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变成闹剧

第二百三十八章 变成闹剧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白宁或许为了达到目的,做了许多恶毒的事。但终归不是那种彻底无情的人,好比对惜福,也好比为他暗地付出许多的小瓶儿。真要到头来为谋划之事杀了对方,他不是做不到,而是做了他怕自己就连最后一点做人的资格都没有了。

    铁门拉开,一身黑金宫袍的人影走出来,面上带着些许的笑容,以及冷意。

    首位那边,魏忠贤柱着剑站在木椅那儿,听到门响便盯了过来,视线一触,他咧开嘴哈哈大笑着端过一杯茶水过去,“白提督,既然已经见过要犯,那么是不是该信守诺言,把那什么秘密说给本督听听。”

    白宁接过对方递过来的茶水,“这个自然,咱们出去走走,边走边聊。“

    他拍了拍对方的手臂,率先出门。

    看着那银发的背影走出大门,魏忠贤皱起了眉头,一向与他不对付的人,忽然变得好说话了,甚至做出亲昵的举动,让他心里陡然提高了一层警惕。毕竟白宁是什么样的人,没有谁比他更了解,武功高、城府深、还能压服手底下一帮不安稳的宦官和江湖人,这样的人往往一言一行都会有目的,就算没有,旁人也会觉得大有深意在里面。

    此时,视线里,对方已经下了石阶,他最后还是一脸纠结的在后面跟了上去,直到堪堪到了刑部大门外面才停下来。

    “白宁,到底什么秘密,别装神弄鬼。”

    那边,白宁偏偏头,勾起一抹笑意:“忠贤啊,那秘密就是没有秘密。”

    “什么意思?”魏忠贤怔了怔,随即反应过来,猛的跨上前一步,呲牙欲裂:“你戏耍本督?”

    银鳞披风一掀,跨步往下而去,声音飘来:“自然戏耍你的。”

    “欺人太甚。”

    魏忠贤气急,将手中的天怒剑朝白宁掷了出去,那边优雅华丽的背影,此时转身,声音继续道:“对了,茶杯还给你。”

    宽大的袍袖向外一挥。

    茶杯脱手而出,旋转着直直射向对面,刹那间,与天怒剑撞在一起,茶杯直接在空中碎裂。

    呯

    破碎的茶杯碎片和茶水四溅开,白宁转身离开,袍袖只是轻轻拂了一下,过来茶水和碎片直接倒飞回去,瞬间浇到西厂番子的脸上,较近的几个人还没细小的碎片给割伤。

    “还有”

    “忠贤呐,咱家不喜欢别人在我面前自称‘本督’的,下次见面可不要乱叫。”白宁不屑的声音传过来时,人已经出了门,上到了轿子。

    “白宁,咱家誓杀你…..”魏忠贤面无表情,隐忍着,心里这样念叨着。

    随后,转身回到堂内继续守着,直到皇帝的召见。

    ***********************************************

    出了刑部大牢,轿子朝白府过去。

    轿内,冷静下来后的白宁闭目回想与小瓶儿谈话的整个过程,以及每一个字,对方脸上的每一个细微表情,但可惜,他并没有在中间找到任何怀疑的线索,那么她说的话可能都是真的。

    “此刻,她应该就像一只受伤的雌虎吧,是我对不住她在先的。”白宁叹口气,向后靠了靠。路程还未走到一半,海大福骑马跟上来,隔着轿帘轻声说了些消息。

    “……顾
不羁的青春全文阅读
觅他们与刑部的成总捕发生了冲突,打伤了对方的副手断是非,现在日月神教的人在听到小瓶儿被捕的消息,就像发了疯一样,把六扇门、西厂、刑部差点冲垮。”

    “这么厉害……”帘子里,声音有些沙哑,“都来了哪些人?”

    “据小乙说,大抵来了神教二使以及四大将,现在全部现身,再加上江南那边为日月神教助阵的三四个帮派,人数超过千人了,这样离京师不远,陛下那边怕是不好说话。”

    帘子里沉默了稍许,“这样….确实难办了,调头去皇宫,这样的关头,还是请示一下咱们那位官家,免得他面上不好看。”

    “奴婢清楚了,那之前是不是先将咱们身后的‘小尾巴’给清楚掉?”

    轿帘撩起,里面缓缓露出白宁阴柔的下颔,嘴动了动,声音沉静如水:“至少留一个活口,问问谁的人,然后再杀了。”

    话落,帘子放下。

    ………..

    胡同里,几名江湖人神色惊恐。

    “我们被包围了。”其中领头的脸色惨无人色的说道。

    “早知道就不和你们一起来了,不是说对方只是一个太监头子吗?尼玛,那身边的一百多个侍卫各个都会武功,打个屁,赶紧突围。”

    他们正要逃离现场,胡同两端瞬间涌入大批手持弓箭的锦衣卫,把上天遁地的门路彻底堵死。此时,海大福骑马分开锦衣卫人群,兀自停在路口中央。

    “留一个。”

    略施粉黛的胖脸上,小眼半眯,手挥下。

    箭矢齐发。

    ***********************************************************

    同一时刻,刑部监牢内。

    蹲跪地上的女子,哭声渐渐停歇,兀地,压抑沉闷的男音在喉咙里翻滚,随后起身一振。

    呯呯呯呯

    手上、脚上接连四声金属崩断的声音,此时,门撞开,数名西厂番子冲进来查看情况,木栏内,小瓶儿笑了一下,身子前行,红袖猛的向上一挥。

    随即,这片小天地的木牢瞬间炸开,狂乱四射的木柱残片、倒飞的人影,混乱中一团红色的身影冲出了牢门,沿着过道就像一团蔓延的烈火,燃烧过来。

    堂中,魏忠贤听到了一丝动静,皱眉转身过去。

    嘭

    铁门陡然间脱离门框崩飞起来,就像巨大的攻城锤猛的一下砸在最近一名西厂番子身上,将他整个人连带铁门一起挤压在墙壁上,深陷进去,粘稠的血糊着肉块从缝隙中流淌一地。

    那头,刹那间发生的变故,魏忠贤已经握起了剑。

    红影窜出,一脚蹬过去。

    嘭!他只能看到一只红莲鞋蹬在剑身上,整副身躯不受控制的向后平移,随后轰然一声巨响,瓦片、断裂的房梁噼啪啦的往下掉,他视线上移,红影直接撞穿了穹顶,在刑部牢房大堂上方只留下一处窟窿。

    ……..

    远处刑部发生的巨大响动,黑顶大轿内的人也听到了,身子只是僵了僵。

    “这场交锋....居然变成了闹剧.....还是该收场了。”

    轿子依旧在朝皇宫过去。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