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二百一十六章 狼性

第二百一十六章 狼性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六月底过去,七月里的一天,渤海北岸更西北的方向,简陋的宫舍里,灯火在夜晚燃烧,在床头不远的方头木桌前,一名浓眉大眼,阔口方鼻的男人,身姿挺拔雄壮端坐那里,听着眼前这位名为完颜阿骨打的老人中气雄浑的诉说。

    “…..辽国天庆二年,耶律延禧让我弯下完颜部的脊梁供他欢乐,真是一个笑话啊….”

    在金朝之前的女真,原本只是白山黑水之间松散,积弱的一个个独立部落,艰难的在食物和御寒中苦苦挣扎,时常还在辽人的‘打女真’这种狩猎活动中过着奴隶不如的生活。在天庆二年,天祚帝让所有女真酋长在为他跳舞取乐,唯有这位老人拒绝,第二年便是果断起兵以两千多人打下宁江州,缓慢的积累到三千七百多人。

    完颜阿骨打站起身,身姿犹如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立在青年面前,“宗望,记住!我女真的男儿就这大地上奔驰的狼群,我完颜家就是狼群的狼王。完颜部,无论何时何地,脊梁都不能弯。”

    肃穆的气氛中,老人静静的想着什么事,合上眼睛。

    他纵横捭阖,戎马一生,带着所有女真弯曲的膝盖,站起来杀出了那片深山,出河店一战,三千打十万,而后护步达冈一战,两万打七十万,这是完颜阿骨打一生中最辉煌的时刻,用自己笔直的脊梁打完了另一个民族的脊梁。

    可怕的沉默里。

    “西边那个国家,曾经压在我们头上的国家,它的道路快走完了,走到尽头了!”某一时刻,完颜阿骨打又睁开眼睛,充满狼烟精气。

    “父亲”

    完颜宗望起身抱拳:“今日兀术那里传来消息,他发现一伙南人,一身落魄褴褛的北上,估计便是从渤海对岸的武朝过来递交盟约的。”

    “让兀术找到他们,不用送来我这里,告诉那些武朝人,金国愿与武朝通好,共同发辽,让他们自己约个时间就动手吧。”完颜阿骨打面无表情的说了这些话,语气平常。

    看到自己儿子还立在那里欲言又止的表情。

    老人露出慈爱的笑容,摆摆手道:“辽国已节节败退,许多土地已被攻占,根本不需要武人的帮助,答应联盟夹攻之事,不过出于让他们先打打,看看他们到底厉不厉害的考虑。你没来之前,有个高永昌的辽国裨将发动叛乱,向我们求援,正好,我让斡鲁、阇母二人率军过去。”

    “救人?”

    “当然不是。”

    老人眼神在火烛光下,闪烁狼性的光芒,“一起吃下去”

    声音锵锵简单,却是真正的气吞万里如虎。

    ********************************************************************************

    数天后,绵延山野中穿行的数人,终于迎来了活人,不过却是一支杀气腾腾的斥候部队,在这山野峻岭间,如今这个时代还没有一支军队在真正意义上与这样的从白山黑水中捕猎求生出来的斥候相抗衡。

    蓬头垢面的马政和魏进忠,在第一时间选择了放弃抵抗。

    作为文弱的读书人,他是打不过这群女真斥候的。而魏进忠自然能判断的出,自己能否在杀了几人的情况下,在这种环境继续活下去。

    过来的斥候头目说着女真语言,随后让人将他们的武器全部收走,粗鲁的给他们捆上了绳索,牵引着朝茫茫大山外的某个地方、或者城市过去。

    脚踩在坚硬的冻土上,一片冰凉。

    “怎么办?”马政面目有些恐惧的扭曲,在他身上已经看不见当初的威严,如今仅剩的只是希望能活下来的苟且,还撑着没垮掉。

    看着路面的魏进忠,表情有些呆呆,眼神却保持着清明的癫狂。紧咬着的牙齿缝里,吐出着话语:“没杀我们,就有希望,应该是带咱们去见他们的大人物,对方能轻易的找到我们,说明人家已经跟了很多天,女真人…..果然有点厉害…..”

    噼啪

    一声鞭响,魏进忠的脸上陡然见出现一条血痕,前面马背上的斥候头目怒骂着,随后哈哈大笑的与旁边女真斥候说了几句,用手
我的超级人物卡全文阅读
指对魏进忠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魏总管….你脸上….”

