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家贼

第二百二十八章 家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对于这次的袭击,幕后的是人,其实白宁心中是有数的,之前他安排对魏忠贤的伏击,也是做了两个计划,如果再途中能杀了对方,那自然是好的。杀不了,也是没关系,后续的计划也是有的。这次他打过去,别人也会打过来,能想到的防范,主要还是放在家里,毕竟他有一个软肋。

    一路回到家中,车辕缓缓驶入侧门后院。他站在车辇上,侧院那里热热闹闹,随即走下马车,视野那边,惜福正与小玲珑争夺一只像是装针线的盒子,三姐白娣在两边都在劝说,陈氏磕着瓜子一副看热闹的模样,见到迎面过来的白宁,脸色一变当即转身离开。

    “玲珑....听话....你陈婶婶说不能玩这些的....会弄伤....”

    “.....不,就不,我才不会弄伤自己呢。”

    “姐姐,快帮惜福....劝劝她啊....万一弄伤自己....怎么办啊...”

    ..........

    “你们....怎么回事?”

    白宁此时已经走近,也听到她们之间说的话,不过有些字语不清楚,或许是他身上还残留一些未擦干净的血渍,惜福不再与玲珑争抢手中的盒子,连忙跑过去,就连三姐白娣也被他身上残留血渍吓了一跳。

    “...相公...相公....有血啊.....你受伤了啊....让我....让我看看.....不对.....惜福去拿药.....相公不要乱跑啊.....我去拿药....”

    她急急忙忙转身要去找药,被白宁一把拉住手腕转回来,一把抱在怀里。白娣当下捂住玲珑的眼睛,脸红了红,低声道:“玲珑不许看。”

    “哎....为什么每次都要捂眼睛啊!”小玲珑很不甘的在姑母的怀里扭了扭。

    那边,白宁将惜福搂的很紧,细细闻着散发花香的青丝,轻轻在她在耳旁说着一些话,安慰着:“相公没事,没有受伤的,惜福不要慌,不要害怕。只是一些坏人想要抢相公的银子,被相公打跑了,血是他们的。”

    说着,他举起双手,将袖袍两道破裂的口子在惜福眼前晃晃。

    被松开的惜福,脸上还是带有些疑惑,担忧的脸上聚起一丝怒容,但依旧让人怜爱。她牵着白宁的手摇摇两下,“相公.....外面坏人好多的......家里.....你把家里那个人......带上吧....他很厉害....像猴子一样能树上.....翻跟头呢.....嗯.....应该很厉害。”

    院口,刚刚过来准备看热闹的孙不再一听到惜福说到他,腮帮鼓起,气咻咻的转身离开,连带旁边花圃的一株芍药遭了殃。

    这边白宁依旧笑眯眯的和惜福说了一些话后,视线才看向抱着针线盒子不撒手的小玲珑,蹲下来,平视,“盒子里装的什么,为什么要和娘抢呢?”

    “干爹身上好臭。”小玲珑连忙别开脑袋,显然有些不习惯白宁一身的血腥味道,但还是将手里的盒子打开,推过去,脆生生道:“喏,就是一些针呐。”

    针?

    白宁瞳孔缩了缩,不知怎么的,脑海里立即浮出小瓶儿和赫连如心的影子。他拍拍玲珑的小脑袋,“为什么喜欢针呢?”

    “练武功.....”小玲珑支吾一下,还是说出原由。

    一瞬间,白宁大致明白当初系统说东方不败被一分为二的意思,现下看来,那个
武神天下最新章节
有东方不败称号的小瓶儿应该继承了东方教主的性格,而眼下的干女儿,应该是继承了武功,至于武功怎么传过来,他不准备细究,也不会去纠正什么。

    他想看看,小玲珑会成长到什么样的地步。

    “去吧,别和娘争东西了,干爹准许你玩这盒针,去吧玩吧。”白宁拍拍玲珑的脑袋,准备去里面,转身,眼角的余光看见廊下,有道身影闪过,不由冷哼一声。

    他回过身看向白娣,“姐姐,府里可是多了人手?”

    白娣迎上来,点头的说:“昨日你不在,确实招了两名人手,一个侍婢,一个打杂的。”但随后,她有些犹豫的还是道:“是昨日,大哥招来的,他说偌大的府里下人太少了,就在玉兰街那里找牙人买了两个回来。弟弟是不是觉得不妥?那姐姐这就把他们遣散吧。”

    “不用。”

    白宁摆摆手,转身走了几步,沉默片刻,“让那侍女来书房见我。”

    三姐白娣看到自家弟弟身上的血迹,皱起眉头,神情有些复杂的瞟了瞟大哥白胜坐的院落,艰难的嗯了一声,对不远侍候一旁的春梅、东菊两个丫鬟吩咐道:“去打些热水,服侍提督大人沐浴更衣。”

    不远处的两个丫鬟怯生生的低头应答:“是”然后赶紧离开,忙去了。

    看着弟弟远去的背影,白娣低声:“大哥.....弟弟....”

    她举步维艰转身回走。

    ...........

    日头上升,书房。

    白宁身着常服,除冠束发,静静坐在书桌前,看着一本古朴的书籍,晦涩难懂的字体不妨碍他一个字形一个字形的解毒研究。门外脚步声响起。

    “进来。”

    门吱的一声,推开。

    一名女子穿着下人的服侍有些胆怯的进来两步,跪下垂头:“见过....提督大人。”

    白宁并未抬起头,顺手将茶盏推过去,“沏茶。”

    侍女口中应着‘是’,垂首的目光暗定在书桌前的身影上,小心谨慎的过去,她接过那套御赐斗彩茶盏时假装无意间用自己手背蹭过对方的手,然后偷偷瞄着对方的反应,眼里满是暗藏的杀机,以及窃喜。

    白宁面无表情的放下书,收回手,掏出白绸手绢擦拭了一下被对方触碰到的手背,声音语调如同寒冰,“在找什么地方下手吗?”

    一瞬,稍还有一点得意的侍女脸色煞白,手里哆哆嗦嗦端着的茶盏,向后退一步,忽然一只袍袖拂了过来,她整身躯如同受到恐怖的撞击,轰的一下,摔倒地上,身子动了动,仰脸就是一口鲜血流淌出来。

    白宁起身,他眼中骤然间寒气逼人,视线冷扫过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侍女,“连这点杀气都藏不住,还敢放肆。”

    门外,听到动静的番子冲进来,立马将那名假冒侍女的刺客抓起来。

    “拖出去,还有另一个一起进来的杂役,剁碎了喂狗。”

    “是!”

    他看到这些冒死过来刺杀的人,心里忽然有点烦躁,一联想到是谁招进来的,白宁莫名的火大,拂袖坐回到书桌前,敲了敲案桌。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念你曾经有过功劳,保你富贵还想怎的?贪些小便宜,都是小事,放贼进来害自家人,就是你的心长歪了。白胜啊....你是自己寻死的。”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