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白胜的投名状

第二百三十一章 白胜的投名状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老四,先别上马车。 ”

    “是俺白胜。”

    ……..

    清冷皎洁的月光照在城市上方,银霜洒在魏忠贤脸上,阴晴不定,转过脸去看向身后钻出来的夫妻二人,随即浮出笑容,“原来是白兄弟,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觉呢?”

    “睡不着啊。”

    白胜摇摇圆滚滚的脑袋,双手插进袖口里,扭捏憋屈道:“俺来了也有两日,事儿也做下了,俺可回不去弟弟那里了,你大老远的出来一趟不容易,怎么也给俺一个准信儿吧?到底封个什么官儿给俺呀?”

    “就是…..就是….”陈氏有丈夫在,心气也高出许多,毕竟有胆子做出这等事,脸面什么的都已经不要了,更何况也是对面人许诺的,“……这事儿,我家那叔叔肯定是已经知晓了,到时候我们夫妻被抓,估计也是死不了的,到时候供出你来,怕也是不好,大家撕烂脸皮就是你死我活了。”

    话说到了此处。

    魏忠贤的脸阴沉下来,步履往角落那边的槐树下走了两步,转身朝白胜勾勾手指。那边,陈氏见对方有所表示,在丈夫背后推搡了一把,低声道:“快去,记着官小了可不干,没有油水的活计也不做,知晓了不?”

    “嗯,俺知道。”白胜应了一声,拿了拿格调,四平八稳的走过去。

    可接触到魏忠贤阴霾的目光,没几息他就维持不住情绪,话里有些结巴问道:“啥..事儿,要藏着掖着的说啊,俺浑家也不是外人,再说,俺答应你的事儿也办了,只是没办成而已,但总归还是要给俺一点好处的啊,就像当初你在街上落魄的时候,还不是俺接济你活过来的,老四你说对不?”

    “对….说的都对。”魏忠贤翘起嘴角,露出白森森的牙齿,贴近过去,细声说:“你想要官儿,咱家给你,甚至比你那抠门的弟弟,给的还要慷慨。之前做的那些事,咱家觉得成不成都不重要,那是因为对你的试探而已,如今试探过了,该交投名状了,就像当初梁山那一套一样,你说呢,白兄弟?”

    “之前….难道不算的吗?”

    “自然不算…的。”魏忠贤抽出天怒剑将剑柄递到白胜面前。

    “你….你让俺杀谁?”

    白胜整个人有点发抖,看到递过来的剑柄,感到非常棘手,心里发怯。魏忠贤将他手摊开,把剑柄握到了白胜手里,“想想看,这里还有谁,值得你杀了交投名状?”

    那边的院门口,陈氏注意到了魏忠贤有意无意瞟过来的目光,再一看握着白胜手中颤颤巍巍的长剑,目光不由畏缩一下。

    “你….你们想要干什么?姓白的…..你傻了啊,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白胜握着剑发抖,被魏忠贤捏住肩膀转了过来,朝向自己的浑家,纵然他性情很懦弱,但也是在土匪窝里横过来的,杀过人,见过血,或多或少身上也是沾了一点杀气的,再加上魏忠贤在他耳旁如同魔鬼般口吻的诱导,脚步不由上前了一步。

    “想想,你浑家原本就不是什么良配,其实给你戴不少帽子了吧,亏你还没休了她,怎么样?动手吧,杀了她,你就彻彻底底是本督这边的人了,咱家给
领主之兵伐天下小说5200
你一个指挥使的职位,让曾经看不起你的人,对你刮目相看。”

    脚步又走了一步,剑尖晃了晃,白胜喘着粗气,紧紧盯着自己的浑家,犹豫不定。

    就算白胜还未做出决定,但那陈氏此刻双腿几乎都已经颤抖起来:“老娘当初和别人上床还不是给你这个混蛋还赌债啊…..你不能杀我,念在夫妻一场,你不能杀我啊。”

    白胜使劲的喘着粗气,脚步定了一下,想要收回去,也在此时,身后的魏忠贤隔空推了一掌,将那白胜踉跄的推出去数步。

    噗哧——

    剑尖穿透身体,白胜抬起头,视线定格在自家婆娘身上,看着殷红的血顺着剑锋滑落,他一下松开了手,噗通一声跪了下来,错愕、悲戚定格在脸上。

    陈氏身子晃了晃,无力的后退半步,看着跪在地上的白胜,眼神却是涣散起来,脚步又想要往前走过去,嘴角蠕了蠕,想要说话,伸出手也似乎是想要去摩挲什么人。

    但,摇摇晃晃之后,向后倒了下去。

    魏忠贤在他背后拍拍,却盯着地上的女人:“看看,你让人生的污点已经没有了,这才是你新的开端,白兄弟,往后跟着本督,想要什么女人会没有?哈哈——不要沮丧,一个女人而已,还是那么……脏的,回头西厂建好,你就过来吧。”

    他踩着尸体,拔出天怒剑擦了擦说完话,出了院门便上马车离开,没过多久,过来数人,将陈氏的尸首拖走处理了。

    只留下,白胜一人还跪在那里…….清冷孤单。

    又一个清晨。

    皇城左侧,白府大院内,孙不再起了一个大早,溜达到悦心湖那边迎着湖水准备打一套棍法,但看到了一个人,喜出望外,飞奔过去。

    那边的亭子里,白宁铺着白纸在石桌上写着字,孙不再过来的响动,他自然听到了,等他过来时,刚好写完。

    “嘿嘿…想不到提督大人也起这么早,是准备练功吗?那和俺老孙对练如何?你老是推脱也是不好吧?放了俺好几回鸽子。”

    白宁放下狼毫,转脸看看他,不理。目光依旧看着白纸上的几个字,引得孙不再好奇的凑过来瞧上一眼,念道:“有我相….有他相…..有众生相….”

    “你要当和尚?”

    白宁摇摇头,收起白纸,“若是我说是一门武功秘籍,你信吗?”

    “信..为什么不信?”孙不再从木栏上跳下来,一屁股坐到石凳上抢过白纸摊开仔细看了看,“不过依你说是武功,倒不是没有可能的,你练到哪儿了?”

    “有我相。”

    孙不再摩挲下巴,忽然眼睛一亮,将白纸丢到桌上踩着石凳笑道:“小道…小道….有他相,不就是有他人的样子吗,你们脑子太复杂,这么简单的意思都要想的那么深远。”

    “有他人的样子?”

    白宁看着对方,忽然想到了什么,勾起嘴角笑了起来,转身就走,朝练功密室过去,“有他人的样子,怕是不可能,但如果是有他人的武功也不是不可能。”

    “类似斗转星移的功夫吗…….”

    ps:第二更。睡觉,然后四点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