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二百三十二章 诸事待发

第二百三十二章 诸事待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清晨的日光倾泻树隙,晨风轻轻摇着树叶簌簌响起,一只鸟儿扑动翅膀,从一颗树飞到另一颗树,停在树杈上叽叽喳喳的鸣叫,随即在树枝上蹦了蹦,朝下盯着走入园林的白发人,脑袋歪歪,颇有些好奇。

    银丝披肩,白宁拖着长袍在园林间的小道上走着,与孙不再别过后,他没有急着回练功密室,而是重新整理对极阴无相神功的头绪,或许孙不再的话擦到了边,但真正要学到第二层‘有他相’不是紧紧知道一个方向就可以的,武功原本就是一门学问,越厉害的,自然往后越高深难懂,如果不能把那本注解吃透,就算侥幸让他练到第二层,第三层也是过不了的。这其中不仅参杂了佛理,还有许多经脉的运气行使等步骤,摸不透里面的佛理,自然找不出如何学习第二层经脉运行的要点。

    有些事,不能急,不借助系统的情况下,没有任何武功是一两天就能速成,就算有也不是他自己本身得来的。

    树隙透下的光斑照在他银发上,风继续吹着,树荫便在风里摇晃,日光里,片片树叶飘落下来,清晨时候的光景,有时候觉得特别安详平静。

    白宁走到南院,那里已经没有了陈氏和兄长白胜的喧闹,一种冷清清的感觉,白宁叹口气,转身离开,回到园林小道上,视野的尽头,黑色宫袍的身影在光里明明暗暗,一柄白龙剑提在手上,面无表情,步伐不紧不慢。

    “属下曹少卿见过督主”来者持剑抱拳单膝下跪。

    “陪本督一起走走。”

    白宁简单的说着,负着手举步往前走,脸上没有表情也没有言语,让人琢磨不透他要干什么,或者单纯的散步?

    察觉到背后老老实实跟着的曹少卿,白宁其实原本不想这样的,他有时候还记得脑海中生动鲜活的自己,直到地位越来越高,手下的太监也越来越厉害,才变成了如今的模样,毕竟表情容易出卖一个人的秘密。

    但随后,他突然开口:“那日的清洗,你们做的很对,陛下并没有察觉到那两个宫女怀了龙种,不过这种事以后还是会发生的,一连两次或许能瞒过,次数多了还是容易让人起疑。”

    曹少卿冷冰冰的站在那里。

    思虑片刻后,点了一下头,“属下知道怎么做了,回宫以后,凡是陛下身边年轻貌美的宫女统统绝育。”

    “明白就好。第一位皇子是要李师师生的,也必须是她生的!”白宁接过从树上飘落下的树叶,摊在手下。

    下一秒,乌黑腐烂,化为飞灰,洒在日光中。

    ……

    “好了,皇子的事就说到这里。今日你过来有何事?”白宁拍拍手心,将之前的腐灰弄干净,一边走着,一边问他。

    忽然停顿了一下,继续道:“关于日月神教的事?”

    那边,曹少卿点点头,“六扇门沿途监视,应该在下月初,就会进京了。属下担心的事,北边应该就要打起来,过了九月北方就要转凉,中间只有两个月的时间,来打这场杖,如果京城出了大乱子,拖了后腿,官家那边有点交不了差的。”

    “具体的计划,本督已经让海大福全权负责了,他为人沉稳,应该没有问题。不过本督最担心出现的变数还是在小瓶儿身上。”

    “日月神教教主?”

    “嗯。”

    白宁负着手停下脚步,抬头,刚好一束阳光照在脸上,“小瓶儿一向都很聪明,现在阅历经验上也不差,怕就怕她看出什么东西来,扰乱东厂的计划。”

    “所以督主,把这功劳让给西厂的魏忠贤?”

    白宁下移视线,看过去,随后笑笑,“功劳?屁!”

    说完,举步离开,单手负着,另一只手冲曹少卿挥了挥,“回去吧,一切事情都准备好了,慢慢等待,不要着急的想要表现,以后有的是机会。”

    “是!”

