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二百三十章 世间无垢

第二百三十章 世间无垢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昏,彤红的云霞。

    西厂数骑在前,马车缓缓在后,这里已经快要到汴梁城,不需要那么赶了。或许前面几天下过雨的原因,道路上显得有些坑坑洼洼,车辕起伏滚动着,车架摇摇晃晃。

    渐暗的阳光折射在车帘上,一角,轻轻掀开,一双乌黑明媚的双眸好奇、恐惧的打量着外面的世界,夏蝉在枯鸣,晚风拂过车角,偶有对面相错过来的行人,便是把他吓了一跳,缩回去,没过多久,又掀开。

    偷偷看着这不一样的世界。车辕忽然陷了一下,车厢剧烈抖动,厢内的人抓握不稳直接往前倾,脑袋撞在窗框的木头上,呯的响了一下。

    “好痛….”素白衣裙的人影坐正身子,柔若无骨的手轻轻揉着额头,疼痛懊恼的表情却是显得娇嗔甜美,长袖滑落,裸露的手臂上肌肤晶莹如玉,青青血管若隐若现看的清楚。

    女子坐正后,呻1吟了一声,嗓音雌雄难辨,尖尖的下颔,脸色白腻,倒是变得娇媚万状,目光中顾盼流连,双手紧张的握拳捂在胸口,张望前面车门那里没有人注意过来,不安的心才缓缓放下。

    车轮再次一抖,柔弱的身躯侧倒在软塌上,或许某些地方的伤还未好,爬到一半牵扯到了伤口,白皙的额头上,出了一层密汗。

    一张樱桃小口灵巧端正,自嘲的笑笑:“我….真没用….真的没用啊…”最后一字带着哭腔出口,她整个人缩在了马车角落里,泪挂在眼角,深吸着鼻子,发酸。

    “爹…娘…为什么要卖我啊。无垢已经给你们说了对不起,为什么还要卖我啊…..”她想着,泪眼朦胧望着帘角吹起的天空,昏黄,映着她孤单的身影,就像……..

    恍惚间,就像回到了一年前的夜里。

    破旧的茅屋,夹带白毛雪的风在房顶吼着,家里灶膛里的火还在燃着,将整个家里照的昏黄,锅里煮着肉,散发着香味,可爹埋着头蹲在柴火堆前,没有任何笑容,表情很痛苦、肃穆,在想着事情。

    娘在灶口前烧着爹取过来的柴火,脸上隐隐透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被火映的忽明忽暗,有些诡异。只有几岁大的弟弟,拿着一根肉骨头坐在木凳上,津津有味的啃着,脸上笑容灿烂。

    “邻村的李员外要纳妾了,托媒人在十里八乡的到处找年轻貌美的姑娘……”

    “咱们家要是攀上这关系多好,要不然换点钱回来也好的……”

    “无垢….长的多漂亮…..可男孩子….为什么要长那么漂亮……”

    灶前的村妇自言自语的说着,忽然转过头看向缩在角落里的无垢,眉开眼笑,随后起身将锅里的肉捞起来,切好,将无垢拖过来坐到破烂缺腿的椅上,大家就那么吃着。

    秀眉凤目,玉颊樱唇的无垢,哆哆嗦嗦着,在母亲严厉的目光下吃一块肉,使劲咽下,那天起,他知道有些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或许已经发生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无垢发现自己被绑在了床头上,双腿被分开跨在一根手臂粗的木棍上面,原本就有些懦弱的性子,顿时嚎啕大哭:“爹娘….你们在哪儿啊…..无垢不敢了,对不起,以后我不吃肉了,都腾给弟弟吃,你们不要绑我啊….”

    门吱嘎一声推开,一股寒风夹杂雪花挤了进来,进来一个老头腰间缠着一条带子,上面插满了各种各样的刀具,进来家里的这个人他认得,是隔壁村专门给人骟畜生的。那老头身后,隐隐看到爹娘的身影在外面徘徊,但没有看到弟弟。


导演日记帖吧
    他哭的更大声了,挣扎着四肢,不停的踢腾抽动双腿,“无垢道过谦了….为什么是我啊…..”

    他哭着问到这个问题,家里那个老头没有回答,只是走过来,将腰间的刀具一字摆开放在桌上,点上一根蜡烛,将一把锋利的小刀在火上烤了烤,走过来,脱下他的裤子,声音苍老如同枯井里的枯水声:“……也别怪你爹娘,这世道不好过,你又生了一副女人的样子,将来也是要遭祸端的,不如就变成女人何妨,骟了,给家里添点银钱,也算对得起你爹娘带你来这世上走了一遭,放心不会太痛的。”

    那老头的话,他一直都记得。

    那天,他变成了她,然后过了几天,身体稍有一点好转,就打扮成了女孩的模样,被过来的媒人一眼看中,看到递到娘手里的钱袋,无垢知道自己被卖掉了。

    ….

    出嫁那天,她第一次坐轿子被人抬着。抬进了一座很漂亮的房子里,盖着红盖头她听到很多声音在谈论她,随后那天夜里,她看到一个年龄比爹还大的胖子扑到床上。

    但可惜,那天这人喝太多酒,上床就睡着了。

    随后几天,那应该被称为相公的胖子都没有过来,她也不敢随便出门,都是有人送吃的东西进来,但那些下人的眼神都怪怪的。

    直到,李员外怒气冲冲的过来,开口第一句话便是:“曰你娘的。”随即就是一记耳光,响亮的扇在无垢的脸上,直接将她抽翻在地。

    她知道爹娘隐瞒自己其实是男儿身的事,已经败露了,至于怎么被人知道的,已经不是那么重要。

    ………….

    马车摇摇晃晃,思绪收回来。

    一切辗转,她又卖给了别人,似乎又是瞒着她是男儿身的事实,但也无妨,无垢她这样想着,反正不过是挨打罢了,至少爹娘、弟弟应该有条活路了。

    只是不知道这次要欺骗的人是谁。

    渐渐的….

    她有些喜欢看见别人知道她是男儿身后的表情,反正无垢觉得这辈子大概就这样辗转的过了,挨打、挨打、挨饿、挨饿,就是这样了。

    如今,已经习惯。

    马车好像停下了。

    迷迷糊糊中,她不知道过去多久,但隐约听到一些人说话,艰难的睁开眼帘,大概是看到一个浓眉方正,大气的男子正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

    挺英俊的,她想。

    “……没什么大问题,就是额头上碰了淤青,有些震了神志,休息几日就行了,督公大人不要担忧。”

    灯火通明的房里,像是大夫的声音在说着,随后用笔在纸上写字的沙沙声。之后,魏忠贤轻声呵斥着高小羊:“就不能走稳一点?你看看这女子,长的模样,不敢说世间少有,但也不比淑妃娘娘差的。话咱家都给陛下说出去了,要是半途出了什么事,本督拿什么给官家交差?”

    “是是…是奴婢疏忽了,督公切莫急坏了身子,今夜奴婢什么都不干,就守着新贵妃娘娘。”

    魏忠贤手指点点他,“算你懂事。”

    “本督现在要回宫里伺候官家了,明日咱家就找两名年龄大点的宫女出来教教她礼仪,你在旁边好好照看。”

    “奴婢省的,这就是送督公回去。”

    “不用,你好生看护就行。”

    那边,说完话,人已经走出了屋檐,远去。

    ps:第一更,然后推荐本文坛崛起这本书,倒是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