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二百四十七章 自污

第二百四十七章 自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翌日,天还未亮,小晨子候在了门外。

    “督主,接到宫里的消息,淑妃娘娘在昨晚为官家添了长皇子。”隔着门扉,他朝里面禀报着。

    里面响起脚步声,春梅、冬菊两位丫鬟睡眼惺忪的揉着将门打开,依旧一身黑金相间的宫袍,却是将一缕缕银丝整冠结鬓,显得比平日肃穆隆重,白宁看了看天色,冲身边的小宦官点点头,举步往外走。

    “备车,去皇宫。”

    ……….

    车辕碾着石砖官道缓缓行进在蒙蒙的清晨,帘子掀起一角,街道两旁的商铺伙计取下店门的木板,开始准备一天的生意。街边摆起的吃食小摊,锅里勺出热腾腾的粥饭,盛在破旧干净的碗里,出来揽活的匠人或行走的货郎坐在那里,然后开始一天的艰难掏食。寺院的钟声在清晨第一缕阳光投射大地,恢宏而悠远的响起。城门的士兵打着哈欠缩了缩衣袖,无精打采抱着兵器靠在墙边上,半眯半醒。每个人都在这个世间找到自己的位置,做着自己的事。

    这是新的一天,也是活生生的世界。

    帘子放下,白宁恢复冷漠的神情,有些不好的东西从心底浮起,带起了一股冷意。

    .......

    延福宫,金辉洒进窗户。

    细微均匀的呼吸起伏着,恬静虚弱的女子侧卧着,旁边襁褓包裹的婴儿皮肤微红,嚅了嚅嘴,在安睡。

    女子微微抖动的眼帘,似乎在警惕着有人会抱走自己的孩子。

    床榻另一侧,靠近窗户的赵吉满眼血丝的看着床榻上静谧安然沉睡的母子,全神贯注的画下一幅画,在敞开的窗户下,等待干透。

    白宁过来时,他也尚未察觉现在天已经大亮了。

    微风吹过画纸,带着墨香飘来让白宁皱了皱眉,旁边伺候的曹震淳低声道:“官家一夜都没合眼。”

    “惊怒和狂喜汇集心头,换做谁也睡不着的。”白宁记得前世初为人父时的感觉,自然也体会的赵吉如今的心情。

    曹震淳讪讪笑了一下,“嘿嘿,像这样的事情,咱家这些个宫人,只有下辈子才能体会了。”

    忽然,白宁伸过手来,在他肩膀上拍拍,,面无表情的说道:“记得本督之前与你说过的事情吗?准备一下吧。”

    嘴轻轻动了动:“.......要来了。”

    曹震淳勾起领会的笑意,便是微微点头,“奴婢明白怎么做的。”

    “嗯....”白宁见到那边窗户里的人影起身了,简单的回了一声,朝前走去。

    ..............

    赵吉在画上轻轻吹了吹,墨迹已经干透,吩咐左右的小宦官:“耗费一夜,总算惟妙惟肖了,把它拿下去好生裱起来,莫要用你们
兽血蛮荒小说5200
的脏手弄花了。”

    两名内侍小心翼翼将画板一起抬起,静悄悄的退出去。

    窗外的身影,赵吉已是见到,疲惫的脸露出笑容,出了屋子走过去。白宁与曹震淳连忙上前拜见。

    “微臣奴婢见过官家。”一个躬身,一个跪着。

    “起来吧。”

    赵吉抬抬手,将二人扶正,“随朕去吃些东西,饿了一晚上,感觉自己能吃下一头羊了,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了,记得上一次的时候,还是朕夺回权柄之时,兴奋的无以复加,想想就是六年了啊,时间过的真快,小宁子如今也是破格升为舅父了。”

    “外甥尚未满月,不好见人的。”白宁拱了拱手:“不过作为舅父自然要为他满月之时,送一份礼物的。”

    “哦?”赵吉好奇的看看他。

    “微臣想要将那燕云送给外甥作为礼物。”

    脚步站定,赵吉脸色微沉,喉音轻颤:“小桂子到底还是让朕失望,成天嚷着要北伐,他打过西夏、打过方腊,以为自己就能打过辽国,就连朕居然也信了,如今拉开架势一比划,朕脸上无光啊。”

    “所以,微臣主动请缨便是准备把武朝的脸面找回来。”

    “可有把握?辽人不比宋江、方腊之流。”

    白宁微微展了展眉,片刻之后,又摇摇头:“要先打过才知道的。”

    “好,皇子满月之时,便静等小宁子的礼物了。”赵吉走在前面,意味深长的说着这句话。

    军令状?

    白宁叹口气摇摇头,随即目光渐冷。

    延福殿外,拐角的长廊,一人抱着长剑偏了偏头看过来,白宁也望过去,魏忠贤趾高气昂的拍拍剑身,露出一副不屑的微笑。

    ...........

    在皇宫用过早膳,在临近中午时告辞出了宫门,此行并没有见到李师师,倒是有些可惜,马车在半道上缓了缓,一个人影不着痕迹的窜进去,在白宁对面坐下。

    “燕青见李师师的事就不用封口了。”

    “啊?”

    “给西厂的魏忠贤放出点消息,就说燕青私会淑妃娘娘。”

    “......可那样会连累督主。”

    “无妨,本督就是要自污一回,总要让魏忠贤看到出头的机会。”

    “那小乙那里,弄得不好,可是会没命的,而且将来若是知道是督主这样利用的话.....”

    “他现在活得也是不开心,本督给他一次开心的机会罢了。”

    那人迟疑了片刻,点点头,随后马车再次停顿了一下,人影滑出去混入了来往的行人中。

    手指有意无意,节奏般的敲击案几,车辕越行越远。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