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两百零八章 纷乱的剪影

第两百零八章 纷乱的剪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小雨淅沥下着,名叫孙不再的武痴消失在城门的方向。

    帘子放下,车辕继续转动。

    阴沉的雨下,巍峨的皇宫充满神秘和晦涩。宫檐滴滴答答往下垂着雨帘,侍女端着茶盏过来,跪下,小心的放在一张棋盘前。

    剥如白葱的玉指捏着白色一枚棋子放下网格中,下棋的女子一袭白色衣裙,乌黑的长并未盘起髻,而是垂在腰际,洒落在隆起的小腹上,在对面一头银丝的男子手上落子后,片刻,她专注着盯着棋盘,手里捏着棋子没有放下。

    “义兄,今日过来已经得到官家允许了吧。”李师师恬静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手臂抬过去,落下棋子。

    白宁点点头,并未直接说话,像是在思索着棋盘上的棋子怎么走,又像是想着其他的事情,思绪断了又接,接了又断,恍然,他落下一子。

    稍后,听他声音说道:“自从如妃的事情后,官家对内廷很防范的,妹子在这里过的可还开心?不过想来,没有了赫连如心,日子自然也是舒心的,愚兄多嘴了。”

    李师师抬起的手腕颤了颤,眼睛望着他:“义兄这话说的.....其实师师在宫里还好的,没有了在外面那般交际应酬,官家本身也对师师恩宠有加,过的自然开心许多,况且....”

    “况且,腹中的孩儿即将来到这个人世间,丈夫、孩子常常伴在周围,这些不正是当初师师想要的吗。将来一天天看见小孩子慢慢长大,师师一天天老去,就已经很满足了,这些师师都不想破坏掉。”

    李师师低下头,喝了一口茶水,脸上泛着母性的光晕,那是一种护犊的母性。

    雨渐渐小了。

    里面说话的声音也逐渐小了下来,只剩下棋盘落子声,周围的内侍也已经退开。

    “若将来有机会出去,妹子是否愿意和着喜欢的人离开呢?”白宁落下了最后一枚黑子,忽然间抬起视线看她。

    “没有若是这个可能的,义兄莫要再开师师玩笑,如今师师已为人母,将来还需要义兄在外面多帮助师师还有你外甥。”

    李师师温婉的笑着,二人之间的距离很近,白宁怎会看不出她笑容背后的一丝落寂。随即,白宁放下茶盏,告辞离去,走到门口,白宁冲里面的璧人拱手。

    屋里,李师师笑容灿烂地向他福了福身,是兄妹之礼。

    黑金的颜色消失在视线中,李师师呼出一口气,摩挲着隆起的小腹坐了下来,不经意间视线落到棋盘上,那里,黑子已经形成一条大龙。

    “他要干什么?”

    ...............

    雨云在向东飘着,一直延绵过去,泥泞的路上,双脚翻飞,稀泥被甩上了半空,哗哗的雨中身影狂奔着,将雨幕撞散。

    雨在落,朝向山1东的方向过去的百人队伍此时没有遮雨的地方,顶着雨水赶着路,前进的度极为缓慢,队伍中不少人在抱怨着这鬼天气,也有心里暗骂着是谁居然挑这个时候出,简直就是折腾人。

    这支队伍正是魏进忠需要护送的使节团。

    马背上,魏进忠自然也不能幸免的全身湿透,不怎么清晰的视线中,他隐约感觉到有人在跟来,天怒剑慢慢滑出剑鞘。

    “魏进忠——”

    雨幕里,一道响亮的声音极快的从后面过来:“听说你很厉害,俺老孙过来找你放对,可敢接招?”

    “好大的胆子!”雨中,队伍中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这
御史不好当最新章节
声音,马政调转过头看向那边,他虽算不上当朝大员,可长久以来官场,到底还是让他胆气颇高,尤其对方还是一个人的情况下,自然露怯:“魏总管就不要过去了,一个没脑子的绿林人而已,也不知从哪儿听到的消息,就让队伍中的卫士把他打了吧。”

    “怕是有点难....”魏进忠喃喃开口,随即朝马政道:“你们先走,咱家会会他。”

    此时,来人的身影冲破了雨水的帷幕,脚步踏过了四处流淌的雨水,手中一根铜棍带着肃杀的气氛,已经开始渐渐凝固在身上。

    “你们先走——”

    陡然间,魏进忠拔出天怒剑,怒吼出的瞬间,雨幕里的那道身影,便是扑了过来:“想走?打过再说!”

    “放肆——”

    “拦下他!”

    数名武宦立刻结阵将魏进忠护在中间,最前面,十名禁军侍卫抬起铁皮包裹的盾牌立起了盾墙,孙不再的身影撕破了一切,挥舞起手中的漆红铜棍。

    “呀——”嘶叫响起。

    便是一跃,半空中,犹如神话中那位美猴王凶猛的朝天一棍,随后呼啸而下。

    ——一棍破乾坤。

    轰的一声。

    数面盾牌,凹陷、破碎,刹那间碎烂崩飞,人的身影倒飞着在雨帘中划出一道道痕迹。

    在南面,崎岖的道路上,通往应天府的方向。

    两道人影相扶相依的行走,夏日傍晚带来的风在山间吹过,便是让人感到一阵凉爽,石宝给妻子擦过汗渍,抬头望了望,夕阳彤红,晚霞如潮水般蔓延在天际,令人心醉。

    旁边,他的妻子递过来一块冰冷硬的馍馍,嘴里有滋有味的嚼着,俩人便在山道旁坐下来休息,相偎相依的看着日落。

    “明天看样子也是不会下雨的,过了应天府就快到汴梁。”石宝搂着凤仪的肩膀说着。

    闻着熟悉的气息,女子嗯了一声,稍稍偏下头靠过去,在对方脸颊蹭蹭,语气中充满期待:“到时,咱们把东西交给那提督,再求他帮我们洗白身份,就远离这些打打杀杀,过我们的小日子。”

    石宝低头看着她眨动的睫毛,露出笑容,也是充满了期待。

    “对,过我们的小日子......”

    忽然,他话听下来,山道尽头,马蹄声轰隆隆的踏过来,一群青衣外罩,内着短褂的骑士似乎是要从这里经过,为一人面露凶戾,由远而近的过来。

    “低头....”

    石宝看到那人样貌,当即心里一突,连忙拉着自己的妻子装作局促不安的样子站立路旁,躬身低头,显示对对方的服从。过来的马队马蹄不停踏踏踏的从他们下垂的视线过去,石宝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他手掌被妻子凤仪捏的出汗了。

    “石宝——”

    陡然间,一声大喝炸开。

    石宝听到这声,浑身僵硬一下,转过头看去。那边位的骑士拉着马缰驻足马背也打量过来,看到他后,凶戾的笑出声:“哈哈,之前看轮廓觉得像你,没想到试了试,果然是你,明教余孽!”

    马背上那人正是准备去江南暗查明教剩下之人的下落,此时看到石宝,且不是上天送到他面前的天大功劳?

    旋即,纵身下马,亮起了一双铁拳。

    石宝想要解释,但对方已然过来,只得将背上的帆布扯开,一把普通的朴刀露了出来,便是在彤红的夕阳下与顾觅撞在了一起。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