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二百四十四章 白沟河

第二百四十四章 白沟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七月中旬,北方、白沟河。

    一场小雨过后,天气逐渐有些转凉,山野间的树叶从葱绿微微变得黄。河岸边上,偶尔没有太阳的时候,能见到河面遮掩不住丝丝寒意冒上来。

    嘭——

    木槌嘭的一下打在木桩上,浑身汗水的士卒挥舞着臂膀打下木桩开始拉扯粗糙的铁丝网,一一布置上去,上面暗含的倒刺,稍不留心便是在士卒手臂划出血口。白沟河桥岸,秦明一身甲胄,带着亲兵在巡视,眉宇间却是说出一股恶气。

    “这个童贯…..”他语气森然,咬牙切齿的低语,气不打一处来时,便是抢过士卒的手中的木槌狠狠往木桩上敲了几下,又用力将槌子扔在地上,朝帅帐过去:“咽不下这口气啊,我要去见关大哥。”

    七月初之时,童贯来到大名府指挥北伐布置了两路大军同时东西进击,由杨可世为前军先锋直取燕山,结果被辽国名将耶律大石在兰沟甸偷袭成功,战告败,此次秦明、关胜所部的新军并没有安排上东路战场的序列,而是调遣过来守住白沟桥做为看守的部队。

    帐帘掀开,秦明一腔愤懑跨步进来,坐到侧位。见到关胜一语不的在读兵书,恼怒的使劲拍在矮几上,“哥哥啊,你还凭的沉住气啊?咱们操练的新军连个上战场的机会都没有,这杖怕是没有咱们几个兄弟份了。”

    关胜放下兵书,一拂长须,也是叹口气,“兄弟莫要怪童枢密,他也是担忧的。毕竟咱们新军只打过山野间的山匪,大杖没打过,他不放心。再者,他也知我等几人乃是白提督一手提拔,诺是折在战场上,他也说不过去。”

    “他担忧个娘!”秦明撇过脸,“谁不知道……他只相信他手里那帮讨过西夏,打过方腊的骄兵悍将,可真要说了解辽军,有谁比的过我等几个?那什么杨可世第一仗就打的真他娘晦气,几天后,那童贯居然还让人写劝降书给耶律大石,这……反正我秦明光听听就觉得丢人丢到家了,仗打不赢,还劝降……”

    刚刚放下兵书的手微微颤抖,长须在空气轻摇,关胜凤眼一闭,皱着眉头,压抑着怒气,最后深吸一口气,缓了缓。

    “如今北地的局势瞬息万变,童枢密也是在寻找战机,那金国在东边一路攻城拔寨,拿下辽国近半的土地,这西边的军队也大抵都调过去抵挡了,哪知这么好的机会,居然第一战就失利,确实让人哑口无言啊,而且耶律大石的辽兴军在东边被女真蛮子打的就剩下万人了才撤过来修整的。一群残兵败将啊….也能把我们拦下来,真是奇耻大辱。”

    “看他童枢密接下来怎么打….东路军十万人堆上去打一万人,估计对方不会接的。”关胜最后下了一个结论。

    不久,帐外镇三山黄信进来,一脸疑惑的禀报道:“两位哥哥,刚刚小弟沿河巡察,现水流时缓时急,感觉有点问题。”

    秦明与关胜对视一眼,反正眼下也无要事再谈,便是决定过去看看。白沟河很宽,也很深,若是有人想要填河动静太大,显然不合适,关胜仔细观察水面,时起时伏的波浪让他直皱
最强散财神豪无弹窗
眉。“上河段的水如何?”

    “没有那么大的动静。”黄信如实回答。

    沉默片刻,三人都陷入沉思,突然关胜凤目一瞪,沉声喝道:“不好,耶律大石在下河段某个地方渡河,他要夺桥!”

    ……….

    旋即,沉寂的青龙偃月刀在武器架上被取下。

    提在手里,人影翻身上马,营地里马嘶人喊,仓促间抽调出来三千骑兵整装列队踏着轰隆隆的马蹄声,扬着尘土朝西河岸奔袭过去。

    四十里处,侧面的山野间,辽国的旌旗在日光下清晰可见,骑兵的阵型蔓延过来,犹如一条长蛇,在道路上蜿蜒爬行。

    “果然来了…..”

    隐蔽着的关胜,抚须、睁目。

    枣红马不安的踢动马蹄,喘着粗气,脖子上的铜铃此刻响动的越来越大,然后马蹄迈动一步、两步、三步,开始加快冲下斜坡,他身后三千骑兵也俱都走出林野,冲下来。

    长塑、长枪随着前面身着青袍金盔的将领手中青龙刀扬起,而纷纷架了起来。

    轰隆隆——

    马蹄飞溅,三千骑兵排列而下,如同巨大的洪流,扑向了正在悄然行军的辽国骑兵,此时此刻,对面也被突然出现的武朝骑兵也给惊了一下,阵型涣散,随后兵锋接触的那一刻。

    青龙刀挥砍。

    “战决——”关胜暴喝一声,迎面与一个辽人骑兵轰然一撞,那人从坐骑上飞起来,在空中断成了两截,落下地时,血都还在空中飞洒。

    接下来的一秒,轰隆隆的骑兵铺天盖地的扑了上来接着陡然间炸开,尖锐的枪头叮叮当当的戳着对方盔甲向前不断推进,战马与战马间的剧烈碰撞,便是有不少人受不了这种撞击而掉下来被马蹄踩死。

    枪林交错的兵锋当中,一名辽人挥刀扑过来,关胜一摆刀身横扫,呯的一声,那人直接被他高移动的冲势加上巨大的力道,一个刀面扫中面门,整张脸碎成的稀烂,连带座下的马匹也被那股力道震的前肢抖,踉跄之下倾跪倒在地上。

    战场厮杀,胜负不过几息,转瞬既分。关胜在敌我双方中纵横几个来回,半身渗着鲜血,视线不断在战场中来回寻视,随手砍死一人,锋利的青龙刀还停留在对方的脑袋里嵌着,心中却是一股不安开始渐渐笼罩。

    “耶律大石不在此间…..”

    “…..兵分两路…..”

    “糟了!”

    关胜回头望望来时的方向,白沟桥那边,他希望秦明能守住……

    白沟河对岸,空气中还漾着水汽,一骑迎着风纵马来到山坡上,看着对面的军营,他身后,一批批马蹄裹布的骑兵在集结从头到尾都没有停过。

    然后,这位辽国传奇名将挥了挥手。

    “进攻——”他这样说。

    包裹棉布的马蹄浩浩荡荡的踏着山道上的碎石,悄然无声,只有甲叶在抖动时轻微碰撞、摩擦,随后加,冲向了武朝军队的营地,

    ps:第二章,来晚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