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二百八十八章 争分夺秒

第二百八十八章 争分夺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啊——”

    有身影在惨嚎着,不断的从高耸城墙落下,在彤红的夕阳中划过一道轨迹,重重的摔在墙根。  一架架云梯挂上了墙垛,一个个口含着钢刀的士卒争先恐后的往上攀爬,然后跳起来挥着刀用血肉的身躯汹涌的堆了过去,随后,几只长枪捅过来,穿透了那名武朝士兵的身体,将他叉起来,往墙垛推下去。

    嗖嗖嗖——

    城墙上,被刀盾兵保护的弓手不停的挽弓搭箭朝下面射出凌乱的箭矢,呼啸着掠过天空,直钉地面,地上还在奔跑的武朝士卒群中泛起血花。地面后阵,京东军阵里骑兵下马同样在互相对射,部分箭矢穿过盾牌的间隙钉进后面辽人弓手的颈脖,血花溅起来。

    “把滚木点燃,砸死他们啊!!”有女声着急的在城楼上响起,指挥着。

    随后,一截截滚木被泼上火油点燃,烈焰燃起滚动的同时,黑烟在卷动升腾起来,再被推下去,砸在云梯上无法躲避的武朝士兵头上,随着火焰一起往下坠落、断裂,血与火铺展开。

    黄昏落幕,光芒与黑暗交错,关胜眯着凤眼望着这一幕,显得非常刺眼,手臂晃了晃,胯下的坐骑焦躁的喘着粗气,他目光中无数的人在顺着云梯冲上去,然后被点燃火焰带着黑烟落了下来,摔死在地上。

    “辽人不如女真....可武朝人又不如辽人吗?那我武朝士兵......算什么.....”关胜咬着牙关,刀锋在半空挥了挥,“通知怨军补上第二梯队,让他们必须站上去,另外,攻城槌给我狠狠的撞门。”

    郝思文望着厮杀的城墙,“哥哥,恐怕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还有多少?”

    “大概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内若是拿不下内城墙,杀入皇宫擒下辽国太后,不然一切都没有意义。”

    “好!就赌这最后的半个时辰,去叫宣赞给我堵住北面的街口,兄弟,你去堵住南门可能过来的援兵,拖住他们。”

    郝思文在马背上抱拳,然后让传令兵将几条调令下去。

    后阵中,怨军的阵型里,刘舜仁三人接过将令又抬头看了看,那边武朝士兵一拨拨杀上城墙,后又被杀败下来,脸色凝重的点点头,打了传令兵,朝身后的张令徽、甄五臣俩人说道:“没什么好说的,关将军先让自己的士兵打了头阵,没让我们先去,说明没有让咱们先去消耗对方的意思,这是公平的,现在该轮到我们了,大哥又不在,咱们不能给他丢脸,让那帮辽人好好睁大眼睛看看,是他们瞎了眼,怨军不是奴隶兵.....不是乞丐兵。”

    他拔出腰间的钢刀,迈动步伐,“带种的,就随我一起杀上去——”

    “杀啊——”

    两千怨军爆出巨大的怒吼,回荡在这片城池上空,兵锋如浪卷般朝城墙扑了过去,在他们冲锋的附近,六匹战马刨动着马蹄,在骑士一声巨喝下,托着中间数根房梁捆绑而成的简陋攻城槌,奔驰着,冒着锋矢淋下刹那,便是狠狠的撞了过去。

    挨近,马蹄止住的一瞬,槌头毫无保留的在巨大惯力下撞在了那扇两丈高的城门上。

    轰——

    城门猛震,向内晃动了一下,灰尘簌簌的往下掉。“再来!!”马上的骑士指挥着,让剩余五人操控着战马向后倒退,然后再次蓄力迈起马蹄,奔了过去,城头上,有弓手俯瞰下来,弯
吞天记吧
弓一射,嗖!箭矢直钻其中一名骑兵脖子里的瞬间,那骑士使劲的抓捏着马缰,另一只手疯狂的将直接将那箭矢拔出来,猩红的血液立即疯涌着淌满衣甲。

    “撞啊!!”骑士大吼着,瞳孔涣散。

    砰!

    槌木再次撞了上去,城门晃了晃还是没有撞开,那名骑士脸色惨白,捂着脖子微微摇了两下,噗通一声从马背上掉了下来,再也没有爬起。

    云梯上,怨军攀爬着,涌了上去,视野中长枪捅了过来。

    “啊啊啊——”

    张令徽握着钢刀,双目通红的踩着一名同伴的尸体跃起,朝凶狠刺来的长枪狠狠撞了过去,挥刀劈下,两柄枪头断裂的飞起来,刀再一横挥,血光在对面溅起,他并没有停步,继续朝前冲着,刀锋不知在谁的肚子上哗啦了一下,一股血腥气涌了过来,令人呕。

    他身后怨军的士兵还在不断的冲上来,一个、两个、三个..........视野拉远,搭靠在城墙的十多架云梯上兵锋正朝整座城墙蔓延起来,野蛮的厮杀。

    雄州。

    马车驶出山道回到城池的街上,惜福伏在白宁的腿上安静的睡着,车帘外面的夜幕降下来,下起了淅沥的细雨,街道两旁皆是因为这场突然而来的雨变的匆匆忙忙的行人,手中有物件的纷纷遮在了头顶,空手的拉开宽袖挡在头上,往街檐下躲雨,商铺也此时开始砌上木板打烊了。

    白天带着惜福出去游玩,其实也是白宁心里的一种补偿方式,因为过了不多久他要继续北上,而傻姑娘他们就能留在后方,毕竟女真人到时也要过来,会不会突然打上一架,谁也说不准,要是打不赢,带着女眷,他的顾虑就多了许多。

    现下掐算着时间,郭药师、关胜等人差不多已经兵临燕京,估计这会儿应该打起来吧,不过他北上要去的自然不是燕京,那里能不能拿下来,都不重要,就算拿下,女真一过来,靠一两万人守不守的住都是俩说,他此次要去的自然是另外的地方。

    手轻轻抚了抚惜福的丝,傻姑娘趴在他大腿上,如果是这个正常男人的话,下面终究是有些反应的,可他感觉空荡荡,虽然并不打扰他想事情,可那种心里落空的感觉时不时还是会影响他。

    随即将惜福的脑袋往膝盖的方向抬了抬。他转移注意力的朝帘外栾廷玉说起了话:“秦明身上的伤已经无大碍了吧?”

    外面,回应很快传进来:“回禀督主,已经无大碍了,就几天他便是已经去了雁门关驻防,这样的安排他虽然有点微词,但大概是不会多想的,他自个儿也清楚若是浑身带伤上战场,那就是白白把命送掉。”

    车辕滚动着,话语时不时说上两句,随后,在快要到达小院道路上的某处,白宁忽然止住说话的声音,耳朵微颤像是听到了什么,掀开车帘朝栾廷玉点点头。

    下一秒,栾廷玉取下后背系着的八凌混铜棍,带领十多名番子朝临街巷子围了过去。白宁这边马车缓缓停了下来,他将惜福换了一个姿势,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外面车辇上,细细的雨帘落在他脸颊上,目光在那一刻锐利起来。

    番子、栾廷玉持着兵器在那一瞬间,冲了进去........

    ....

    兵器交手,有番子倒飞出来。

    ps:朋友们,圣诞节快乐。今天只有一章哈,因为,你们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