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二百二十九章 美丽的女子

第二百二十九章 美丽的女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嘭

    门闩崩飞,院门陡然间被人踢开,十多名穿着青鳞花秀皂衣的番子鱼贯而入,分散几波朝各个房间席卷过去,这里便是白府南院的宅子,事发前白胜夫妻坐的地方。

    侍女、仆人一个个被驱赶出了檐下,里面一间间的被翻转几遍,纷纷空手而回,领队的档头摩挲着光洁的下巴,视线在那些低头的仆人身上扫荡几下。

    “督主大哥….呸,白胜去哪儿了?大门又是为何是里面反插的?”尖细的嗓音如同催命的魔音,哗哗滑出的刀身,刀尖指了过去。“说啊”

    南院七八个仆人吓得浑身发抖,大气也不敢出,有两个胆小的侍女当场吓晕过去,倒地上。其中一个年岁稍长的仆人小心翼翼说道:“大人,我说了是不是就没咱们什么事了?”

    “废话,快讲!”

    “是这样的,一个多时辰前,陈夫人回来过,把白胜叫去了房里好一会儿,然后他们就出来了,还叫小的在他们出府后,把门闩插上。”

    那档头仔细看他模样,似乎也不像是说谎,又问道:“有没有带什么东西离开?空手还是背着包袱?”

    那下人连连点头,诚惶诚恐道:“是空手走的,什么都没带。”

    “行了,你们现在就在院子里候着,没有命令谁也不许出去。”那名档头呵斥一声,留下几人守着,连忙回去对提督大人回禀。

    …….

    随着他跨国中庭,来到北院,走进书房,将事情问到的事情一一说给案桌前一动不动的人听。

    “这么说,他们并没有打算离开汴梁的意思?”白宁靠在椅背上,轻蔑的说:“看来是魏忠贤给了他这个胆子,果然啊,没有不会背叛的人,只是看价码高不高而已。”

    “督主,那奴婢是否封锁全城搜索?”

    “不必了,本督那大哥应该已经找好了退路,不然不会什么都不带的。”白宁摆摆手,“你….下去吧,去雨千户手下当一名百户。”

    那档头大喜,连拜道:“多谢督主提携,奴婢万死难以报答。”

    白宁动动手指,身边的小晨子捧过木盒,呈到那名百户面前打开,里面安静的放着一枚黑色令牌,比他原本的要大上许多。

    “拿上它,若是谁有异动,杀。”

    那百户心潮澎湃,胸腔剧烈的起伏,接过了木盒,稍有些年老的脸上皱纹化开,眼角渗着丝丝湿迹,仿佛苦熬深宫多年,终于有了出头之日。

    当下,额头往下一磕,呯的一声,甚是响亮。“刘瑾,谨遵督主吩咐,虽死不以为报。”

    “下去吧。”

    “是!”

    名为刘瑾的百户高举木盒于头顶,躬身后退着出了书房。

    “你也下去。”白宁瞥了一眼旁边候着的小内侍。

    “是。”

    待房里的人都走了以后,白宁唤出系统:“那个刘瑾是电影里的那个吧?本督没有召唤,如何出来的。”

    “……同名同姓。”系统语调简单的答道。

    白宁勾起冷笑,身子前倾向空无一物的地方说道:“怕是载体吧…..你说呢?”

    “….无可奉告。”

    他饮了一口茶水,盏底接触桌面的一瞬,白宁突然出手往头顶一挥,空气扭曲震荡了一下,想象中的东西没有发生,收回手,悻悻的离开,出门。

    ***********************************************‘

    夕阳西下,南面,离汴梁不是很远的小县。

    田野边的小溪静静的流淌而过,田埂上,一个
极品护花巫医帖吧
粗壮的大汉扛着锄头正往村里的老屋回去,脚背上全是黄黄的泥泞。

    村里寥寥炊烟升起,自家的茅屋前一个头包头巾的黄脸妇人刚喂完鸡崽,正清扫着鸡舍,屋檐下一个胡须皆白的老人发愣的看着妇人,视线停留在妇人的圆润的后臀上,一动不动。

    大汉将锄头靠在门后,朝里面望了望,又出来。那边妇人也忙活完了,走过来朝那猥琐的老人狠狠瞪了一眼,泼辣、凶悍的叫道:“老不羞,你儿媳妇也看,怎么,就你这身板也想扒灰?不累死你。”

    她声音很大,路过门口的些许庄稼汉听到,俱都是哈哈大笑而过,在农村这样的事情似乎并不是什么大事,当然也不是什么好事,但更容易的还是比较让人觉得这家人挺有意思,能相处的来,毕竟大家都泥腿子,要是装清高,指不定背后被人说闲话。

    “人都走了,别演了。那家伙的伤怎么样了,恢复的如何?”那大汉抠了抠下巴的胡须,揉了会儿胳膊。

    那妇人回头看了一下,才低声道:“有这位老爷子在,怎么死得了?今日已经下过地了,不过那兄弟….那姑娘家里人也是恶毒,竟然因为长的漂亮把他给阉了,打扮成女子卖给别人,看把他打的不成样子,若是咱们没来,指不定已经被恼羞成怒的豪绅给沉河了。”

    “可这样,那官家..能看不出来吗?”那汉子小声问道。

    妇人冲挤挤眼睛,示意旁边还有个宫里的人呢。不料一直老神在在的老人重新贴了下胡须,冲他们摆手,“不要看老朽,该做的都做了,咱家就是承安神医一个情才帮的忙,这件事过后,咱家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清楚。”

    “不过我说那汉子啊,你就是脑筋有点直,要是看不出来,官家杂能发火呢?放心,经过老夫修正过的人,下面绝对是干净,可与女人下身有什么不同,老朽活这么大,也没见过多少,所以官家一定会知道。”

    “老不羞。”妇人呸了一声,转身回屋里升火煮饭去了。

    …..

    擦着黄昏时分,村外的道上扬起灰尘,几匹快马,一辆马车闯了进来。

    石宝揉了揉脸,将碗放下,叹口气道:“准备演完这出戏。”

    “嗯…..倒是有些可怜那人。”黄脸妇人心里戚戚的说了一句,回头看蚊帐里隐隐绰绰的身影正颤抖着端碗吃饭。

    显然对外物恐惧到了极点。

    偶尔随着蚊帐掀起的一角,露出里面一张侧脸,让石宝这样的硬汉都不由感到一丝眩晕,他见过不少女人,至少旁边的妻子也是一个难得美人。

    可……

    他叹道:“一个男人,杂能长的这般好看,真是造孽啊。”

    门外,院子里,马车,纵马长嘶。

    高小羊翻身下来,捏着马鞭指着里面正围拢小桌吃饭的三人叫道:“咱家来接人了,速速把美人儿抬出来。”

    筷子放下,凤仪连忙起身出门,换上一副谄媚贪婪的笑容,手搓着补丁的衣裙,“那公公可是把银钱带来了吗?”

    “少不了你的。”高小羊瞥瞥妇人,带着跟来的西厂番子趾高气昂的走了进去。

    扯开蚊帐的瞬间,几人呆滞了几许。

    之后,一袋银钱扔给了这家人,连忙给女子戴上面纱携裹上了马车,快速扬长而去。

    三人间,疑惑却又有几分心照的目光当中,有些事情,就此敲定了。这个时候,昏黄的阳光正从敞开的房门外,斜斜的照射进来,空气中夹杂着纷乱的寒意,随着马车进入京城开始飘了起来。

    ps:第二更。关于这个‘女人’后面会有专门的一个章节来写他的,他的分量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