌在城墙上,暗红色的鲜血与尸体交织在一起,形成苍凉的图案。墙头上,一名将领瞭望着城池,远远近近的几处火焰还在城中燃烧,半死未死的辽人士兵躺在地上无力的呻.吟,然后被女真士兵清点出来,补上一刀。

    他叫完颜宗翰,金朝相国完颜撒改的长子,女真名叫沾罕,十七岁时便参与完颜阿骨打造反攻辽,如今已过去数个年头,从一个勇猛的毛头小子,变成了独挡一面的人物。此次三面合围燕京其实原本上不需要这么做的,但接到自己最尊敬的人的命令,他没有拒绝。

    从书信上的字间里,完颜宗翰看的出金国那位皇帝是要锻炼一下四世子,让他与自己一道攻取武州、新州二地的。

    “….没有一点难度啊。”望着肆虐的女真士兵,他没有选择禁止,这座城池是女真的猎物,既然猎物已捕获,让猎人们享受成果没有什么不妥,唯一不妥的就是这座城里的百姓居然没有多少反抗……

    不远处,城墙下面有人快步走上来,面容看上去颇有些年青的小将,全身都是血淋淋的血迹,过来便是抱拳,一脸兴奋的模样,“宗翰!怎么样….怎么样….你在后面指挥的时候,有没有看见我杀上城头?是不是很厉害!!”

    那边,完颜宗翰冷冷的嘴角浮出笑意,点头:“看见了,是很厉害….”他话顿了顿,或许察觉自己的语气不太适合现在的情况,笑容收敛,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兀术,你要记着再厉害的猛虎也斗不过狼群的,一个人的英勇不能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好了,吩咐下去,整合兵马立刻开向新州,到了那里,你不可私自攻城,多看看,一场战斗是该怎么打的,多去学会分析,找出敌人的弱点。”

    对面年轻的将领下意识的点点头,“出来时,父亲让我多听你的,看你怎么打仗。”他说着,迈动了下脚步,提起踩下去,一个尚有些气息的辽人士兵脑袋发出咔嚓的声响,便停止不动了。

    女真语言在城头上说了一通,还有些懵懂的兀术看向城池,火焰和尸体在视野中不断出现,再望外看去,原野上,军队重新再开始集结,三万人的军队开始向南延伸。

    “….今年的寒冬会特别的冷吧。”完颜宗翰立在城头上说着。

    *****************************************************************

    “这个冬天或许是北方最冷的一次。”

    一拨拨的武朝士兵开始进驻蔚州,正在整装马匹的男人抬头看了看带着寒意的夕阳,周围噪杂着嗡嗡的人声。

    他身边,名为索超的将领擦拭着宣花斧上的血迹,目光偶尔会看向开拔入城西路军,“辛兴宗倒是会安排时辰,咱们刚打下蔚州,他就过来了,下一步要打新州,把燕云十六切割开,这家伙自己怎么不去把后面的云州等城拿下来?”宣花斧放下,伸了伸脖子朝地上吐一口口水,“艹他.妈的…..”

    那边整理好马鞍的梁元垂朝地上的男人摇摇头:“童贯麾下的人是什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此次若是提督大人没有过来,或者关将军没有破釜沉舟的把萧干人头拿下,这僵局估计会是要拖着过年关了。不过,那辛兴宗名义上也是我们顶头上司,这样背后议论倒显
逆鳞最新章节
得咱俩有些小人了。”

    随后,看到辛兴宗的身影被侍卫簇拥着朝他俩过来,索超刚才还愤愤的脸色,迅速平静下来,压低声音道:“我倒不是很想议论他,上次耶律大石就从咱们眼前过去,这家伙居然屁都不冒,睁只眼闭只眼的放了对方西去,当时老子差点忍不住把他揪出来揍一顿。”

    “什么?”

    “操,我半天说的话,你一点都没听的啊,算了算了,他过来。”索超摆下手,示意自己不会再重复了。

    过来的将领,一身戎装,宝顶头盔下,一张较为白皙的脸庞,露出笑容朝对面拱拱手:“恭喜二位,立下夺城之功。”不过他迟疑了一下,又道:“不过刚刚,本将接到斥候急报,一支女真军队由北向南过来,所以此次,本将擅自做主,要放弃蔚州,转道攻取云、寰、朔、三州。”

    “你做出的决定…..”披散的长发下,梁元垂那张充满野性的双眸合上,片刻之后,又睁开:“呵呵…这么说,我与索将军麾下的将士便是白死了是吗?辛辛苦苦的拿下的城池要拱手让人了是吗?”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那边的索超霍的一下站起来,举起了手里的宣花斧,吓得辛兴宗往后一缩,他身边的侍卫纷纷警惕的拔出刀,此时梁元垂一把按住对方手腕,他说:“童枢密知道吗?你这样做的决定,知不知道会让多少人的血白流,女真人一来,你就怕了,他们又不是三头六臂,我就不信挨了一刀还能活蹦乱跳。”

    那边,对方惊魂甫定,上下打量着二人,后退一步,“本将就是按照枢密大人吩咐来的,女真两万能打七十万辽人,而一万辽人能打咱们十万人,真要与女真对上,怎么打?白白把脑袋递上去吗?此间事,你我说的都不算,至于燕云十六州,咱们能拿回多少是多少,缺少的,是枢密他们去想的。”

    辛兴宗说完后,退进人群里,带着部下去了城里,大抵是要搜刮一些东西做离开的准备。对方一走,天空弥漫着一种让人作呕的气味,索超愤怒的转身,手中的斧头噼啪一声,砍在旁边的树杆上,木屑纷飞,陷入一半进去。

    “简直说的是笑话,要是女真人又改道打云州怎么办?又让?这些人真是官越大,胆子越小了!再这样下去,咱们准备那么久的北伐,就成他吗的笑话了”

    “他们没胆…那我们去打打?”梁元垂拍拍马屁股,看向北面。

    斧头从树躯收回来,索超直接牵过雪花马跨上去,兜着马头转了一圈:“我这就去召集部下,那么就两三千人,老子也要和女真人怼一次过过瘾。”

    梁元垂翻身上马,牵着马缰,“立刻准备,半个时辰后出发!”

    九月底,蔚州的两部人马开始往郊外汇集的同时,在西边,茫茫的草原上,西撤的辽军遇到另一支奇怪的军队。

    鹰在天上翱翔,夕阳的光投过来。

    一柄柄弯刀举起。

    随后,马蹄轰鸣,隆隆隆的踏了过来,奔驰中,这些穿着臃肿毛皮像野人一样的骑兵,在马背上挽起短弓,朝他们射出了第一轮箭矢。

    防御警戒中的辽军阵型还没开打,便是遭受了严重的打击,随后更加恐怖的冲击紧跟而来。

    ps:原本今天是要两更的,但是陷到了剧情的切入点上,北伐上,我想让蒙古人过来看看,来个三方汇聚,但对于描述蒙古将领和铁木真的印象上少了许多,所以一直在查资料,去幻想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会做什么样的事,才晚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