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二百零九章 铺陈、开端

第二百零九章 铺陈、开端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刀锋刺破橘黄的夕阳。

    绿野延绵山涧,两道身影在夕阳的山麓下撞在一起,顾觅直刺刺冲破了刀锋横挥的封锁,一双铁掌握拳,——呯呯呯,数声金铁交鸣的爆响,铁拳砸在刀身,一步一步逼近过去。

    顾觅眼神闪着一丝疑惑,“你力道这么弱,怎么当上明教四大元帅的?”

    “关你屁事——”石宝怒骂一声。

    剩余六扇门十余名捕快持刀守在周围,倒是有点提心吊胆看着,他们并非东厂出来的宦官或者锦衣卫,而是有重剑门、公门捕快、扬州巨浪帮临时组建的草台班子,真要打起来,也下的了手,但毕竟对面那人是明教的匪,真要上去帮忙反而可能拖了后腿。

    交战的两人,石宝因为双臂受过严重的伤势,就算如今痊愈,臂力上已经大不如从前,挥刀之间,总有一些滞泄的感觉,而顾觅在近身的拳脚上造诣惊人,再配上一双铁手套,不惧一般的刀兵,算的上是难得一名高手。

    此时两人陡然一交手,刀光拳影在并不宽敞的山道上打的如暴风骤雨一般,拳头与刀锋的连环碰撞,听起来就像是打铁一般的节奏,他二人脚下周围草皮尽頽,泥土踩出深陷。石宝忽然抓住一丝机会,抽刀一竖,刀尖插进对方双拳的空隙。

    便是一搅,照这对方手腕过去。

    “嫩了点!”顾觅爆喝一声,双臂猛的下沉,铁掌一把抓住刀身扭动,金属扭曲着出吱嘎的怪叫。

    石宝双眼泛起血丝,双臂经不住力道开始颤抖,随机怒吼一声:“撒手——”下方一脚就踢过去,那边顾觅同样一脚踹出,两脚对轰一记,然而顾觅的脚收回之际,忽然又抬了抬,甩出。

    砰——

    一脚印在石宝小腹,将他踢飞。顾觅此时自然也是凶性起来了,还未等对方落地,直接欺身过去骤然一拳上挥。

    他这一拳打中对方椎骨,非死不可。

    在那一瞬间,顾觅忽然收回手,几乎是在第一时间转身,右手往头上挡去。在他后面,一把刀轰然斩了过来,刀锋呯的一声巨响,砍在铁手套上,火星溅飞,将对方整个人往后抵出几步远。

    挥刀的人,髻散乱,脸色通红,气息絮乱的喘着。

    顾觅放下右手,看过去,半眯眼,说道:“本捕头不杀女人,识相的就滚远点。”

    “你真蠢….”

    那边握刀的女人,喘息这直起腰身,叫道:“他是我男人,他死了,我滚哪里去啊!”

    听到女人那种奋不顾身的叫嚷,顾觅沉默了。

    从地上坐起的石宝捂着胸口,慢慢起身,擦干嘴角的血迹,声音有些疲软:“顾捕头是吧?我是朝廷要抓的人不假,可此时,我夫妻二人北上并非作恶,当日乱石河边,东厂提督大人已经放过我夫妻,今日过来,乃是受人所托,护送一样东西,还提督大人的人情。”

    “什么东西?拿来给我看看,便知真假。”顾觅上前两步,伸出铁掌一摊。

    握刀的凤仪,一瞬,跨步过去,将石宝护在身后,刀尖指着对方,“不要再过来,这件东西必须亲手交到
修行起源栏目sodu
东厂白宁手里。”

    两人的话,对顾觅这种人来说多少是没有作用的,不用双眼辨出真伪,又且能放人离开,他伸出的手掌再次往前一探,语气森然:“拿出来,看看,若是真的,顾某亲自给提督大人请罪,若是假的,本捕头便当场杀了你二人。”

    石宝显然之前被踢的一脚有点重,想要脱离妻子的保护走动一下,身形定了定,忍着腹部的疼痛,拱手道:“顾捕头怀疑是应该的,我夫妻二人原本就是明教中人,作恶颇多,可如今石宝这段日子看到被我们打烂的锦绣江南,心里也是翻然悔悟,我知你不会信,可事实就是如此,而且明教已经不存在了…….”

    “什么?明教亡了?”

    听到这里,顾觅有些急躁的上前,丝毫不顾及抵在胸前的利刃,沉声问他:“其余明教匪呢?这些人还是在的吧?”

    石宝摇摇头,有些黯然。

    其实,他对明教任由些感情的,毕竟那里曾经也是他的家。

    “我只知道现在改叫日月神教,教主是个女子,武功高的离谱,以你的武功碰到她只有死路一条。”石宝语气稍缓,他拍了拍肩上挎着的布囊,“这里面的东西就是那女子要我送给提督大人的,他们之间想必是认识…..甚至是熟识。”

    顾觅眉头紧锁,沉吟的看着那布囊,心里便是想着另一层关系:明教、东厂、日月神教,那神秘女子与提督的关系,这些零碎的信息,勉强凑合成了一块模糊的信息,就是目前去不得江南了。

    “既然你要护送这东西去汴梁,那本捕头陪你走一趟,有些事我正好需要提督大人解惑。”顾觅让手下的人牵过一匹马,将马缰递给二人,随后,自己也翻身上马,“你夫妻二人一路最好老实,若是让顾某察觉你们有什么图谋不轨,那就别怪我了。”

    石宝先将妻子凤仪扶上马背,自己上去,“这个是自然,石宝已经痛改前非,此去一路,顾捕头大可随时相随观察便是,若是真有恶毒心思,便自行了断在捕头面前如何。”

    “最好记住你说的。”

    马蹄踏着声音走过来,随即十余名捕快也跟着围拢,隐隐将二人包围在里面,一则是保护,二则自然是监视的意思。

    原本就没有心存歹意的石宝,自然也不会因为对方的这种行为感到什么不好的情绪,反而一路上宽慰有些焦躁不安的妻子。

    性子转了过来,人也变得豁达,这就是现在的石宝。

    彤红的余晖,狭窄的古道。

    在不久之后,一个重要的东西落在了白宁手里,五味陈杂。

    同一时刻,在同片天不同环境,阴沉的雨幕下,孙不再瘦小的身影挥舞一根铜棍冲杀进了使节团里,护着马政的黑衣宦官,拔出了天怒剑,迎着对方而去。

    一跃,白练斩断雨帘。

    ................

    此刻,雷声,响起在了头顶、天空。

    ps:今天三更了。算是铺垫一下,不然这卷两三下又写完了,毕竟下一卷才是高1潮叠起的,这卷必须先把大家前戏做好,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