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欲来

第二百四十八章 欲来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夏天的雨哗哗啦啦的下着,雨水趟过屋檐,形成水帘打在院落的砖石上。天空偶尔滚动雷声从院落上方窜过,与雨声交织在一起,以及屋内动人心弦的节奏拍子。

    轻柔的身姿迈动,桃色长裙轻洒,犹如片片花瓣飞于天地间,长袖漫舞偶然间遮掩,随着轻摇的丝竹之声,慢慢露出桃花灿烂般的容颜,就像花蕾在刹那间绽放......

    名为无垢的‘女子’在学习着袖舞。

    另一边,隐隐约约传来魏忠贤与人交谈的声音,不过并未打扰到这边全神贯注的练习。交谈声,中途会停下来,随后又是一阵响起。有人自门外进来,矮矮胖胖的高小羊笑眯眯的低声与魏忠贤结耳交谈。

    “此事当真?没有看错?”魏忠贤显然对这事保持怀疑。

    “千真万确啊.....”高小羊犹豫的看了一眼,其余座位上吴用等人,防患似得压低嗓音:“眼线那边是这样说的,燕青原本就与淑妃娘娘有旧的,时常打着给雨千户送东厂消息的名义,偷偷过来探望淑妃。”

    吴用耳朵抖抖端起茶杯,不自然的笑笑,朝那边的魏忠贤看了一眼:“会不会是东厂白宁的诡计?或者有人串通好,故意设计的一出戏呢?”

    “怎么可能”不等魏忠贤答话,高小羊脸憋的通红指着自己:“咱家跟着督公的时间可比各位长,要说我吃里扒外,你们还不够资格。再说了,这事要是捅到官家那里,那白宁的东厂还要不要开了?这样的戏,他敢唱吗?”

    魏忠贤闭目点点头。

    “小羊说的也是没错,若是拿那种事来设计,简直就是疯子,一个不慎不仅仅是满盘皆输的问题,就连命保不保得住都尚未可知。”

    大雨混着雷声响在外头,吴用皱着眉看了看裴宝姑,以及聂云,随后思虑片刻,也点点头道:“督公说的有道理,这样的赌局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开的,若是这事是真的话,利用的价值就非常大了。只要扒掉白宁东厂提督的外衣,顶多就是一个江湖高手,想要杀他,事情就变的简单许多。”

    “到时,小女子要为夫报仇......”

    那边聂云也同时点头,“听说他武功很高,我早就想见识一番。”

    “事情虽好,但总得要亲眼目睹才行啊,本督今天也看完了无垢姑娘的才艺,到底是进步许多,现在又得这样的消息,今日可真是不虚此行。”魏忠贤随即又皱皱眉头,起身往外走,道:“事情原委,本督今日回去观察几日,纵然属实,可北伐之事糜烂如斯,咱家原本也是顾全大局的人,可公私自然要分明的,北伐是国事,官家的家事也是国事,本督只好选择触手可及的先做下来。”

    “督公忠心体国,才该是国之肱骨。”吴用扇着羽扇拱手说了说,起身恭送。

    那边魏忠贤脚步极快,摆下手时,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口,出了西缉事厂门口,钻进马车,片刻,车厢轻轻摇晃。

    “哈哈哈........啊....哈哈哈!白宁啊....白宁.....你不是好厉害的嘛,现在如何了?”那声音笑的恶形恶状,肆意发挥。

    车辕滚动起来,里面的身影前仰后合狂笑。

    随后,身躯定了定,握住拳头一捏,笑容变的狰狞可怖:“这次.....换咱家抓住你了
女剑仙全文阅读
,两个耳光的事,马上就可以和你清算了,看你怎么办......哈哈哈哈哈哈”

    他魏忠贤,毕竟以前只是一个痞子..........

    ***********************************************************

    汴梁城侧,燕青的宅院,莲蓬的大雨。

    窗外电闪雷鸣。

    屋内,小炉火气腾腾,一口锅揭开,肉香飘出来。满脸扎须络腮胡的光头和尚使劲的闻了闻,随即大笑一声,扯出一些放进嘴里咀嚼。

    “哈哈这狗肉就是香,可惜时节不对,要是在冬天吃上这么一锅,那才叫洒家过瘾。”

    武松拿起酒碗,朝那边端坐的燕青敬了一下,“小乙莫要听智深哥哥胡说,在庙里,一天没有酒肉,就浑身痒的难受,此刻有酒有肉反而矫情了。”随后,自己也笑了出声,一口喝完碗中的酒,“其实洒家也在庙里蹲的难受。哈哈哈!”

    那边,燕青弧出笑意,替他满上一碗酒,言语也不拖泥带水:“两位哥哥要是觉得庙里蹲的难受,经常来小乙这里便是,好酒好肉自然都是备好的,要不然两位哥哥也来东厂做事。到时二位哥哥就可以看见一个本该死了的人,还好好活着,一定很惊喜。”

    武松放下酒碗,与鲁智深对视一眼,其实他二人之所以留在东京汴梁,一是为了照看下燕青的近况,第二个原因就是追查林冲的下落,毕竟梁山一战后,他们悄悄回去过,暗查了一番,并没有找到林冲的尸体。

    现下燕青这样说出来,他二人心里便是有了印证。

    “不去不去。”鲁智深晃晃那颗大光头,“要是去了东厂,洒家蹲的更加难受,还不如现在呢。”

    见他二人依旧如往,燕青倒是没有继续将这话题说下去。

    三人谈笑一阵,外面的雨幕中一道身影冲过来,跑到檐下在门口单膝跪下,拱手道:“禀燕指挥使,海千户那边有消息需要传递。”

    接过来。

    燕青将它收起衣袖,打发那人走后,重新坐回桌前。武松对他道:“小乙若是有事就先去忙,我与智深哥哥吃完再走。”

    燕青擦了擦带着油腻的嘴,心里早已不在这里,便是点点头,也不与两位哥哥客套,披起蓑衣朝武松两人拱手:“那哥哥们就好生吃喝,小乙先去宫里办差,去去就回。”

    “还是别回了,看你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就知道宫里有你相好的。”武松早在南平县时心里就猜测出一二,此时说破出来也不觉得什么。

    燕青尴尬的笑笑,转身离去。

    看着消失在雨中的背影,鲁智深皱起眉头:“小乙这是在玩火,宫中的女人,哪怕是宫女,也不是能乱碰的,坏了规矩,皇帝小儿若是知道,且不是危险.....”

    “那又如何?”

    武松呯的一下将酒碗磕在桌上:“大不了,闹一次东京府,带着小乙和他相好的,杀出汴梁就是。”

    雨在下,屋里人的声音被又一阵惊雷盖过,鲁和尚望向外面的天空,阴沉而黑暗,就像有什么东西要压过来。

    “洒家还是有些担心小乙......”他喃喃的说。

    ps:今天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