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小瓶儿

第二百三十六章 小瓶儿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叮

    火星在横挡的天怒剑身一闪即灭,紧握剑柄双臂猛的一紧,整个身躯被抵的往后靠,魏忠贤连退两步,每一步的脚下才铺砌不久的地砖立即踩碎,他紧要牙关,难以抑制住心里泛起那股微妙的感觉。

    就好比,俩人同时在一人门下学武,之前大家都保持相当的水准,可后来一人打不过江湖上的一个高手,回来勤学苦练后在与同门比试后才发现,自己竟然连同门也打不过了,对方甚至已经超过两人当初拜师的授业师父。

    “你的武功…..不是赫连如心当初教你的…..”

    夜的那头,娇媚的笑容渐渐隐去,小瓶儿轻轻放下遮颜的红袖,迈着莲步走上习武台,美眸闪着摄人心脾的冷漠:“你感觉的没有错,在你面前更加不需要遮遮掩掩的,今天过来,你该知道本座会做什么,嗯?”

    那一声‘嗯’连带眉梢微微挑了挑,冷中带着魅惑,“你呀….什么事都想证明比那位东厂的白提督厉害,但事事都被别人拖着走,而且”

    “而且….你真以为你魏四有多大本领,当初若不是本座引你入门,至今还是延福宫看门的小太监,来,今日让师姐看看,你的天怒心法到底有没有长进…..”

    魏忠贤沉默着,却一直处于高度的戒备中,视线里小瓶儿并没有过来,轻描淡写的举手投足间让他不敢轻易造次,俩人便对峙着。

    但随后,前者的耐性似乎消耗干净,举步开始动了。魏忠贤将天怒剑一横,紧盯着对方的步伐,时间一点一滴的放慢,挂在习武台四角的灯笼开始忽明忽灭,弦惊的一刻,一只灯笼嘭的一下,爆开。

    下一刻,小瓶儿的身影一直在昏暗的夜里拉出一抹红色的残影,听不见脚踏在地砖上的声音,那是因为速度快到了极致,在这一刹那,手掌探出红袖,惊人的内劲正从那看似软弱无骨的手上爆发出来。

    轰然袭过来的瞬间,魏忠贤就已经感到一股劲风扑面,仅仅反应过来的动作,也只能是将宽大的天怒剑在脸前一竖,他便听到了剑身上响起了风雷。随后,双脚深陷,向后平移,哗哗哗的将地砖犁出两道沟壑。

    再滑出去的顷刻,魏忠贤猛地前倾,借着推力反冲而上,迅速拔升高度,他的身形在空中一折扭动,反手一剑照着对方头顶怒斩而下,小瓶儿那白皙的手臂忽然从长长的红袖中伸出迎着对方剑锋一托。

    呯

    剑斩不下来。

    那边娇柔的小手上,拇指与食指拈着一根绣花针,便是用针尖顶在天怒剑的剑锋上。魏忠贤落地愣了愣,随后就是一拳砸过去,那边小瓶儿抽手将对方长剑荡开,身躯像是跳舞般一转,拳头擦着红纱长裙过去,紧接着速度极快的又是一剑砍来。

    脚步转动飞旋,接连地砖爆碎。

    退到台边,手掌往角落上挂着红灯笼的木桩一抓,五指陷入进去,连根拔起,红袖一拂,大碗粗的木桩径直飞过去。魏忠贤那一剑劲力不小,直接砸在木桩撞来的一端,嘭的一声,木桩在半空炸的四分五裂。

    木屑乱飞。

    尘埃未落,魏忠贤明白不能给对方施展手脚的余暇,于是身影陡然加速冲破洒落下来的木屑,接连就是横挂带削的四剑,对方转开,他身躯再次欺近,一路砍杀横挥。只听夜里不断传来,忽忽忽的剑身擦过空气呼啸声。
阴阳符小说5200


    红色的身影突然一个转折,脚步一踏脱离剑的范围,飞跃到半空。

    “啊呀”

    魏忠贤沉气猛喝一声,天怒剑便是凌空向上一刺,呯!飞跃的的身影忽然倒悬一落,纤柔的手掌一把捏住剑尖,身影忽然转动起来,殷红的裙纱陡然间洒开。

    犹如一朵娇艳的玫瑰正在冉冉盛开。

    ………

    “撒手”

    下面的魏忠贤此时也在跟着旋转,握着剑柄的手几乎快要拿捏不住,宦官帽也被摔的不知去了哪儿,发髻散乱垂在肩上,目中带红的想要将天怒剑挣脱对方的束缚。

    就在此刻,西厂衙门的大门忽然打开,冲过进来一名皮肤黝黑,手持鱼叉的扎须壮汉,他身后还带着十多个西厂番子。

    那汉子一看情况,就知道自家督公处于下风,便是举叉想要冲上前去助战,那十多个番子也拔刀在手,随时准备上去。

    “万福你立刻带人去找弓弩,把这魔教妖女射死。”

    魏忠贤一见有帮手过来的是他新近招揽的黄河四蛟中的黑须蛟万福,知道那人武功也就在二流偏上一点,插手进来,必然是个死,还不如让他找些弓弩来。

    就在他说话的突然之间,视线中忽然闪了一闪,手上一松,小瓶儿身影落下一脚踢过来,将他蹬开,便是对着刚刚过来的黝黑汉子一甩红袖。只听到那边当的一声响,钢叉掉落地上,那黑须蛟万福身躯晃了两下,蹒跚一步后,张了张嘴,直扑地上,太阳穴、脸上、脖子上几处红点,微微有血正渗出来。

    魏忠贤刚刚站稳,那边人已经倒了。随后他眼前再次一花,小瓶儿已经直扑那帮番子过去,身影越转越快,就看到一团红影在在人堆里滚来滚去,接连不断的噼啪声,红袖翻飞。那群番子的身躯不停的被直接砸飞、崩飞出来。

    “小瓶儿”

    那头,魏忠贤的声音透着恼羞成怒,又是惶急,随即他手上的天怒剑就像感应得到人的情绪一般,忽然嗡鸣大作,内力贯上,便是一剑直刺。

    小瓶儿却无半点声息。

    剑尖,轰然一下过来,她才堪堪转身,冷森的寒风吹乱青丝,冰凉、锋利的剑尖抵在了小瓶儿的咽喉上。

    “……你抓住本座了。”

    她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看着对方说着,像是在戏谑。

    ****************************************************************

    清晨,汴梁大街小巷渐渐又开始热闹起来。

    但,有人在摔东西。

    “督主,千真万确。”海大福脸上同样挂着不可思议的神色,“今天一早西厂那边就欢腾了,说日月神教教主被西厂督公抓住,怕不是空穴来风,人现在就关押在刑部的大牢里。”

    椅上。

    白宁捂着额头盯着破碎一地的地面,沉默了许久,忽然他眯了眯眼:“有问题,小瓶儿的武功不可能打不过魏忠贤,若是要跑,谁也留不住她,她是故意被抓。”

    随即,掀袍起身,就往外面快步走,小晨子连忙跟上,一边小跑一边给白宁披上披风,他竖起手指,摇了摇:“准备轿子,本督去一趟刑部。”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