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二百七十六章 进退与孤礁

第二百七十六章 进退与孤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八千人的怨军军阵中,有不少人影正悄悄的从队列中撤离出来,影影绰绰的汇集朝后方过去,郭药师骑在马上,腰间的钢刀在抖动,拳头在手心死死的捏着。

    “我要让这天下…..没再小看我。”胡须在飘着,风在吼,郭药师盯着帅旗下的父女二人牵扯马缰。

    这时,有单骑过来:“郭将军,大帅让你的部下顶上去,牵制童贯的右翼,没有金鸣不得收兵。”

    郭药师没有理会他,耳中隐约听到了噼噼啪啪燃烧爆裂的声响以及凄厉的喊杀声,之后,一股浓烟在后方飘了起来,冲向天际。

    “郭将军…..”那传令骑士犹豫的盯着眼前人。

    “本将军听到了!”郭药师微沉的脸此时绽开微笑,刀身缓缓拔出鞘,高举了起来,对面的传令骑卒微微一愣,还以为对方准备调整阵型开赴战场,随后他就听到对方口中说出了令人心惊肉跳的话来。

    “搭弓…..对准耶律大石的帅旗。”

    骑卒吓得说不出话,再等他反应过来时,郭药师手里的钢刀唰的一下砍来,血花溅起,尸身噗的一下掉落下马。

    恍然间,他策马奔出几步然后停下,视线再看过去,脸上陡然僵住,那帅旗下耶律父女的身影早已不见,感觉出有些地方不对劲,“怎么回事……”

    …..

    “怎么回事?”武朝这边,童贯皱着眉头看着对方整个巨大营盘在十多个小方阵移动下,在做出变化,就像是要全军压上来一样,“调整阵型还是….打算全部压上来?”

    这一场大战,虽然尚未完全的开打,可双方都是六七万人左右,若是对方真的孤注一掷全军压上来,成为血肉磨盘,到时拼的就不是单单的人数了,以武朝士卒的意志力真要能撑到最后,那就成了奇迹,否则之前的两场也是不会输的稀里糊涂。

    “疯了….啊!让前面的撤回,间隔战场距离,弓箭手压上去射住阵脚!严防对方耍诈,快啊!”童贯急忙打着旗语,又与左右的传令兵吩咐着,随后传令兵背令旗飞驰而下,沿途朝各个军阵挥舞旗语。

    可两边加起来十多万人,就算接面的只有万余人那也是密密麻麻的一片,真要调动起来不是那么简单,而对方似乎根本没有打算让前面出去的人回来,一旦调回前面的武朝士卒,很容易让对方抓住空子,趁机杀进后面的预备军阵中撕开一道难以愈合的口子,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随着整个大阵依旧在变动、演变着,一滴滴冷汗开始在童贯额头密布…..

    若是这次出击把耶律大石给逼的玉石俱焚,这对童贯来讲肯定不是愿意看到的。然后,一柱黑龙腾空而起,滚滚飞升,辽阵后方燃起了熊熊烈火,厮杀声轰然炸响,一股数千人的军队似乎…..似乎在作乱。

    童贯手抖了抖,身躯几乎都贴在帅台的木栏上,这突然发生的转折,对于他来讲,作为一个大军统帅,也是不敢轻易冒险的,辽阵的变动,阵前的将士并未撤回,然后后方又燃起烈火,像是有人作乱,这一条条信息刺激着他的大脑,反而让这个久经战阵的大宦官不敢轻易做下决定。

    令旗在半空举着,挥不下去。

    视线所及,一个白色的人影穿插进了战场,犹如一道尘烟朝着另一边急速蔓延过去。

    ……

    绵延数里的血线在开始后撤,滚动在人群中的关胜爬起来,顺手夺过一名辽人的长刀,迎着那巨汉再次冲上去,长刀倒提,刀尖擦着地面由下而上挂了上去。

    关圣刀.败走麦城。

    怒吼中,空荡荡的铁
一品唐侯帖吧
链砸来,捏着刀柄的手臂猛的一震,泛着冷芒的刀身挥去的过程中龟裂开,寸寸碎下来,从铁链的缝隙里,关胜侧身跨步,步履陷入尘土,将只剩下光秃秃的刀柄撞过去。

    嘭!

