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二百六十章 人无退路,只能向前

第二百六十章 人无退路,只能向前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橘黄的火光之中,石阶爆碎,暴怒的身影踏踏踏连踩几步直冲而起,空手一击与门口的曹震淳撞在一起。

    破空声从正面袭来,两鬓斑白的老太监脚下一沉,碎砖裂石,双臂陡然一振,双掌刹那间用力拍出。

    ——归元罡气。

    嘭——

    乍然间,罡风在两人中间肆虐般迫开,两边火盆直接被吹倒在地,曹震淳双臂已经没有了感觉,冠帽也飞了出去,身体不断的后退,踩碎几匹石砖。

    魏忠贤双臂一压将对方连连逼着后退,怒火中还稍存有理智,“你这么卖力,能得到什么好处,还不是白白便宜了那白宁,你真是愚蠢至极。”

    火在地上燃烧,整个节堂昏暗了下来。

    “....魏督公,你可贵人多忘事,难道忘记当初是你踩着咱家上去的啊。”他冷笑着,脸上有些潮红,随后口中的鲜血朝对方那张愤怒扭曲的脸喷了过去。

    血雾洒来,魏忠贤急忙挥袖一拂。

    曹震淳那微福的身躯朝后退,冲出了节堂的大门,朝带来的几名宫中侍卫喊出口:“西厂魏忠贤意图下毒谋害皇上,现下被咱家揭穿,想要灭口,拦住他!”

    七八名原本守在不远的侍卫微微一愣,他们之前只是陪护曹公公出宫来的,只是未想到会出现这么一幕。

    一愣神的功夫,节堂门口,暴怒的身影已经冲出。

    那些侍卫见对方模样,迟疑一下,便是唰的一声拔刀出鞘,视线中,冲过来的身影猛的朝他们头上撞了过来。

    黑影放大,罡风吹来——

    .........

    呯呯呯呯十多下金属被击打到扭曲折断的声响渐渐停息下来,一截断刃在魏忠贤手中捏着,扔到地上,最后一名侍卫只感到天旋地转,身子摇摇晃晃间,胸口已经凹陷下去,鲜血不知不觉从他嘴角溢出,噗通一声栽倒在地。

    横七竖八的尸体中间,魏忠贤面目狰狞的捏着拳头,稍有些清醒过来,看着脚下的尸体,心里陡然一惊,再一看周围,哪儿还有曹震淳的身影。

    一个不好的念头闪过他脑海。

    皇帝肯定是中毒了.....证物在是他在西厂现的,现下又杀了几名宫中侍卫,这下他意图杀害皇帝的罪证是彻底坐实.....

    “好毒的人呐.....”

    “逼得咱家没有退路......”

    心头的怒火再次烧了起来,这种来至心底的悲愤彻底笼罩在他身上,再加上之前在赵吉那里收到的屈辱,和长久以来作为宦官,心里无法泄的欲1望慢慢叠加在了一起,他仿佛自己快要爆炸了。

    一股股源源不断的内力在在他身体里横冲直撞。

    但,却是很舒服。

    “天怒心法....最后一层的诀窍,原来在这里啊。”愤怒化为冷漠的身影,伸出手掌看了看,朝脚边的一具尸体隔空推过去。

    嘭嘭嘭——

    血肉、衣甲破碎爆开,顷洒空中又飘落在地。

    “哈哈哈哈哈——”魏忠贤疯狂的笑起
弑天修士sodu
来,收起手掌握拳,目光闪着杀机,“白宁....赵吉....有这身武功,咱家何必还久居人下......”

    他想着,朝围过来的西厂番子,挥挥手:“白宁意图谋反,刚刚过来的曹震淳带人想要刺杀本督,你们立即传递下去,召集西厂所有人,带上兵器咱们去皇宫。”

    .......

    柔柔绵绵的阳光下,校场中兵器反射的光芒点点,校场上聚集了不少迷茫的西厂番子、档头,有的甚至还打着哈气,无精打采。数千人的聚集,吵吵嚷嚷着,不时还能听到叫骂声、说笑声。

    节堂内,火盆重新摆回了原位,火光摇曳着,那位叫吴用的军师推门走了进来,座上的人正闭目着、紧咬的牙关看得出,人还处在愤怒当中。

    “督公,人已经集结了,不过属下听说那白宁意图谋刺却不知道到底是真是伪,咱们贸然这样过去,怕是有些不妥。若是那边皇城无事,咱们数千人过去,反而有了围攻皇宫的嫌疑,到时陛下追究起来,督公这里也不好开脱啊。”

    魏忠贤闭目着,神色淡然:“本督自然清楚,有些事咱家自有计较,如今皇城危险,且能耽搁,一来二去,真要是出了事,后果这里所有人把命搭上都赔不起的。”

    石阶下,垂的吴用斟酌片刻,点点头:“既然督公意已决,那吴用就不多说了。”

    节堂内,光线昏暗,两人说了会儿话,便是一起走了出去,校场上密密麻麻排列的身影也在这一刻,表现的肃穆起来。

    高台上,魏忠贤双手握着天怒剑,剑尖朝下抵在石砖上面,看着下面西厂番子,天怒心法灌注的内力将他声音传开。

    “军情紧急,刚刚曹震淳带人意图谋刺本督,反而被我杀了个干净,那老太监灰溜溜的跑了,你们知不知道他是谁的人?”

    声音在他们上方飘着,所有人屏住呼吸静静的听着接下来的话.......

    “他是宦官,是太监,却不是陛下的人,他是那东厂白宁手下的一条狗,曹震淳带着宫中的侍卫来谋刺本督,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有人把持了皇宫,挟持了陛下,而那人想必你们心里已经清楚了,就是东厂提督白宁,此人作乱犯上。”

    天怒剑缓缓出鞘,映着太阳的光芒,璀璨夺目。

    声音也在此时陡然拔高。

    “我们——”

    臂膀抬起,剑尖直指前方,“——清君侧!”

    ......

    下方,黄河三蛟、金剑先生陈千鸣、破风刀聂云等人心潮澎湃,手里的兵器不由捏紧,沐浴着阳光下,这或许,对他们这些江湖人来说,将是历史性的新篇章。

    京东道上,出城的车队停了下来。

    一名缇骑奔驰着,将情报传递了上去,马车内,白宁扫了一眼,吩咐道:“调转回去,鱼上钩了,叫城里潜伏的人封锁汴梁四门,只许进不许出。”

    停顿一下,他声音缓缓又道:“走慢一点.....”

    ps:顺便推一本盗墓神话类的诡神冢这本我看过,不会坑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