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二百七十九章 悲欢

第二百七十九章 悲欢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越来越多士兵开始围攻过来,单人单马冲阵并不像白宁觉得那么轻松,光是密密麻麻堆过来的身影就让人心里承受很大的压力,如果可能,他想将那个西辽的开创者耶律大石,解决一切隐藏的麻烦。

    周围,大大小小的方阵已经注意到了这里,排除部分人开始过来聚集,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些坐镇自家阵里的将领是不是很清楚的,不过一旦兵锋聚拢,推过去的话,一切都不重要,毕竟他们的视线里并没有出现武朝有规模的追兵。

    所以,新聚过来的士兵便是疯狂的举着兵器呐喊声,撕裂天空。

    战马奔驰,白色的大氅一扬,单手抓住一柄砍来的钢刀刀背将人提了起来,夺过一面铁盾,再将人丢飞,冲刺间,迎面两三百人的枪阵呼啸冲来,铁枪齐齐一刺,一收,白宁一把拉住缰绳,将马匹止步才没有撞进去里面。

    对方再刺出时,白宁跳马扑上去,手里那面铁盾顶在前面狠狠撞在铁枪上,掀翻,直接撞进了里面,好些士卒被突然而来的力道挤的倒在地上,互相踩踏起来。白宁一手顶着盾牌,一手提着剑从枪阵后面撞了出去。

    视线微抬,一匹红色的马扫着尾巴驻足立在那里,一员面戴铁面的人似乎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血腥气蔓延,一路过来横七竖八的尸体横陈着,断手断脚的伤者在地上打滚痛苦的呻.吟,其实仔细一数的话,白宁杀过来,真正杀死的不足五十之数,毕竟武功高强之人,若是在树林、陡岩可以隐藏、借力的地带杀个一两百人是没有问题,在开阔的地方与结成军阵的士卒厮杀,却是多了许多顾及。

    “武朝人….你很厉害,我来陪你打一架。”耶律红玉偏偏头,手掌松开了马缰。

    “哼…”

    冷哼如同一滴露珠滴入水池,然后白宁眼睛半眯,跨步跃起,衣袂翻飞的刹那,便是嗡的声音,拇指推开剑柄弹了出来,右手凌空握住,剑身一鸣,便是直接横扫过去。

    阳光倾斜,周围的辽人士兵止步退开,红色马匹上的身影一踏,同样跃起,两人的身影几乎滞留般停留在相撞的点上,耶律红玉挥拳猛砸。

    呯呯呯的几下,血肉的拳头击打在连刺而来的剑身上,空气中,俩人身着大氅上的柔毛也都被震的立了起来,像针一般激射断裂的扩散开。那高挑穿着鳞甲的身影一脚踹了出去,白宁左手一握,一拳崩出,击在对方脚心上的步履。

    那便是轰的一声巨响。

    双方一拳一脚的力量都灌注了内力,俩人同时从半空倒飞,然后落地,耶律红玉踏踏踏踏连踩数步,一步一个脚印的深陷土里,而那边,白宁下坠时,剑尖一触地面,立即弯曲,随后卸去力道。

    身躯一翻,稳稳站立。

    “耶律红玉?辽国第一高手?”白宁正了正身上的大氅。

    “正是!哈哈哈不过说什么辽国第一高手,那是没有的事,我只是一介女子,若成了辽国第一高手,那男的且不都死光了?哈哈哈哈哈!!”

    耶律红玉虽然笑着否认,面具下笑声却是震彻整片天空,她负着手,往回走上几步,步伐豪迈又是缓慢,举步间回到自己手下人那边,有亲兵捧剑过来,单膝一跪,双手高高托举。

    耶律红玉让人取下黑色大氅,然后看向白宁,“好久….没遇到让人尽兴的高手了,这位武朝人,咱们一剑决胜负。”

    “一剑?”脸微微仰起,倾斜的微光照在白宁的脸上,嘴角露出阴柔的、冷冷的笑容。白色的大氅陡然甩上了天空,飘着缓缓回落。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无弹窗
穿着黑金相间宫袍的身形便是跨出一步,坚硬的泥土溅了起来,第二步却是陡然加速化作一道模糊的黑影,视野的另一侧,耶律红玉走上前,左手一抬,噌的一声,剑身从捧剑人的手里拔出,踏踏两步,高挑的身子一弓,整个人几乎成了一字型,朝白宁迎了上去。

    再次开战,两边都只出了一剑。混元玄天剑在急进中唰的一下,划出惊人的涟漪,在荡开。耶律红玉手中的剑恍如虎吼般斩了出去。

    呯

    轰

    金铁相交,便是紧跟着一声炸响,两边内力都是大的惊人,两把剑周围的空气几乎都被震荡出了波纹。

    旋即,两道身影交错而过,撇剑而立。

    白宁两鬓的长发,有几缕银丝断裂,飘在风中,吹向了远处。他身后那个女人的身影微微一顿。

    “这次看来不相伯仲…..”白宁随手一挥,剑唰的一声归鞘,单手向上一接,白色的大氅落在手中,翻转披上。

    话音落地,只听咔的声响,铁面在她脸上裂开,断成两半掉在了地上。风抚动了甲摆下衣袂与女子散落垂下的青丝,耶律红玉忽然躬身捡起地上断成两半的面具,拿捏在手里,笑了笑,转过身,美丽中带着男儿的英气。

    “你叫什么名字….武朝人。”

    “白宁,武朝皇宫内务总管。”白宁提着剑原地不动,声音冷漠自然的说出:“行北伐督军监事,你是耶律大石的女儿?”

    耶律红玉愣了愣,“原来是一个….宦官啊。”旋即,她点点头,“我们就要离开这片生育养育契丹的土地了,去一个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武朝人,你要来吗?武朝有你这么高武功的怕不是多了,和我们走,去遥远的西边,看看新的世界,我许你高官厚禄。”

    “有你在,看来本督是杀不了耶律大石。”白宁向西边望了一眼,有些遗憾的这样说了一声,随后,他道:“你们一直往西走吧,一直走,哪里或许有另一个国度在等着你们征服,但是,咱家不希望你们再回来。”

    “可能吗!”

    耶律红玉忽然走过来,伸出布满老茧的手,“辽人虽然人多,但要留你怕也是艰难,不过下次我会再回来,与你分出胜负。”

    看着布满老茧的手掌,根本看不出这是一个女人该有的,眼前这个女人恐怕与孙不再一样,习武成痴,或许更加变本加厉的。

    “好!”

    白宁伸出手击了过去。

    ………

    在白沟河,战事渐渐落入尾声,被遗弃的辽人在不知所措的顽抗,以及投降。收拢一些残兵的琼妖纳延第一次陷入了痛心的局面。

    “将军….投降吧,这样下去兄弟都要死了。”不知是那支队伍的副将且战且走的在巨汉身边说着。

    “投降?萧将军就是死在他们手上的,你叫我降?那么想当狗啊”

    “不降怎么办!连耶律大石都不管我们了,为什么还把命卖给他们啊。”

    “啊啊啊”

    混乱的队伍中,琼妖纳延愤怒、绝望的仰天怒吼,铁链在他手中甩动,然后咬着牙关,“我们走,回上京,我带你们回家!跟好了。”

    他说完这句话,转身朝东面冲过去,粗长的铁链横扫,挡者皆被打飞,微弱的阳光与阴云之下,巨大的人形就像一把攻城锤,撞破了东面围堵的武朝士兵,一层层的凿过去。

    两岸的厮杀随着那一拨残余辽人的离开,延绵的战火渐渐安静下来…..

    这是属于武朝的第一场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