    一声皮肉撞击的闷响,却是一道波纹在他腹上荡开,皮甲翻起皱子,然后撕裂开。琼妖纳延捂着腹部痛哼一声,连连退了几步,直接撞翻几名厮杀在一起武辽士卒。

    “…..厉害….武朝人…”琼妖纳延揉着腹部,活动了一下身躯,像是要重新打过。

    忽然,一道白色的烟尘过来,他警觉的侧身随手一扇。

    但随后巨大的劲力陡然从对方传来,那粗如女人腰肢般粗细的臂膀关节咔的一声扭动脆响,身躯如山般垮塌倒下,白色的身影停也未停冲向了对面的山坡。

    ******************************************************

    而在另一侧,隐隐有了撤退迹象的辽军方阵中,隐蔽着的耶律大石望向了冲天而起的黑烟,以及后方突然发生的叛乱,然后停了停,“怎么回事?”

    “报!郭药师带着怨军反了,把后方的粮草都烧了。”

    那边,骑着战马的耶律红玉,声音从面具下传出:“爹爹,之前我就说过这种人留不得,你还把他们放在最后面。”

    这忽如其来的倒戈,或许是有些令耶律大石有些措手不及,不过他根本就没想过要带着郭药师等人离开,所以就谈不上愤怒,只是觉得棋盘上的棋子变得有些不听话了而已,对于整个大局而言,并没有多少的影响。

    这位老人沉默了稍许,随后几道命令传达下去,冲向了混乱的后方。

    “传令,让侧翼的耶律处给那帮奴隶一些压力,给大队伍争取时间。”

    “传令,后方阵型缩紧,配合耶律处的骑兵推过去。”

    “传令,面朝武朝军队的右翼,不要纠缠,放弃那千余骑兵和琼妖纳延所部,全力向西撤走。”

    一道道指令如同溃坝的水在倾泻,左翼的辽兵组织起严密的阵型开始朝郭药师那边推进过去,骑兵从另一侧开始掩杀、驱赶,密密麻麻的尸体在烧起大火的营寨周围铺砌,郭药师不断的整军,然后组织起来反扑,又不断的有人倒下,他深灰色的铁甲染的通红,刀口也缺了,目光却不停的朝另一处的战场看去……

    “为什么武朝的人看到这里乱起来了还不来?”他嘶声怒吼,劈翻了一人,刀也彻底崩断,他的声音被整个战场的厮杀掩盖了,传不出去。

    最后,他眼中全是辽兵如潮水般过来,冲向他们变节的人。郭药师只能将还剩四五千人的队伍龟缩起来,布置出紧密的防御阵型,如一枚钉子死死扎在这里。

    “大哥…撤了吧,兄弟顶不住了。”刘舜仁提着刀,半身染血的过来,一只腿瘸着,大腿上中了一箭,还未拔出,血便是渗透了布料,红红的一片。

    郭药师咬牙顿挫,怒吼而出:“撤?撤到哪里去,女真蛮子那里?我明明知道武朝的将帅都是他吗的棒槌,还希望他们能看到信号趁机杀过来……”

    “就算怕中计….可耶律老贼要撤了,童贯还看不出来吗?犹犹豫豫、窝窝囊囊的,一个太监领兵….难道他部下都是没鸟的孬种?”

    “我艹他妈的!”

    怒骂声中,目光却是含着悲呛的泪迹,他的兄弟正一片片的倒下。

    ps:原本是想一章解决的,发现不能,这种几个可能性的线凑在一起,发现很难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