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二百一十七章 阴云难测

第二百一十七章 阴云难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武朝,七月七,多雨的季节,刚刚剿灭南方方腊匪患的童贯大军由南而上,先锋军刘延庆所部尚未抵达预置地点,童贯中军营帐已迁至太1原城,休整后不日将抵达大名府,而京西北路、东路秦明、索与大名府关胜、河间府梁元垂开始朝雁门关方向云集。

    北方,乌云聚集在灰蒙蒙的头顶那片天空上,在两日前,北地一带多有大雨,以至于北上的十万先锋军尚未过来。泥泞的道路蜿蜒在树林、山壑,分布在灰蒙蒙视线里的土布色军营,士兵持戈巡逻着、车马驮载补给的来去,作战时期的军营没有可能出现操练的情景,这样的时间段里,此时大多数士兵围拢着在听着有些往日听过无数遍的讲诉,甚至有些都能背了下来。

    临近中午时,厚厚的云层终于承载不住,降下雨来。

    细细的雨帘,哗哗的下来,一道高大的身影疾步走在雨中,浑身的甲胄湿漉漉的,到了军中大帐前,陡然掀开帐帘,大步走进去便是叫开了喉咙:“关胜哥哥,那帮南边来的家伙,这他妈窝囊,一点雨硬是走了个把月,真是急死个人。”

    帐内,其实还有数名将领的人物,看着过来的人便是失笑了下,而位正研究帅案上平铺地图的将领,俨然是便是这里面的领,一身青鸟外罩袍,内置熟铜狮子甲,一把明晃晃的青龙偃月刀横放在武器架上,朝上的锋口寒气森森。

    此间坐落的将领,便是关胜、黄信、索以及宣瓒、郝思文,还有刚刚气急败坏进来的秦明。

    关胜在这当中,身形魁梧,目光稳重的扫视了对方一眼,继续用狼毫勾勒地图,一年多以来,气势上越靠近传闻中的三国关云长。他拂须大笑道:“莫要着急,童枢密想要燕云比谁都急,他手下人来晚了,他自会处理,我等莫要乱说话,此次伐辽乃是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也是我们兄弟几人洗清罪孽的机会,莫要因为恶了主帅,落的回家过年的情景。”

    那边,霹雳火秦明闷闷的坐回到侧位,手指在矮几上敲的梆梆响,“要我说,还等个屁,咱们兄弟几个兵分三路,直接攻打大同府、燕京不就得了,那边女真人摧枯拉朽的打辽人,我们对面的辽人早就是人心惶惶了。”

    “哥哥还是这个急脾气。”秦明旁边,黄信替他遮掩一下,说道:“不管怎么说,童枢密好歹也是挂帅而来,我们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啊,毕竟他与提督大人也是有旧的,招人嫌弃反而给提督大人丢脸了不是?”

    “其实我有点担心,童枢密他们过来不了解辽地的情况,这里面只有梁元垂一人有些经验,真要打的话,若是不用梁元垂怕是有点难办。”面目俊白,颔下一缕胡须的郝思文指出了一些可能会出现的担忧。

    他继续说:“毕竟咱们北面几个将领都与东厂提督亲密,童枢密虽然与提督大人有旧,可真要用起来,还是不如自己人方便的,而且他手下那帮刚刚剿灭了方腊的骄兵悍将肯定会排挤我等。”

    “怕分功劳?”“怕他们什么个蛋!没老子们熟悉地形,就要上去,他们打什么?打个鸟!”秦明一口气连骂了几声,毕竟在场的都是老兄弟,他一点不顾及什么形象,就差没卸了盔甲,露着膀子骂人了。

    几人议论中,上方的关胜站了起来:“打,肯定会打的,此次辽国主力被金国拖在东方,这边没有多少人,能打的将领也没多少,若要真说有的话,那耶律大石算上一个。”他傲气的挥了挥手,“但光一个能打的有什么用,若是童枢密布置得到,一战可拿下他的。”

