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恐怖冰凉

第二百二十七章 恐怖冰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魏忠贤的胆子不小啊,竟然在京城脚下就敢行刺,或者说那帮家伙还未和他碰面就做出了计划?可笑!”

    帘子掀开,黑金的宫袍在青冥的晨幕中显得格外惹眼,刚刚冲上来的那人其实也算是个好手,只不过在如今的白宁面前却是不够看的。喜就上他目力极好,视野过去,有十多名江湖人将前队的锦衣卫拖住,眼下袭击他的,有五六人左右,应该是这十多人里面,武功最好的。

    “白宁这厮这么凶狠?”显然一个照面,就除掉一人,对于过来的江湖高手有点错愕,毕竟白宁动手的情况下很少,基本上见过他动手的都已经死了,就连魏忠贤也未真正与他交过手,到底有多厉害,谁也不是很清楚。

    眼下,这边箭已离弦,不可能还收的回去。

    “大伙当心一些…..”说话的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手里握着一把弯刀,另一只空着,却时时做着拔刀的动作。

    “那就一起上——”

    刺杀当中,一名女子的娇叱有些格外引人瞩目,但随后他们一起杀了过来。直接冲上来的当先一人,身形魁梧疾奔,手里一根铜大棍,看起来颇有重量,从侧旁横砸而来,棍身呼啸——

    白宁冷眼瞥了瞥,跨步侧身迎了上去,一掌伸出扣住对方手腕,借着对方冲过来的速度,极阴无相神功的内力灌力手臂,将对方从半空拉下来,臂膀猛的一翻。

    那人直接被砸在地上,脑袋触地,脖子连根折断,夸张的歪斜一旁,一声未吭便是死了。厮杀中,背后劲风直扑后脑,白宁冷漠的转身随手一挡,两道手臂般的黑影在他脸庞位置向外一挂。

    撕拉一声。

    袍袖被撕烂两道口子的一瞬,白宁直接一脚踹出,正中那人腹部,内劲直接穿透对方,撕裂背后的衣裳,那用一对铁爪的男子整个身躯不断的朝后倒飞,跌出两三丈远,身子像破布般不断在地上翻滚,直到不动才停下来。马车上,细微的抖动,白宁耳朵抖了抖,破空刹那间响起,脚下顿时一震,一块青砖平端跳了起来。

    拂袖,转头飞过去,与射来的东西相撞。

    嘭——

    石砖在半空爆开的同时,那边原地,白宁的身影已经不见,朝另一边不远正奔来的两人冲过去,撞在了一起。

    使弯刀的男子,单刀一挂,左手忽然往身后一摸,霎时,另一把短小的刀刃像阵风般划出轨迹,白宁眼帘微微抬了抬,跨出去的左脚脚尖一点,止步,甚至成后弓步,脑袋偏了偏,一道冰凉的刀锋贴在鼻尖过去。

    随即,他一掌朝另一个人,早先叫嚷的女子推过去,直冲而过,将她整个人击上半空,倒飞、吐血、随后跌落,直直砸在旁边一间民宅的墙壁上,嘭的一下,墙砖几乎都陷了进去,震的屋檐唰唰的往下掉下瓦片。

    那户人家推门出来一看这场面,吓得脸色发白,连家都不要了,拔腿就朝外跑。白宁收回掌,退了一步,看向眼前又变成用单刀的青年,嘴角勾起,笑了起来,“阴阳刀丁猛?若不是东厂有你的资料,刚刚本督差点被你阴了。”

    被叫破名字的丁猛显然没有惊慌,或许见惯大风大浪多了,只是微微沉下脸,手里的弯刀在手腕转了一个刀花,不怎么答话,直接冲来。


最强小叔最新章节


    手里的阳刀极快的朝白宁递出两刀,脚步不断的腾挪,在劈出下斩的一刀时,左手再次一摸,手臂奋力往对方腰间一带,短小的刀刃再次出现。

    白宁左臂微抬。

    ——灵犀一指。

    呯——

    阴刀出来一半,忽然戛然而止,两根手指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里位置,死死夹住了短刃的锋口,丁猛想要拔动,却发现怎么也动不了。

    随即,白宁直接一拳砸掉对方的阳刀,与此同时修长的身躯向前一近,左手呈掌横斩对方捏短刃的手腕,接连两声兵器掉落地上的声音。

    但白宁脚下一步未停歇,挥出一拳打在对方肩膀,倒退,他跨近一步又一掌击在胸口,对方再退,一直打出七八下,丁猛浑身颤抖的如同筛子不断的倒退,嘴口数次含血流出,就连眼眶、耳朵也迸出鲜血。

    随后——

    噗噗噗噗噗…….接连七八声血肉迸裂,直接透穿了衣服,血浆肆流,直到倒下。残存的意识,看到对方那冷漠如冰的眼神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之后,越来越黑暗,马车那边有黑影冲来,是一把长剑。

    丁猛呃出最后一口血,笑了一下,但随即整个人僵硬一下,抽搐着,脑袋无力歪倒一旁。

    “真是找死…..”

    在地上的血葫芦咽气的那一瞬间,长剑照着他后脑刺来。白宁转身,偏头,便是手掌抓了出去,直接盖在对方额头上,手背青筋一鼓。

    手指直接插进对方脸上的肉里,将对方离地举起。

    ——邪三分归元气。

    那人双腿不停挣扎踢腾,脚尖想要勾着地面,也想要挥剑,但手臂试图抬起两下,便是无力的垂了下去,黑色斑纹像是有着生命一般,不断在那人脸上蔓延,直到全身,然后血肉枯萎。

    像一具干尸狰狞恐惧的瞪大眼眶和嘴,倒在了地上。

    墙角那里,意识刚刚转醒过来的女人,抱着腹部颤颤巍巍起身,手里的兵器早就不知道掉哪儿去了,随后,看到一地的尸体,惊讶、呆滞,最后恐惧的颤抖着,想要逃跑。

    那边,银丝在晨风里飞散,第一缕阳光照在白宁的脸上。

    显得有些柔美夹杂着恐怖的冰凉。

    但之后,他抓住了那名江湖女子的后脑,“你们就没事先做过功课吗?还是江湖人都这么大的胆子,就跑过来杀咱家,真是厉害啊。”

    “求求….绕了我吧,我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那名江湖女子已经没有任何血勇之气,剩下的全身恐惧,颤抖的身躯散发着一股骚骚的味道,从裤脚流淌到了地上。

    “不需要啊,因为本督早就知道了。”白宁贴近过去在她耳旁轻轻的、平淡的说着。

    手将那名女子的脸转了一方向面对墙壁,按上去。

    噗——

    按住蹭过去,墙壁上留下血腥的一道瞩目惊心的猩红。尸体倒地一仰,整张脸五官已经看不见,平平整整。

    而前面,混乱的厮杀也已经结束,有几名江湖人趁乱逃走。锦衣卫还想去追,却被白宁阻止,他掀了掀袍摆慢慢走回马车上。

    “由着他们去吧,一些杂鱼而已。”

    ps: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