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二百零六章 离城

第二百零六章 离城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六月令人烦闷的季节,夏蝉破土爬上了树枝,没完没了的鸣叫。走过回廊,李师师在侍女、后庭武宦的陪护下,看着不知看了多少次的宫里景色。

    此时,她已不再抚琴,皇帝也不允许她继续抚。便是这样无聊的过去了几个月,她轻轻摩挲着隆起的小腹,如不是有里面的小家伙陪伴,这漫漫深宫,不知如何度过。

    走穿了廊桥,李师师听到离不远的假山那边传来笑声和细微的话语。

    “.....听说今日魏总管就要出去护送使节团去北边见野人呢....”

    “.....这个,好像听说了的,不过他走了,咱们终于可以放下心来了,你不知道,白大总管不在的时候,他就横着走,稍有点过错就要打人,有次小崔胸前的围布没束紧,露出一点来,恰好救被魏总管给看见了,他可是看了好一会儿,最后不知怎的,发起火来,使劲的殴打小崔,都打吐血了,在榻上养了两个月才好。”

    “....那么毒啊...小崔又没惹着他,干嘛要打人。”

    “你不知道啊?宦官下面又没那玩意儿,看见白花花的女人,心里憋着火没地方发呀,你想,换做是你,你发不发火?”

    “可是以前,白大总管管着咱们的时候,也没见有人为这种事被打啊,这魏.....太不是人了....”

    “哎哎...这里不是说这种话呀....小心别被人听了去....不然.........”

    那边叽叽喳喳的声音中夹杂着对魏进忠的嘲弄,稍许,便有些听不清楚,想必那边说话的人已经走远。李师师蹙眉听了一会儿,其实也觉得没什么有趣的。

    “淑妃娘娘,是不是刚刚那几个贱婢让娘娘心里不畅快?奴婢这就将她们找来给娘娘出口气。”身后的宦官小声谨慎的问着,深怕声音再大点,就惊了娘娘肚子里的小皇子。

    李师师摇摇头,拖着长裙转身离开,半途她问道:“陛下今日为何没有过来,可是去送那魏总管出宫吗?”

    “回禀娘娘,今日陛下确实送使节团去了,听说还有白总管陪同一起去的,想必这会儿,魏总管他们一行人已经出城离开。”

    李师师点点头,没有作声,宫檐外,原本晴朗的天,忽然阴了。

    雨哗哗的落下,挂着檐下滴落成了帘子。

    她视线那头,出现一个人正走过来,一身青衣黑靴,腰间挂着一枚令牌,似乎可以在宫里畅行无阻。来人过来,李师师脸上莫名其妙浮出笑容。

    “东厂锦衣卫副指挥使燕青见过淑妃娘娘,不想娘娘在此处游玩,惊扰鸾架,罪该万死。”

    “那你去死好了。”

    燕青懵了下,抬起视线,直接眼前的璧人,眼神里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像.....像是在捉弄他。

    “燕指挥使请起来吧,本位之前那番话乃是戏言。”

    .........

    廊外,夏蝉鸣声中,俩人像拉家常一样说了些话语,微凉的雨水夹杂着风吹进来,扰乱了青丝。

    周围内侍以为乃是白大总管派人过来过问自己义妹情况的人,对燕青倒是没有多大的在意,便是后在那里等二人说了些许之后,便是分开了。

    然后没有了人的回廊,变的静谧起来。

    宫外,城外,几里之内。


重生之带着系统修仙小说5200
    上百人的队伍已经出了城,他们此行的任务承载了朝堂上各个大人物乃至天子的重托,燕云之事的担子几乎都压在了他们当中数人身上,而整支队伍的安危又压在了一名太监身上。

    凉亭里,一碗酒水端起在年岁四十许的男人手中,此人便是这支使节的领队人,马政。另一侧便是一声黑衣长袍便装的魏进忠,脸色诚惶诚恐的端着酒水,便是向正首位的皇帝赵吉鞠了一躬。

    “进忠此去万里迢迢,望陛下保重龙体。”

    “朕知晓,进忠且去,这一路上,整支队伍的安危全系在你一人身上,莫要叫朕失望。”

    “奴婢定当护使节团安全到达女真,虽粉身碎骨已不能报答官家的知遇之恩。”

    赵吉颔首点头,便是又叮嘱了领队马政几句后,那边行进的队伍已过数十丈,他们便是该出发了。

    二人出了凉亭,魏进忠就被叫住,他转身卑微的躬了躬身:“不知大总管还有何嘱咐。”

    “嘱咐到没有,只是此去一路危途,魏副总管可要多加小心为好。”白宁语气诚恳关切的说着,旁人看来,这宫里一正一副倒是相处和睦,相得益彰。

    魏进忠眼皮跳跳,拱手后退:“进忠谢大总管提醒,此去定当不负厚望,时辰不早,进忠先行一步。”

    说完,挎剑翻上马背,随着马政一起追赶队伍去了。

    “小宁子,咱们也回宫吧,宫里大小事务都是你不在的情况下,让进忠在打理,这奴婢还是有点能耐的,现下他离开,宫里还是需要你来主持,最近师师也需要你这义兄说说话呀,别一回来就躲在府邸不出门,小心把你憋坏。”

    赵吉点点白宁,翻身上马,带着玩笑的意味在说着,然后便是在禁军拱卫下回去皇城。

    他身后,白宁招过曹少卿:“本督去往宫里一趟,半道上你把那个孙不再叫来,养了他一个把月,也是该动了动。”

    一脸冷漠孤傲的持剑太监便是点点头,一声不吭的先行一步,带着数人去往东华门的方向。

    白宁在从江南回来时已经对那魏进忠涌起了杀意,这样的人,这样的借势,从最早的白胜,再到他自己,以及后来的如妃,还有现在的皇帝,若按本事来讲,他魏进忠在这方面却是比白宁厉害,敢自己阉了自己的人,到底是个狠人。

    已经留不得了。

    此时他便是釜底抽薪,先摆对方一局,再设三环就是用来截杀魏进忠的,要是这样他都能逃过一劫的话,这西厂提督的位置还真该他坐上一坐了。

    带着凉意的雨点打在白宁脸上,深深叹了一口气。

    旋即,离开。

    ***********************************************************

    白府。

    侧院的练武场,小小身影一板一眼的练着木剑。

    在她侧旁不远的一颗树枝上,趴着一个瘦小的黑汉子,贼嘻嘻的看着玲珑笑道:“剑不好看、不好看,不如跟着俺老孙练棍法吧,又长又硬,很疼的喔”

    孙不再逗着小女孩,表情猥琐。

    ps:好了,今天可能就一更,有点卡文了。不是写不出,而是不知道有些剧情该是提前还是放在后面了,明天三更补上,容春风好好整理下剧情发展。