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两百一十一章 一途三折(中)

第两百一十一章 一途三折(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雨一阵没一阵的下。

    领队的马政在路上被魏进忠叫住,隐秘的聊了一阵。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或许一路过去,少不了有人跳出来阻拦。”

    “他们….那帮绿林人怎能如此做?一定有人在背后支持才对,待此事结束后,本官定当禀明蔡相一切…..简直无法无天了….那幕后之人必须要揪出来。”

    “怕是没那么简单,背后的人,咱家已经知晓…..但目前想要保命…或许咱们只能这样做…..”

    “如何做?”

    ……

    山野间,窃窃私语中,二人敲定了一些计划,毕竟如果幕后之人要杀他们,自然是摸清了这支队伍的行踪,半道上随时都可以劫杀自己,若是不变变,生死迟早都是被别人拿捏着,对于一直想要挣命的魏进忠,被动不太是他的风格。

    “….如此,怕是要死上不少人。”马政徘徊着,视线中的队伍在前进,在模糊。

    “难道等人一窝蜂杀过来,一起死在甘休?”魏进忠本就闲汉出身,对于这种唧唧歪歪、总是犹犹豫豫的读书人,不是很喜欢,甚至看好。

    “….好。”

    犹豫再三,马政终究选择了活命。

    数天后,山1东境内,晨光中的林野,鸟鸣婉转啼鸣,风在林间游荡,在凉意中日头逐渐升高,一连两天的阴雨渐渐温暖起来。

    蓬篙的林间,山野闪烁着窸窸窣窣的声响,以及静谧的人影在潜伏。高矮的岩石间隙中,金毒异望着远处盘旋的山道,又看了看日头,便是无聊的与旁边身材高大的师兄说起了往日的一些经历和对于这事上的见解。

    “你与师父加入明教后,我一个人在外游荡好些日子………也暗杀过几个人,没办法,我也要吃饭的,对于这种埋伏,应该是不会错的,不过不要急,这种事就算失败了,也有挽回的余地,只要弄死了对方,你我二人荣华富贵肯定是跑不了的。”

    按照金毒异所想和推测,只要对方敢上到这条道上来,除了往后撤,别无其他路了,至于后面,他也是着了人手安排,纵然对方可能武功高强,只要拖住他,杀了队伍里的其他重要人物,也算是完成了的。

    但也始终会出现对方杀出一条血路,涌进城里的可能性,所以一路上,金毒异一直都谨慎的考虑周围的地形,若是一击不中,再找捷径包抄上去,埋伏第二次。

    “…..有些事不要想的太多后路….人一旦后路太多了,做起事来就有很多侥幸。”郑彪靠在巨石一侧,闭门说着话,对于这个师弟的心疼,却是摸的透彻。这是一路北上投靠东厂后,主动第三次与金毒异说话,紧接着他又主动说了第四句。

    “那日北上后,大嫂去了何处?”

    “我与她商议好了,我去挣富贵荣华,她便去为我寻重整雄风的良药。”金毒异干笑了两下,摇摇头,“其实…..我已经不是很在意同房这种事了,好不好得了,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如何把这辈子逍遥快活的过舒服一点。”

    “大嫂是个好女人……你真不知道珍惜。”郑彪叹口气,随即睁开眼睛视线偏转到了外面,明媚的光线下,背山的阴影中,一支百人的队伍过来了。

    旌旗在风中飘曳,运载贵重物品的马车沉重前行,车辕压着细碎的石子,抖动的车架吱嘎吱嘎的响着。

    为首的正是一身官袍的官吏。

    金毒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帖吧
异腰背弓起,一只手举了举,随即挥下,轻声喝道:“发信号”

    “等等”

    此时,郑彪站起身,神情专注的扫视山道上行进的队伍,稍后,一拳砸在岩石上,碎石迸出,随即眼睛眯上,转头对那边的师兄说道:“那边队伍与督主提供的信息不准确,马车少了两辆,人数看起来也少了一些。”

    “应该不会错…..杀过去看看再说。”

    金毒异到底还是不怎么相信自己师弟说的话,起身便是要冲下去,但随后被郑彪拦住,就听他声音道:“杀下去发现人不对,只会打草惊蛇,若是对方察觉出了问题,肯定会分路行径,督主想要找我们二人的生面孔杀对方,那人显然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不然也不会做出劫杀的事来。”

    “师弟的意思是东厂有内奸?”那边金毒异皱起眉,冷静下来再看那支队伍,多少有点惹眼的感觉,像是专门做给人看的。

    “是….也许不是,说不清楚。但是对方这样行动,怕是已经有所察觉,这样冲下去杀的不过一些诱饵而已,得不偿失。”

    “没想到师弟,今日让师兄有点刮目相看了,也罢,你说的确实有理,这样杀过去无非是让对方证明这里有人要杀他。”

    金毒异隐蔽着,眼里自然还有些不甘的看着那支队伍逐渐在自己眼皮底下过去,拳头捏紧,随后他想了到了什么主意,看向郑彪。

    嘴角阴恻恻的笑。

    “既然没有打草惊蛇,对方必然认为这里没有埋伏…..那么他们办完事,总不能在他国待上一辈子的,肯定会沿着原路返回,还是会在蓬莱登陆,咱们就在那里等他们船只靠岸,人困马乏之际,办了他们。”

    “这主意倒是不错,我们先混入蓬莱,坐等时机。”

    郑彪站起身,背阴的阴影下,看着队伍过去。

    *****************************************************************

    大海碧波起伏,白鸟围绕一艘大船。

    慵懒的阳光照射甲板上,一个女人双臂撑着船栏,目光深邃的看着海景,她的手上充满了老茧,带着海腥的暖风吹来,她惬意的伸了伸白皙的颈。

    白皙的后颈,衣领间露出令人胆寒的刺青。

    天空,一只海东青高亢的啼鸣,俯冲而下,落在训鹰人手臂上,带来了一些消息,随即有人走向女子。

    “耶律头领….探子回报,武朝前往女真的使者已经在蓬莱出现,不日就会出海,看来他们那边确实有人想要借咱们的手杀对方。”

    女子看也没看纸条上的内容,手臂抬起伸直,那只海东青飞扑过来,尖锐的利爪瞬间抓破她的衣服,似乎撕扯到了皮肉。

    女子只是微微皱眉,却是一副享受的表情,而后露出恐怖的笑容。

    “杀谁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透露消息给我们的人到底是谁,我很感兴趣。这招很厉害啊,明知道是替对方办事,可又不得不跑过来,武朝的读书人都是这么厉害?”

    随后,飞鹰离开,女子扑通一声跳下甲板扎进了海水里,刚刚透出的血水在海里渲染。她一个猛子钻出头来,便是看到海面上,一只大鳍顶破水面朝她飞速过来。

    人形在水里冲过去,与那只看不见体形的鲨鱼碰撞在一起。

    波涛起伏,叠浪咆哮,稍许,鱼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