    魏进忠余光冰凉的瞄了一眼马政,轻声呵斥:“别说话!”

    之后,目光继续紧盯路面,一步步随着斥候队伍走着,在日头渐渐偏西后,他们到达有人烟的地方,那里有县城,城墙上面污浊着一些暗红血迹和燃烧的痕迹,说明这里曾经不久刚爆发过一场大战。

    空气中还残留着血腥的味道。

    到了如今下午,落日黄昏时,他们也没有进入城里,而是去了兵寨,这里一些建筑已经在拆除运走,看样子已经不许要在这里用兵了。寨子门口,躺着许多人,当中大多都是女人,半裸着身子卷曲着一动不动,身上脏脏的,魏进忠从旁走过去时,能闻到一股说不清楚的糜烂恶臭,偶尔有些还有知觉,呻1吟几声,手下意识的伸过来。

    魏进忠自然知道这些女人是怎么一回事,有些厌恶的将伸来的一只手踢回去,或许力道有点重,那只手痉挛的哆嗦,痛苦的声音夹杂一些痛哭的哀嚎,传出来。没过多久,过来几个女真士兵,将她们一一拖走,丢到了路旁。

    如果没人照料,活不过今晚的。

    武朝的使节队伍进去后,马政整理着自己的易容,哪怕袍子已经脏的不成样子,至少人要看起来精神许多,不过他也只能精神一阵,当进了那顶帅帐,他双腿便不由打起了摆子。

    帅案前,端坐的男人,非常年轻,至少要比二十多岁魏进忠还要小上一些,不过那双眸子里散发出来的狂热气息。

    这个帅帐里的男人叫完颜宗弼,女真名:兀术,也就是后来的金兀术。金建国后对辽战事频繁,完颜宗弼异母兄宗峻、宗干、宗望、宗辅都是金军重要将领,骁勇善战,自然而然对他产生强烈的影响。

    在接到完颜阿骨打的书信,也知道了自己父亲和兄长的意图后,倒是没有为难马政、魏进忠等人,因为尽快的了解武朝的军事力量,对他和他身后的金国而言,是非常有利的。

    “回去告诉武朝皇帝,金国皇帝愿与你们结交盟约,你们随时可以出兵,我们立即就会响应,不然谁攻占就是谁的了。这就是我带来了父亲的意思,武朝使者好生考虑,速速回去告诉你们皇帝吧,辽国这头曾经的狼,留给它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新的王已经诞生。”

    完颜宗弼的汉话说的并不好,但也将事情的原本转达出来。说完这番话,也不给马政等人的解释,写写画画一通,将结交盟约的书函交给对方,便是打发他们在军营里休整一晚,明日天亮后,给他们一条船回去。

    ……

    天风卷动夏日的光华,大军卷动躁动的杀伐,烟尘滚滚的离开。路旁,褴褛行走的数人就像被遗弃的小狗,惶然不知所措。

    路旁冻死的女人尸体已经僵硬,绵延着拖出十多米,惨白白的一片。

    野狗呜咽着,贪婪盯过去,徘徊。

    “结交就这么完了?这北方野人….未必太没把我朝放在眼里了!”马政叫骂着,下一刻看到路旁的女尸瞪着眼睛盯他,胆怯的咂咂嘴,拂袖朝仅有的一座码头过去。

    “马大人。”

    忽然,魏进忠叫住他。

    “什么事?还是赶紧走吧,这里老夫一刻都不想停留,简直野蛮至极,老夫要将金人今日的态度一一和陛下、蔡相说清楚的。”

    马政叫嚷着,转过身依旧骂骂咧咧。

    但,下一秒,天怒剑举起,砍下去。

    血光四溅。

    惊骇的表情凝固在脸上,尸身摇摇晃晃,扑通一下倒在了女尸堆里,脸贴脸紧挨着。

    “这么大的功劳,若是被你搅合了,咱家且不是白跑一趟?白受那么多的罪?”魏进忠捡起递交盟约的书函揣进了怀里。

    他目光扫向吓的忘记逃跑的另外几名随行人员。

    魏进忠冷笑泛起,抬起手臂走过去,“知道吗,死人才会永远闭嘴,咱家只能杀你了。”

    尸体泛呈,承载盟约的国书驶离了码头,朝着武朝而去,那一天,北伐的军队已经开往雁门关。

    ps:第一更。推荐书荒的朋友可以看看一言通天这本书,挺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