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二百一十章 一途三折(上)

第二百一十章 一途三折(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盾碎,人影倒飞,鲜血与稀泥混在一起,颜色暗红。

    雨水冲刷,稀释,流去了别处。

    ……

    马背上,身影跃起,白练唰的一下出鞘,半空中两把兵器呯的一声撞击。

    这片泥道上,这是魏进忠从未想像过的一击,那人看似瘦弱矮小,可棍棒顷刻间呼啸般砸过来,磕在天怒剑剑锋上,然后便是直接向后飞出去两三丈远。

    落地时,脚深陷泥地,浑浊的泥泞飞溅。

    魏进忠看了看弥漫脚背的泥水,目光阴沉,握剑的手转了转,微微抬起,脸上殊无喜怒,看向对面,“你想杀咱家?知不知道咱家是谁,知不知道这支队伍是要去干什么的,又奉了谁的命令,就敢过来,难怪白宁要如此针对江湖人,咱家倒是第一次同意他的看法了。”

    持剑的宦官说着话,脚下轰然一下炸开,泥水、稀泥四射,跨步,挥剑,简单的动作陡然间速度爆发出来,便是变的不一样了。

    两三丈的距离,一瞬就到。

    “嘿嘿”

    “俺老孙等着呢!”

    孙不再嘿笑着,手里的漆红铜棍狂舞摆动,稍缓,腰肢一扭,双臂发力斜上横挥,又是轰的一声巨响,迎面砸向急速刺过来的一剑,一时间,落下的雨珠被迫滞留一瞬,向四周****出去,形成一道道流光。

    魏进忠刺出一剑,便是止步,忽然嘴角勾起冷笑,抵住铜棍的剑身陡然一震,便是猛的向前推了过去,做出微不可察的细微动作。

    又是一剑

    天怒剑发出嗡鸣,刷的一下将孙不再劈飞出去。

    “就这么一点伎俩也敢和咱家作对?真是不知死活…….”雨中,剑尖垂地,他一边走过去,一边嘲弄的说着话,“小小一个绿林莽汉,自持一点武功就敢拦在咱家面前,是有人指使呢,还是没脑子的撞过来,说出来,给你痛快的死法。”

    泥泞中的瘦黑汉子微微抬了抬头,看过来,脸上同样带着嘲弄之色,忽然便是静止不动弹了。

    魏进忠止步,警觉起来,条件反射般抬起握剑的手臂。

    一道黑影如炮弹般飞出,冲破雨幕转瞬即至,砰的一声砸护胸前的天怒剑上,将魏进忠击退好几步,反弹到半空的铜棍,一个黑影跃起。

    一把接住,便是往下砸来。

    那边,黑衣宦官举剑再挡,又是呯的一声巨响,魏进忠在双方兵器接触的瞬间,双臂往外一带,剑尖猛的插入湿滑的地面,将巨大的力道引入泥土。

    嘭

    泥泞荡起了波纹,地裂开。

    刹那间,魏进忠只感觉到那根棍子忽然失去了所有力道,视线急转,对面身形暴起,弃了铜棍,贴近过来,下意识的横斩过去。

    雨花溅起,孙不再像是用肩背的力量直接将这个刚刚还不可一世的宦官撞飞出去,他沉怒着,身形直进,迎这连天雨幕跨步跃起,恍如怀中抱月的既视感,便是双拳轰向魏进忠。

    拳快、拳重,却无声。

    半空中的魏进忠倒飞着,勉强架起天怒剑,但只是一瞬,对方身影凌于他上方,一拳嘭的砸下,击在剑身,沉重的力道压迫着直接将天怒剑扣下去贴在他胸口上,第二拳紧跟而至,再次嘭的一下,印上去,第三拳……

    原本
穿越诸天当邪神sodu
横飞的身影顿时,直线下坠,鲜血也在第二拳打下来后,喷在了半空中,随即整副身躯猛的摔在地上,泥泞四溅。

    那边孙不再脚轻落地,伸掌握拳,虚跨一步,摆上了架势,这便是之前被小玲珑叫成猴子打拳的拳架,可真正的叫法便是圣猴连环拳。

    周围的队伍,队伍中的所有人,包括马政在内,脑海中此时一片空白,根本无法想象之前的战斗会那么快开始,现在又那么快结束。尤其是领队的马政,在从宫里出来的武宦的口中知道,这位魏总管的武功也该是接近白大总管的,可现下却是被一个其貌不扬的江湖人给收拾了。

    他脑子便有点转不过弯。

    “都说你很厉害啊,怎么就这么点能耐?刚刚听你语气,让俺心里很不爽,但又很兴奋的啊,怎么就这么不经打,不过看你武功还没大成,大成后应该很厉害,俺到时候再来找你打。”

    孙不再伸伸懒腰,脚尖一挑,地上的铜棍跳起来落到他手里。随即,抗着铜棍便对躺在地上的人挥了挥手作别,边走,边嘀咕道:“那个白宁也真是的,说他厉害,怎么这么经打,不过还好,他说打完后,他的伤势就恢复的差不多了,就可以和俺痛痛快快的打一场,看情况,俺也没吃亏啊,不错……..”

    那人连叫了几声不错后消失在了雨中,滞留的队伍中这才有人回过神来,连忙过去看泥水中躺着的魏进忠,可过去,对方脸上污着鲜血,却露着一副笑容。

    “魏总管,你伤如何?可要中途返回汴梁送你去诊治。”马政看他笑容,更加有些拿捏不准。

    魏进忠擦着血迹坐起身,看向消失的背影那边,笑容未减,心里却是在之前交锋刹那想明白了那人只说放对,没说杀人的话,能这么无头无脑的冲撞使节团,肯定是一个武痴,自己又很少出宫,知道自己武艺高强的便是很少了。所以他心里一猜便明白是白宁想要借刀杀人,如果刚刚自己真正与那人硬拼,少不得就真中了白宁的设计。

    “咱家没事,那人手下留情而已。”魏进忠的话让其他人放心下来,但他自己可不敢掉以轻心,才出京师不过数十里就遇上这样的情况,那么这一路上还有多少人想要杀自己呢?

    想到这里,队伍再次开拔。

    马背上,其实他心里,多少开始有点畏惧了,毕竟几个月前,他还只是一个混吃等死的闲汉而已,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选择自宫入大内做宦官保命的苦命人,只是那天看着那东厂提督的威风似景,而景色迷醉人心,自然想要成为那样的人、那样的地位。

    “让咱家成功一次又如何……”

    雨中,魏进忠的身影如丧家之犬在马背上颠簸,喃喃自语着,又仰起脸看着天空的雨帘落入他眼看,冰凉、湿润。

    “受了那么多年的白眼和嫌弃,就让咱家坐一回人上人的感觉啊!贼老天,凭什么那个位置别人能坐,我就不能坐。”

    “要是不能坐那西厂提督的位置,你一道雷劈死我啊”

    轰隆隆

    雷光在云层闪烁,闪电蔓延天际。

    “…..看….你没劈中咱家…..”魏进忠咳着血,病态的目光盯着天上,“看来,咱家还是能坐一回威风凛凛的提督…..老天爷….您说是吧?!回去咱家就给你烧香。”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