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二百一十二章 一途三折(下)

第二百一十二章 一途三折(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早晨的初阳明媚,夹杂柔和慵懒的阳光中的,是成群停靠的大小船只,随着波涛彼此起伏,林立的船杆在海风中摇摇摆摆。

    日光顷洒......

    海鸟飞翔盘旋。

    码头上忙忙碌碌的船工被汗水浸透,喊着号子搬运船货。

    ........

    已近晌午的时间,两支队伍先后到达了这座拥有港口的县城。蓬莱的码头附近,两拨人相近汇合,然后领队与脸色苍白的黑衣宦官便是有些错愕,对于之前谨慎起见将队伍分开行走的二人不免有些奇怪,本该会出现的截杀,然而并没有出现,在仔细核对过队伍中的人后。

    他们终于还是相信这个事实。

    “......越来越看不透那个白宁了.....”

    “明明应该算到他会截杀的啊,为什么没有来?谁来告诉咱家,他脑袋里到底装着什么计划.......”

    魏进忠抿着嘴,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看着码头赶着上货下货的海船,在他们出海的船上,马车里的贵重礼物一件件被搬运上去,他视线扫过每一张船工的脸孔,仔细的辨别对方的表情,最终,没有一点的收获。

    整个码头风平浪静的,不像是会发生什么事,白色的海鸟成群的飞舞、起落,安静的梳理羽毛,呈现的只是一片祥和、忙碌的气息。

    “你到底要怎么样啊”

    魏进忠心中憋着一股气,明明自己该算的,结果落了一个空,脑海中那个自以为能猜透的白发男人,此刻越来越模糊不清。

    作为觐见的贵重礼物,被一件件小心的搬进了船舱,整齐排列的固定码好,甲板上马政一一清点记录着从眼皮底下过去的物件,随后,他抬起视线看向立在码头那边一直出神的黑衣太监,便是冷哼一声,摇摇头,袍袖一摆进了舱内。

    “阉人就是阉人,一点稳重的气度都没有,害得老夫吃了几天的泥,有辱斯文......”

    时间一点点的溜走,快到未时1点货物已经装载完毕,在结了船工的工钱后,头顶的日光正是毒的时候,海船已经飘然离港,出了蓬莱,就算知道自己只是离开一点点,离陆地不算远,但依旧有种大海无边无际的感觉。

    白帆悬挂,鼓起随着海风,朝渤海北岸的女真地界过去。立于帆下的魏进忠此时已经抛开了之前的诸多不适,他目光所及,茫茫无边,便是有些心旷神怡:“就算白宁有后手,这茫茫大海,他如何能寻我晦气?此次事成与不成,咱家已经离西厂提督的位置跨进一大步。”

    “魏总管还在考虑有人会来截杀咱们?”初次上得大船来到海上的马政有些不适应,恍恍惚惚的走过来,脸色发青,问完之后,不等别人回话,继续说:“或许是总管太过担忧了,这是陛下着咱们去结盟的,这天下谁人那么大的胆子敢截杀咱们。”

    “万一有呢?”

    魏进忠冷不丁的接上这么一句,让马政语塞,他视线从这文官身上移开,看向海岸线,面色有些阴沉,“那人绝对不会那么轻易放过我....我们的,虽然之前做了无用功,小心还是必要的。”说完话,扭头走开了。

    “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咦!有船过来了。”马政身子向前探了探。

    那边离开的脚步停住,转身看去,魏进忠心里的担忧终于提到了嗓子眼了,急忙让船上的水手打旗语询问对方,然而并未有任何回应过来。

    “调头”


狂剑逍遥行吧


    “避开他们!”魏进忠知道大事不妙,歇斯怒吼。

    原本脸色发青的文士,此刻脸色如土,急速的转舵让他胃里一阵翻腾难受,他视线那边几艘海船乘风破浪的冲过来,在视野里越放越大,清晰的看见船舷上的一个女人。

    一只脚踏在舷首,黑衣轻纱的女人,一双凤眼媚意天成,却又凛然生威,青丝凌乱的在风中飞舞,充满野性、狂暴的美感。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那女人嘴角划出恐怖狰狞的笑容。

    “撞沉他们”

    她说的是契丹语,但此时不论是马政还是魏进忠都已经从她的语气中听出那不是什么好话。天怒剑拔出一半又插了回去,魏进忠可没有把握能跳过那么长的距离到对方船上,但随后,十多丈的距离,转眼就过,他急忙拉着马政跑向桅杆。

    稍有的惧意在双眸中闪现。

    他双手刚一接触船杆,抓牢,侧面冲过来的海船,尖锐的撞角轰的一下拦腰戳进了他们脚下的船身,噼里啪啦的木板断裂撕开声响,在顷刻间爆响。

    对方巨大的船舷硬生生的挤进来,碾压着,武朝的这条海船在推进的力道和撞击中直接冰裂开一道豁口。剧烈的碰撞晃动下,船上一瞬间人仰马翻,更多的则是哀叫着摔下海中,整条船在震抖中,开始倾斜起来。

    魏进忠一手死死抱着桅杆,一手拽着马政不放坚持着,之后,龙骨发出断裂的哀嚎,噼啪一声扭断的巨响,甲板逐渐承受不住折断的力道,开始一一脱落崩飞,海水倒灌进舱内加速了倾覆沉没的速度。

    “咱家......怎么能死在这里。”魏进忠咬着牙,将天怒剑插进腰带,另一只手拦腰提着早已吓昏过去的马政,一个猛子扎进海水里,憋着气使劲的下潜,刹那,一支箭矢从他眼前划过,对方在开始屠杀落水的人了。

    此刻,必须避过去。

    他这样想着,身后海船沉没,形成的漩涡不停的让他倒流回去,但依旧在挣扎着,脱离那股乱流,可忽然他后脑勺一痛,意识飘忽起来。

    昏昏沉沉间,模糊的视线中,好像一根粗大的木柱砸了他一下,随即陷入昏迷。

    .....

    海面上,刺眼的鲜血与浮尸在波浪中起伏,碎木残骸随着波涛涌向了远方。辽国的船舷上,那女人冷哼一声,转身离开,“抓紧时间,调头离开,我要去会会那完颜宗望到底有多厉害,下次这种无聊再让我来,我会直接屠了元帅府。”

    声音充满暴虐。

    *****************************************************************

    不知过了多久......昏迷的人并未死。

    荒石的乱滩上,手指有意识的动了动,在他不远,那名儒士无意识的扭动了一下身体,甚至还有一二十个人在沙滩上昏迷或者死去。

    不知是多少天后的明媚阳光下,杂乱的灌木、树林里响起了脚步声,身裹兽皮的人影一个个走出来,打量着。

    随后,似乎是首领的人挥挥手,便是将这群落难的人拖走。

    其中一个,忽然摸了摸黑衣昏迷的男子胯下,愣了愣,转头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脸上便是浮出淫1色,如果有懂这些女真话的,便是知道其中的含义。

    “女人....”

    ps:第一更、估计你们已经猜到会发生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