    “哥哥忘记还有一人能打。”忽然帐帘掀开,披头散,充满野性
全民武侠时代无弹窗
的男人不穿戴任何甲胄,光着上身就进来了。

    河间府军兵马指挥使,梁元垂。

    帐内数人上前一人在他裸露的胸上擂了一拳,秦明望了望帐外,“我家俊义哥哥怎么没来,你来的时候没去叫他啊?要是他上战场,单骑擒一个大将回来,那才叫过瘾的。”

    “师父他前段时间指点过元垂后,忽然说要闭关一段时间,那段时间里,师父好像隐隐摸到宗师的门槛了,所以这次过来,我就没去打扰。”

    梁元垂解释完后,上前拜了关胜,毕竟按辈分,梁元垂拜卢俊义为师,那么在座的几人都是他叔叔伯伯了,况且,他年岁上确实与他们相比小了许多,上前见上一礼,也算不得什么。

    “元垂刚刚说的另一个人是谁?”关胜此时也是笑了笑,越过帅案,将他扶起:“让关某猜猜,可是那恩州的郭药师?”

    梁元垂点点头,道:“小侄半年前与之小打过两次,一胜一负,他手下怨军到是硬骨头,不好啃下去。”

    “不好啃,就就用刀。关某还不信谁能扛得住青龙偃月刀。”关胜显然有些自负的说着,但随即他又说道:“辽人的国土都快被金人给打下一半了,尾难顾之下,谁也顾不了谁的,童枢密携二十万之众上来,就是压垮辽人的最后一根稻草。识时务者,还是很多的。”

    “这些倒是有可能的,毕竟他以及他手下的人都是辽地汉人,同宗同源,投降过来也不算丢人,顶多算认祖归宗了。”郝思文赞同道。

    一顿乱糟糟的分析下来,对于局势上其实没有多大的帮助,毕竟真正要怎么打,先打哪里,用谁的人打,那是还在路上的童贯要安排的事情。所以聊到后面,大多已经索然无味了,这次没有东厂提督过来,想必他们在战事多有些束手束脚,展不开。

    关胜轻拂长须,正了正脸色。

    随后,丹凤眼睁开,铁拳嘭的一下砸在帅案上,眼光中杀机凌然:“不管童枢密与我等兄弟安排什么样的差事,该打的杖,我们都要捞上一些,建新军一年有余,花费提督大人无数钱粮,没个结果,关某脸上也是过不去的。”

    “这战事,拜年难得一遇,也是咱们进身之阶,若是童贯所差所遣有失偏驳,咱们也不是泥捏的。”

    下面众人齐齐抱拳。

    “放心吧,关胜哥哥!”

    “……是该让南方,看看北地男儿怎么杀人的。”

    见众兄弟齐心,关胜狠狠的点头,凤眼里踌躇满志。

    辽国北疆草原,长风万里,青草垂头滴着鲜艳的血………

    大辽广阔的疆域东面,女真揭竿而起的同时,在这片大草原上,一个部落正在被屠灭,高于车轮的男孩,一一被砍下了头颅,成群的妇孺、牛羊被驱赶着往某个方向的深处过去,高高飞在空的雄鹰展翅空鸣。

    带着长长的回音在天空嘹亮。

    绵延数千人的马队,正在集结,一个高大黝黑骑士举起了弯刀,映射着太阳的光芒,然后照射另一个方向,新的目标。

    轰隆隆的马蹄,带着毁灭的力量,去征服下一个部落。

    黝黑的草原男人看着天空的雄鹰,眼神迷醉、凶戾。

    他叫孛儿只斤铁木真。

    一个新的势力正在崛起。

    辽国的南方,武朝境内,山1东蓬莱。

    一艘海船靠岸了。

    金毒异和郑彪在第一时间接到了消息。

    ps:第二更,昨天几乎没睡过觉,下午睡过两个小时。现在扛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