    曹少卿目送透着孤单的背影消失在林子里,树枝轻摇,叶子纷飞。

    树枝上的那只鸟儿,无趣的拍拍翅膀也走了。

    *************************************************************

    翅膀煽动,飞鸟划过皇城。

    金黄的龙袍、红花黑底的宫袍一前一后在走着,说着话,但最多聊得大多是西厂接下来的步骤,
调教大宋帖吧
问魏忠贤能不能拿捏好分寸,偶尔有意无意的牵扯到女子这个话题上,聊天也总是琐琐碎碎。

    “你说的那女子家事如何,有没有派人调查过,朕可不要那种不明不白的女子。”

    “官家放心,家事清白,不过唯一让人诟病的,她只是农户家的女子,虽然长的美若天仙,但心气也高,非大英雄大豪杰不嫁。”

    “呵呵,这倒是有点心气。家事什么的,朕又且会看在眼里?只要不是辽人、女真人,朕就是取一个农家女子,谁人敢说三道四?”

    “这天下都是官家的….自然是不敢有人说的,就算有人敢讲,奴婢马上就带人把他给抓起来,把他祖宗十八代都查出来,先蹲一年半载再说。”

    “你呀….又逗朕开心,不过那女子,在哪里?”

    “……被奴婢暂时养在宫外的,着了两个宫女过去教导她一些宫里的礼仪和规矩,免得到时候冲撞了官家,到时候就是忠贤的罪过了。”

    “你倒是贴心的鬼机灵,行,朕就耐着性子等你呈上来美人儿到底是何等国色天香。”

    “绝对让官家满意…..奴婢敢拿自己这颗狗头担保。”

    那一刻,风停了。

    赵吉在那头,转身过看着他,说了话:“……好啊,朕等着。”

    *******************************************************

    天空白云如棉絮般飘过去,房顶有风,离大名府不远的一座县城,酒楼的上面,顾觅依栏而靠,阴沉的目光看着外面的街道、行人,偶尔经过的车马,一些看起来很可疑的江湖人都能让他留意很长一段时间。

    在他身后,桌前的巨汉端着酒水过来,朝下面瞧上一眼,背靠在木栏上,“看了一整天,也没见看出什么鬼鸟来,只要大致掌握他们动向就行,难道还想亲手与那什么号称东方不败的女子打一场?”

    气氛有些微妙,顾觅没有接话。

    或者,他看到了一个可疑的身影,猛的俯视而下,但却没有动作,铁掌使劲的捏了捏木头,啪啪的两响,粉碎糜烂。

    “确实想…..一较高下。”

    他期盼着说,随后屠百岁拍拍他肩膀:“最迟下月初,早一点的话这个月底,日月神教那帮人就该在汴梁动手了。不过没咱们什么事的,你不要乱来。”

    “我知道。”顾觅有些闷闷不乐,显然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东厂要把这功劳让给西厂。

    “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多着呢,有些事还是不要乱想。”

    屠百岁一口饮尽碗中酒,斜眼看他:“你我为朝廷办事就该按步子来,别跨的太大,把蛋给扯了。”

    “我知道。”

    顾觅重复一句,依旧看着街道。

    ******************************************************************

    七月底,海大福接到了飞鸽传信。

    “小瓶儿终究还是来了,把消息透给西厂那边,魏忠贤急需要一场功劳在证明西厂的价值,所以一定会上去死死咬住。咱们看他们打!”

    海大福将信纸一掌压在了桌上,这样对手下的人说着。

    ****************************************************

    西华门,缉事厂驻地。

    尚未完工的主楼,仍在继续。魏忠贤站在校场看着传递而来的信息,狰狞的笑笑,手一扬,将纸片扔出去。

    “西厂要功劳不假,让东厂当渔翁,可不是咱家的风格。加亮先生,如此还要劳烦你跑一趟刑部,就说日月神教的人上京了。”

    吴用点点头,“督公的意思是把京城这趟水彻底搅浑。”

    “自然,把刑部拉下水,东厂就不能继续待在原地不挪窝的。至少白宁手里的六扇门就必须要动的。”

    “原来如此。”

    …………….

    八月初,风云际会,谁是鹬、谁是蚌、谁又是翁。

    ps:抱歉了各位,今天可能就一章了,明天四更补上。今天有点卡文了,后面的剧情在调度上有点问题。加上今天突然降温,手痛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