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二百三十九章 神离

第二百三十九章 神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轿子停在宫门,分队随行过来的锦衣卫也留在那里,由宫里的禁军接替了他们的职责护送白宁过去延福殿,如今的宫里一日三变,朝令夕改,弄的宫里人心惶惶,只有他心里清楚皇帝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皇帝了。

    白宁在变,对方也随着年岁和阅历的增长开始做出改变。

    此时已经早已过了早朝的时辰,垂拱殿那里除了侍卫已经看不到人影,冷冷清清,相对于这里,那边的延福殿才是真正的权利中心。

    “……奴婢见过大总管。”延福殿那边,曹震淳一脸谄媚的笑,小跑过来半跪见礼,其余小宦官、小宫女无一不是双膝全跪伏地。

    “官家在里面吧?”白宁冲他点点头,径直朝殿门过去。

    早有机灵的小宦官将门扇打开,躬身迎在那里。曹震淳在前面引着路,回道:“陛下正在里面批阅奏折,心情可能不是太好,大总管说话上可要当心一些。”

    “关于北伐的?”

    那边白脸老太监不着痕迹的点点头。

    “原来如此。”

    白宁呢喃一声,举步进去,进了殿门之后,他见到皇帝赵吉的身影正伏案批阅奏章,表情漠然而专注,手中的御笔一刻未停息,像是听到脚步声过来,头也未抬,只是朝前压压手掌。

    “小宁子来了啊,朕现在有些事较忙一点,稍等片刻。”

    如此这样说着,但白宁还是跪下见礼:“微臣见过官家,官家操劳国事为重,微臣稍等就是。”

    那边便没有了声音传过来,继续批阅着奏折,待到差不多时,将厚厚几叠奏章让随行的小宦官码好带下去,这才将手中的笔随意扔在砚台上,然后看伏在地上人的眼睛,起了身走过去。

    忽然噗哧笑了一声。

    赵吉将他扶起,“这皇宫啊,真是人杰地灵,朕身边当初四人,小桂子在外领军作战给朕收复失土,你小宁子练就一身高深莫测的武功,惩戒乱臣贼子,就连当初那个小宫女瓶儿,如今也成了一方霸主,除了李彦这个倒霉鬼,人本来倒是机灵,却是巴结一个贵妃,结果被人杀死在偏僻的角落里…….难道他不知道,一介妃子的权利也是朕给的吗?不仅倒霉,而且还目光短浅。”

    他说着,脸上挂着笑容,眼神灼灼的看着白宁。

    “官家说的没错,其实要说我们四人功绩,不如说是官家赐予的,如今的陛下也非昔日可比,如此操劳国事,也要多注意身子才行。”白宁目光垂敛,虚言说道。

    看到对方言语带着恭顺,赵吉满意的点点头,随后又摆了下手,笑的阳光,“不操劳不行啊,以前朕没有子嗣时,倒不觉得什么,如今有一个孩儿将要来到朕的身边,无论如何,朕都要给他一个清平完整的国家啊。”

    一身龙袍在灯火的映射下,有些耀眼。

    “好了,不说这个。”赵吉往回走,白宁在后面跟着,就像倒影地上阴暗、不完整的影子。

    到了御阶才停下。

    赵吉坐回龙案后的椅上,说道:“你去看到小
永恒国度sodu
瓶儿了?”

    “见到了,还与西厂督公生了一些摩擦。”白宁之所以这样说,其实也是想让赵吉满意的,毕竟是平衡嘛,如果一点摩擦都没有,眼前这位皇帝估计又要想其他办法来维持平衡,到时候头疼的依旧也是他白宁。

    赵吉点点头,片刻后,笑道:“那她现今如何了?魏忠贤可动用了逼供的手段?”随后,他又叹口气,“若是真要朕当面审问小瓶儿,怕也是有难堪,当年好歹主仆一场,变得如今尴尬的见面,倒也是应证了世事无常的那句话。”

    听到这句话,白宁眼皮跳了跳,同时也庆幸小瓶儿已经离开了。当一个皇帝不管用何种语气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基本上就断定了那人必死的局面。

    “可惜,微臣来宫里时,听到刑部那边大乱起来,想必小瓶儿已经突破重重守卫,逃出去…..”

    赵吉笑着打断白宁的话,抚掌欣慰:“逃的好啊,这样见面还不如不见,但是日月神教公然在京畿重地与当地衙门生江湖争斗实属不当,西厂才刚刚成立不堪大用,此次还是需要小宁子亲自出马才能摆平了。”

    “微臣过来就是为此事考虑。”白宁拱供手。

    “那就放手去干吧,朕还是信任你的。”赵吉起身过来,拍拍白宁的肩膀。俩人之后又说笑一阵,便是将事情确定下来,随即送白宁到殿门口别过。

    转身过去时。

    两人的笑容便是在瞬间收敛。

    在皇宫中的奏对之前,时间向后往前推一点点。

    沸腾的杀声已经从远处延伸过来,一路厮杀过树林,更远处,大量的参与者,仍在围追。

    队伍蔓延,兵器纷乱,杀向山中。

    一座破败的村落附近,一群人追着另一群人杀过来。破烂的院墙里撞击、兵器交错的声音铺开,一众捕快、西厂的番子四散涌进去,为一人提着把宽剑,猛奔,沉猛惊人,一轮剑光从空中轰然而下,直接堵起来的院门砸成了两截。

    “抓住他们…一个也别想跑。”

    “好像不是日月神教的人,不知是江南哪个帮派的。”

    人的声音还在说着,此时阳光微微倾斜,那边门口的断是非像是看到了什么人,正冲过来,随后——

    疾奔,跨步,一只铁拳,刺破了柔和的晨光。

    断是非像是离开了地面,斜斜飞出一丈的距离,轰然间撞在了这家院落的大门框上,门匾直接坍塌,烟尘滚滚。

    那人阴霾的眼神,扫视一圈。

    “六扇门办案,胆敢反抗乱来,皆与乱贼同罪。”

    他身后,不远处,东厂六扇门上百人正赶过来,刑部和西厂的人想要狡辩,但见到对方来的人越来越多,便是将话重新吞回肚里,地上的人,虽然挨了一拳,到底还是底子硬,没有昏迷过去。

    断是非强撑着身子站起来,指了过去,“.....六扇门的,你们敢。”

    “虎口夺食.....”顾觅捏了捏铁拳,“有什么不敢?”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