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极阴无相神功

第二百二十一章 极阴无相神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修炼的密室外阳光灿烂,金九、小晨子在聊着天;小玲珑拿着十多支细针夹在手指上比划;惜福在满府寻找小女孩的身影;三姐白娣在修剪花圃;二兄白益在为自己的小院开辟一块菜地,孙不再在旁边与他说话;白胜与陈氏在房里嘀嘀咕咕说着什么事,门窗禁闭。

    “这套内功…..太极端了,若是正常男人学了,绝对活不过一年,若是女人学了也可以,或许会出现一些不可预测的变化。”

    随着,后面的篇幅注解越来越详细,白宁越发觉得这根本不是什么神功,用魔功都是低估它的邪恶,可里面却包含了许多他暂时无法理解的含义,门道很深。

    “身无内力者也不可学,否则直接会被这种极端、霸道的修炼法门挫伤五脏六腑,极短的时间内透支生命…..”

    白宁坐在那里仔细理解字面上的意思,在这两三天里,光是在无相二字上,就无法吃透其中的滋味。

    “…难道是没脸的意思?”

    不过他也觉得不可能,有些被自己的这种想法感到好笑。越往后翻,小瓶儿的注解越来越平凡,秀娟的小字甚至代替了原本的字迹,随着思考和研读,白宁脑海中不知不觉慢慢划分出了这门武功的两个境界,有与无,其下分别标注了有境的我、他、众生以及无境的天地人牛马。

    沉寂,窸窸窣窣的翻书声……

    “我相大概就是指我自己吧….可他相又该怎么理解?他人?我自己的武功与他人有什么关系?”白宁发现这门武功越到后面越来难理解,变得极为复杂,参杂了一定的佛学在里面,而武功前缀的极阴,在小瓶儿的信里提过,乃是阴极阳生的学说,大概也是向主张阴阳调和的道家有些挂钩。

    其实在想这些之前,白宁就已经先行学过了,只不过发现修行很多地方晦涩难以理解,才抱着秘籍重新去理解阅读,可饶是如此,他越读越加迷糊起来,唯一在学习第一层时,丹田下面三寸,一股温热区别与体温在聚集转动,不细加感觉的话,不容易察觉。

    “不适合正常男人,适合女人、以及受了宫刑的人,说明是阴占主导。大概会不会就是盛极而衰,阳体初生的意思?可这样的话,小瓶儿且不是会变成男人?”他想到这里,不由失笑一下,把这种无稽之谈的想法抛却脑后。

    不过肯定会有些改变的…..可改变在哪里?

    想罢,白宁眼光一转,盯回到手掌,慢慢起身下了练功的石台,来到四周封闭的墙壁前面,修长白皙的五指在冰凉坚硬的石壁上慢慢滑过,随后,手放下来。

    他目光盯着那里,五道微不可察的裂缝正在石砖上蔓延开裂,可他学的归元罡气乃是刚猛的内力,却用出了阴狠绵延的内力,自己一点不适的反应也没有出现。

    “阴阳互转吗?应该不止这么一点…..才对。”

    喃喃自语着,言语间像是颇有些失望,转身
宇宙交易系统笔趣阁
之际,墙壁上的五道细微裂缝,嘭的一声,裂痕扩大,砖块的表面一层龟裂般炸开,碎块哗哗下落。

    白宁嘴角微微勾起笑意,脑袋里似乎想明白了一点东西。

    “阴过,阳起。看起来应该是将同时两种相针对的内力施展出的意思。”他轻声自语一句,忽然感觉嗓子有些发痒,轻咳了一下,声音陡然间变得雄浑无比,就像金九那种魁梧雄壮的人才能发出的音节。

    突然闪现的一丝变化,倒是没将白宁吓到,惊讶是肯定有的,他试着又说了句话,显然之前的那种不该出现他口中的嗓音不见了。

    或许就是这就是极阴无相神功的后遗症吧。无论什么东西总有利有弊的,一门强悍的武功或多或少都会带来弊端,好比霹邪剑法,必须男人自宫后才能学。

    霹邪…..

    白宁转身,伸手呈爪一吸,密室另一边角落里的武器架上,摆放的一把类似汉剑造型的古朴长剑,抖动,噌的一声。

    寒光在密室乍起,剑柄倒飞入白宁的手掌中,握住。

    身影极快腾挪周转,游走墙壁上,剑光在壁上哗哗划过,几息之后,回落石台正中,墙上,交纵错乱的剑痕,在剑身回鞘的一瞬。

    嘭——

    哗哗哗,咔——

    片刻间石砖崩乱,表面一层碎的四分五裂,纷纷往下落到墙根处。阴劲的渗透力,阳劲的刚猛霸道,体现的淋淋尽致。

    随后,白宁一扫袍袖,弥漫过来的尘埃,被带着推向墙壁。干净的石台上,他重新坐下,将剑丢弃一旁,他似乎已经明白了一点关于无相的意思了。

    …….时间一点点的往后推移着,额头上渐渐聚集细密的汗珠,他的目光依旧紧紧盯着书页,不断的翻看,在找他需要的答案。

    “原来,不同的人修炼,就会有不同的效果。有我相、有他相、有众生相,不仅仅是这本武功的阶段体现,甚至还会有一种…..未知的变化,。”

    白宁合上秘籍,理解了一点点,或许往后修炼,才能慢慢领悟吧。他起身,脚往石台一踏,墙根下无数的碎裂砖块升起地面,身袍鼓起,双臂轰然向外一震。

    ——轰轰轰轰。

    碎砖片便如无数把飞刀一般,重重的撞在千疮百孔的墙壁上,震的墙上砖灰大片大片的往下唰唰掉,更有不少直接嵌入墙壁当中。

    无相…..

    其实,就是即无常相。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白宁拂袍,踏着碎乱的地面,打开了密室的门,算作是出关了。毕竟外面,他需要做的事还有许多,再过不久,日月神教要北上、魏进忠也要回来了。

    诸多繁杂啊。

    京东北路,几天后,官道上。

    魏进忠带着数名江湖人,揣着女真递交的结盟国书回来了。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